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天羽听到臧茶的名讳,蓦地想到了史记中记载项羽巨鹿之战后,威震诸侯,直捣咸阳后,分封天下十八诸侯王,而臧茶正是燕王,此刻积聚散兵也要起义,没有不帮忙的理由,只是自己目前形势危急,实在抽军不得。

他迎上佳人渴望的眸光,叹道:“起兵反秦乃顺应天道,倘若令兄真的需要龙某的援助,在下定会帮忙,只可惜目前形势颇不乐观,你也清楚,彭城防线正遭受着章邯大军潮水般的攻击,已派不出一支军队去协助燕地,不过我到有一个办法使燕军成名。”

雪梦依也知他为难,一听有办法,立时神色雀跃,问道:“什么办法?”

龙天羽道:“如今巨鹿被困,各地方诸侯人马正聚集前往赵地,虽然这些义军多是乌合之众,不成气候,更不敢与秦军交战,但会给秦军构成威胁,分散军力,你回去知会令兄,可秘密起义后率人马南下,绕走齐境救赵,不与秦兵交战,到时和诸侯军汇合,壮大声威提升名望,一举两得。”

雪梦依道:“办法是不错,但秦军围攻赵地巨鹿,转眼就要城破,待秦军反扑突击,十几路诸侯军也打秦军不过,岂不都要覆灭在赵了。”

龙天羽近前两步,忍住不去岁抱她的冲动,高深莫测道:“有我在,你还怕什么,到时候我派人暗中送上锦囊妙计,只须依照行事,必可击败秦军,就看你信不信得过龙某人了。”

雪梦依领教过他的本事,再加上外面关于他的传奇,自然生出一种敬佩的心里,听他带有暧昧口气相问,脸上一红,微点螓首,幽幽道:“信得过,一切仰仗上将军了。”

龙天羽对她疑虑尽去,心中多出几分惜爱,望向面前绝色美人,娇美惊俗,面纱后的肌肤雪白晶莹,微现出三分羞红,风韵独特,比虞姬多了几分顽皮,比柳诗诗多了几分野性,另一番迷人之处。

但他在群妻面前许下承诺,大战前夕不再沾花惹草,即使眼前花香袭人,他也只当昙花一现,不去执着采摘,可是……面对这般天生尤物,是男人没有不心动的,何况他风流倜傥的男人。

雪梦依瞧他神色有异,关心道:“龙将军,你是不是有何为难之事啊?”

龙天羽蓦然想到一首唐诗来,感慨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心想动荡年代,烽火连天,有没先进的交通工具和通信设备,一旦分开,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遇到,像自己的淳于婉儿、虞姬都不在身边,即便时常想念,却也不能立即见到面。

喜欢的不去把握,再相逢时很可能是她人之妇,就像李月瑶那般,担心她会被父亲安排强嫁出去,就自己去把握她的人生幸福,在分离之前,献出了宝贵的贞操,她不悔,甚至那一次成为今生最后一次,也同样义无返顾。

雪梦依像痴迷般念着那四句诗词,娇躯微微发颤,眸光闪烁出夺目的光彩,她本身也是作词添曲的能手,格外对字辞行间的诗韵有特殊的感触,犹如见到瑰宝一般,叹道:“难怪诗诗姊宁愿放弃舞台追逐梦想,而心甘情愿做你的小娇妻,以你这般文武全才,当世罕见,英雄气概,更非人可比拟,唉……”

一声叹息,包含着无尽的惆怅、向往、倾慕和无奈,自遣自怀,不知她有没有柳诗诗那般好运,将来也能入嫁龙府呢?想到此处,不胜娇羞,少女怀春的姿态诱人之极。

龙天羽耸了耸肩,潇洒一笑,问道:“姑娘要派人回燕地通知令兄吧,尽快为好,也让臧将军有个准备。”

雪梦依回过神来,说道:“我要亲身前往,毕竟事关重大,惟有亲往,交代好一切,向他解释此行收获和上将军的为人,哥哥才会有所行动。”

龙天羽道:“现下四处都是秦军关卡,你此番燕行,可要多加小心,用不用我派些人手随行护送小姐?”

雪梦依眸光异闪,眨了两下,眼神似说:[你也会关心人家么?],秋波流动,浅笑道:“我还有些随从可以保护自己,若遇上秦军就避过,可不要小视梦依的能力,好不好?”

龙天羽想到他的身手和剑术,自己险些栽个跟头,微笑道:“谁敢小觑了梦依,定会吃苦头不可,天羽可领教过了,果然巾帼不让须眉。”

雪梦依念着“巾帼不让须眉”,顿觉词语新颖,跟他在一起时刻都觉新鲜精彩,叹了口气道:“别挖苦人家了,还不是被你教训了一番,呵呵,想想那晚还真有趣。”有种不打不相识的感觉。

龙天羽又迈前两步,走到她跟前,柔声道:“在你走前,我还有个心愿未了?”

雪梦依浑身一暖,奇道:“是什么啊?”

龙天羽笑道:“天羽还想再瞧一次姑娘的容貌。”

雪梦依神色一动,含情脉脉望着她,伸出雪白藕指,摘下了遮面的纱巾,再次露出古典美女的轮廓,清丽脱俗,一口淡红润泽的香唇,随着心跳急促而颤动,一双迷人的凤目流盼,两道柳叶艳眉间,一点素蛾,使整个芳容俏脸美得不可方物,让他联想到嫦娥奔月的仙境。

龙天羽赞道:“真美!”

雪梦依被他滑稽的样子逗得格格娇笑,翘足撅嘴,蜻蜓点水般吻在他的脸颊,嫣然一笑道:“当作本小姐的奖赏好了,待你击败秦军后,梦依再来为你起舞助兴!”

龙天羽心中一动,伸臂欲搂,不料名姬身形晃动,闪出几步远,轻笑道:“下次见面时候,再给你抱了。”说着挥手作别,挂上面纱,离开厅去,惟有下一股清香和那迷人的倩影。

翌日前线军情来报,秦军投入重兵,猛攻萧县,袁英苦苦相撑,形势危急,龙天羽当即立断,率领夏侯婴、张云、虞峰、萧川诸将及特种部队八千精锐,乘快骑直赴最前线支援,使这场战争才有真正上的交锋。

萧县城池并不大,一面依山而建,靠天险少了一侧的威胁,但在秦军人数的优势下,将城池已经攻得遍体鳞伤。

在龙天羽到达时候,已值黄昏,夜幕来临,寒风呼啸,章平正指挥数万秦军攻城,只见漫山遍野火光点点,战鼓震天,气氛顿时拉紧,杀声四起贯耳,本是黑沉沉的天际被火光照得火红一片。

龙天羽见状喝道:“鸣号亮旗,分波三路,两翼拓展,包抄过去!”

夏侯婴晃了两下令旗,与张云各带两千精锐,从旁插入敌军侧部,龙天羽则带诸将及四千人马从正中突击冲杀过去,这些精锐平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无一不以一挡十,刚一交锋登时冲破秦军大豁口。

章平正站在将台上指挥秦军进攻城池,忽然见右方杀出一彪人马,士气如虹,锐不可挡,不由大为惊骇,忙问向左右将领道:“将可知,来者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