贵族们聚集在吴越王宫内的议事大厅,服务的奴隶们不断送上小点心和茶水,当然吴越王一贯的铁公鸡态度,这些都是要付费的。/wWW.qΒ5。cOМ//不过吴越王定下的规矩是可以赊账,但是要从工资内扣除。杨晨毓一回到吴越就把虞越王宫改成吴越王宫,而新的虞越王宫将在明翠谷内新建。由于虞桑一直很小气,见不得自家的钱被一帮大臣糟蹋,也就趁杨晨毓不在吴越的时候改了很多细节,比如吃点心喝茶喝咖啡将要收钱,不过也是按照外面市价收取,并不宰客。杨晨毓回家后觉得全部收钱也不合适,那些穷酸总有的,不能做的太过。也就特意下令每日供应免费的杂粮面包和例汤,杂粮面包以土豆、红薯粉为主,杂以各色豆粉、米粉、面粉和玉米粉,非常的硬,但是营养不错,吃饱没问题。例汤每日偶有不同,绝大部分时间就是吴越王自家做菜剩下的骨头和蔬菜加上土豆或芋头,喝着也不错,由于是不要钱的,仆役们不甘心,特意加了咸肉的下脚料再加足盐,这样可以让吃免费餐的家伙们要点饮料。毕竟杨晨毓为了提高积极性,这部分的盈利算仆役奴隶们小金库,也给他们一点赚钱营生。

“太咸了,这个简直不把盐当钱啊。谁吃饱没事烧的,一锅子可以分十锅了。”某个胡杂说着一口流利的吴越,不断抱怨着。

大部分蹭饭的家伙们假装没听见,只是偶尔瞥一下,继续蒙头边喝咸苦的浓汤,边就着硬如石块的面包,不是不要钱的么,讲究那些作甚。还有更出格的家伙们,自带大茶壶或竹筒,里面已经放了枸杞、菊花、金银花等各色药材或者红茶绿茶什么的,让服务的奴隶拿来烧开的山泉水泡着就杂粮黑面包吃。看来蹭饭的家伙们也发展出自己的对策了,杨晨毓自然不好说什么,就随他们互相掐着。这个外来人明显没什么知觉,赶紧赶慢把奴隶叫来,要求换一份。

奴隶也是不能得罪这些人,自然装着样子走入后堂,换个大碗,舀了几勺开水加了进去,然后招呼一下,几个奴隶一起往汤内个吐一口口水。然后装着没事人一般出去给那个胡杂。胡杂尝了下,觉得这下味道稍稍淡了些,不过好在不咸,也就继续泡黑面包津津有味吃将起来。有些脑子好使得贵族已经在偷偷笑了起来,应该说奴隶们平时并不会吐口水的,只有碰到这些要回锅的才会加料以发泄胸中闷气。

“这下吃下人口水了,呵呵。”某甲幸灾乐祸。

某乙摇摇头,“说不定是搓脚水呢,哈哈。”

“最可能是用手揩屎后,洗手水,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某丙边说边吸溜喝起咸汤。一点也不顾及别人感受。

—————

“这下终于搞来数十个会织各色帆布的家伙了,哈哈,赚了。”杨晨毓很高兴,手里拿着几样样品细细察看,“嗯,比我们自己做的好多了。”

“看来妹妹手段越发了得了。”马艳丽对着虞桑夸赞一通。毕竟虞彘加封为虞越王了,她也加封为虞越王太后,最近一直沉浸在幸福中,对于马艳丽的话也没平时那么多心。

“是啊,桑儿你可是立大功了。”杨晨毓赞叹着。一边思索下有什么可以改进的或者利用的。

“老哥,要是织出细帆布的话,士兵们的外套有了。”马艳丽最喜欢男生穿细帆布的派克,那很有样子的说。

“对哦,要是加上内胆,内胆以夹羊毛,内衬以小羊皮,那样冬天也可以不怕北方的寒流,哈哈。对就这样搞一千一百套。”杨晨毓说完打个响指,让女官记下。

“为什么是一千一百套呢?”

“哦,桑儿是这样的,那个小姬领兵五百驻守我们北方的贸易站和领地,当然他们最需要了。现在尽管是春末了,但是要做完再运过去也能赶上这个秋季了,一人两身还是要的。”杨晨毓说着自己的理由。

“那为什么不多做一些呢?”

“看来今年能织细帆布的纺织工还不会很多,恐怕没这么多原料。反正他们是第一批,先试试看吧。”

马艳丽眨着明亮的眼睛,“老哥,要不织成棉毛的细帆布,我们棉花不多啊,等下一季的来不及了,不如掺入丝毛麻吧。”

“好啊,那个,夹层的羊毛要厚要足,用我们新培育的绵羊毛来填实。小羊皮也要上等的。”

“夫君,小羊皮还是算了吧,用兔皮不是蛮好的么。要不用羊驼的皮子也好。”虞桑觉得杀小羊不值得,这样代价太高。

“嗯,想法很好,就兔皮和羊驼皮子吧,士兵用兔皮,士官军官用羊驼皮。那个粗帆布要是涂以树胶的话会不会成为防水帆布?”杨晨毓问了在远处的重工纺织部管事。

“因该防水吧,要不树胶、皮胶都加进去。”那个管事轻声回答。

“嗯,您回去后,务必完成一千一百套细帆布冬衣,其它各色帆布也要加强改进和研究,有突破立即和虞越王太后联系。”杨晨毓指了下虞桑。正好虞桑对纺织品也有兴趣,让她和封茉来管理比较合适的。

“那个夫君,是不是也一样添加一千一百套裤子啊,做法就按照衣服的办法。”

“行,只要材料充足,就这么办。我可不想让小姬把自己的小**冻掉,哈哈。”杨晨毓开玩笑,其它人等也都笑起来。

“夫君,谢谢你。”姬芾大声点头。

“自家人,不说这个了。我们是第一次在北方驻兵,一切都是第一次,来不得大意,务必谨慎。”

“老哥,那些平民怎么办呢?”

“哦,我们制作的皮衣已近发过去了,今后还要发的,牛皮面料,里面有麻布内胆,麻布内实以羊毛,内衬也是兔皮的,一人准备一套,当然我们准备了五成冗余量,免得奴隶多了不够。这些皮袍子也花去我们很多钱,故而,这些奴隶要好生养活,我还需要他们为我们做船呢。”

“哥,军衣不如平民的好么?不大好吧。”马艳丽还是按照前世的标准在计算着。

“那里啊,细帆布的成本是牛皮的十数倍呢,军衣用细帆布可不是烂牛皮可比的啊。”虞桑解释下。

“啊,细帆布的成本这么贵啊?”

“不知道啊,目前的帆布价格是比牛皮贵三倍吧,要是纺纱为细纱的话,我们的成本更高,制成大王说的细帆布怕要十数倍的。再加上军衣的羊毛怕用最细的绒毛为主,比之奴隶的粗羊毛好太多了。”

“好,把那个带来制作帆布的技师的商贾带来,我要赏他。”

很快那个在喝口水汤的家伙被带到杨晨毓的面前,杨晨毓站起环视之,“吾欲赏汝,不知先生中意何物?”

那个商人也是个精明的人呢,吴越铁便宜,自然想要,不过怕铁是管制物品,又有点不敢,扭捏起来,“那个,大王,是不是,什么东西都给?”

“啊,我们有的自然给你,没的我也不会给你不是。”

“那个,铁块可以么?”

“来人,等下给这位先生去拿铁锭三千斤。”杨晨毓大手一挥,赏的那个商人几乎晕过去了,看来口水没白喝啊。

“取来炙水豚,我与先生共饮酒。”

大块的肉啊,一人面前一只炙烤的水豚,油水还在滴下来,香气四溢。不过那个口水汤和黑面包吃的太多了,只能苦笑。杨晨毓估摸着这个家伙在外面吃饱了便宜饭食,“先生吃不下尽管带回去,晚上当夜宵吧。那个先生以后再有能工巧匠尽管带来,我吴越绝不亏待先生。”

“诺,必不辱使命。”商贾看来赚了一大票,也就借着酒意应承下来,看来要是再走一次狗屎运,那么自己真的也能做个大地主了,哈哈。

—————

按照吴越水力纺织机目前的能力只能纺织比较单一的丝麻类衣料,类似斜纹经纬或者帆布的双纬双经或者双纬单经还有很多技术细节要解决的。不过工人们开始防止并改进人工织机,一线还抽调出最好的织工开始手工纺织中等粗细的帆布。马艳丽对于进度很是不满,这事烂手上也算头疼啊。

“妹妹,你看有啥办法啊。这些织机老是出问题。”马艳丽只是管的事太多没有精力再花在防治上而已。

刘莹不作声,毕竟她也是新人,在集体里地位蛮高,不过实际权力怕还没这么快能到手。虞桑作为第一个妻子,也是杨晨毓倒插门的女人,当然优先发表看法了。“姐妹们,我说下自己的意见,我这几天一直忙于上次骚乱的善后事宜,对于这个也没去看过,只能凭想象说下,这个问题怕是棉纱的粗细不匀或者是纱线太干吧。”

看来以前做工女工的女人很快就把握住问题实质了,不像马艳丽从没干过织布纺纱的活计。虞桑看看公主,觉得再怎么公主也是皇家的人,怠慢不了,“公主殿下也来给我们指点下迷津吧。”

融合了公主思维的刘莹,在织布上也小有心得,以前在乡下时,没事也要在家里纺织的,尽管家里也算个破落侯,不过女人们一样得劳动,只是劳动量不大罢了。“姐姐们客气了,就小女子看啊,丝线、麻线、毛线、棉线、剑麻线需各厘定章程,打个比方每五根丝线规定为一个粗细单位如何。帆布么,好像经线应该是纬线的数倍吧,这个我也是听那边的织工说的,我们厘定的经线怕有差距,纬线也不统一,所以出些小问题。至于线头太干容易断的问题,我看能不能把糯米浆喷洒于经纬线上,等织成布后再浆洗去糯米浆。”

“好,就按照公主的办法来试试吧。”马艳丽也是头疼啊。

“各位姐妹本来各有分工的,各自本分的事务尚且难于应付,再加上这次大王交给我们的军衣事务,我看啊,还是让公主殿下也忙活起来,所有纺织事务一并交给殿下处理,公主本来也是精于此道的,为了大王大业,想来必不会推辞。”虞桑的建议让众人都没话说,本来各女多领军,于事物处不甚了解,有人干头疼的事最好不过。

很快吴越纺织学院建设起来,杨晨毓大手一挥给了公主殿下一百亩土地用于教学和科研,目前么为了赶进度,暂时从全国抽调能工巧匠和读书人一起进驻吴越重工的水力纺织工场。刘莹第一件事就是厘定了纺织基本单位,每三根丝线为一吴越刘莹,吴越刘莹也就正式成为丝线基本单位,而其他的以每吴越尺能并排多少根纱线就是多少支数,这样厘定了基本单位后,很快把线的问题统一解决。在这一过程中,刘莹为了试验剑麻的纺织性能,毫不犹豫用剑麻纺织了一批粗帆布,以用于远洋海船上。由于纺织的兴起,导致糯米也成为紧俏商品。吴越为了粮食安全,自然是不敢多种的,这样只能向各个南方少数民族换取糯米,优质的山区糯米成就了吴越织品的优秀品质,也成就了南方各部落的迅速汉化统一。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