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高不见顶的断崖

他不过是自己所属之物,为什么非要考虑他的心情,如果是以前,这会定要抓过他打一顿出气,不过眼下心里一点责打他的心思都没有,反而有点淡淡的……忧伤?还是怜惜?

血璃猛地摇摇头,伸手捶了捶自己的脑袋,李落一怔,问道“你怎么了?”

“要你管!”血璃脸一红,喝骂一声,转过身子不理他。李落莫名其妙,不过喜怒无常和莫名其妙本就是她的特点,见怪不怪,和声问道,“我们也离开吗?”

血璃一动不动,等了好一会才轻轻开口“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罢,转身往祭坛一角走去。李落不明所以,将女子尸身安放妥当之后跟了上去。

那是一个李落没有去过的地方,其实这座祭坛李落虽然来过两次,但实则极为陌生,上次匆忙而来,匆匆而去,这一次有血璃在身边,总算是待的久了些,但也不知她要带自己去哪里。

走到祭坛一角,有一条很隐蔽的小路蜿蜒盘旋去往极北暮色中的深处,桓表的毫光渐渐远去,四周的光线变得暗淡起来,只能看见血璃的背影,在远远投来的亮光里时隐时现。李落加紧几步,跟到她的身边。

这条路很久没有人走过了,有杂草青苔,上面满是灰尘,宽处不过两尺,最窄的地方须得人侧身才能过去,年久失修,崎岖不平,一侧靠山,另一侧或是杂乱无章的山石,或是目力难及的深渊,被山峰遮挡,漆黑不见底,唯有夜风袭来。血璃走的很稳很快,不过李落却走得很小心,若是失足掉下去,实在不好说她会不会救自己。

走了很久,穿山越岭,四周静悄悄的,头顶月光还在,但是林中不闻鸟兽虫鸣,安静的有些异常。路上有块石头,李落路过时不小心碰到了一旁,他刚要走,忽然目光一凝,身子蹲了下来,一脸吃惊的用手摸了摸石块移走后露出的地面,陷入沉思之中。

血璃察觉到身后李落的动静,这次没有自顾走开,而是回头看着他,但是不曾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李落抬头看了她一眼,轻轻咽了一口唾沫“这条路是用黄金打造而成?”

“呵呵,通仙路嘛,当然要与众不同才可以。”听不出血璃是讽刺还是夸赞,很随意的回了一句。今夜的血璃有些古怪,和平日凶神恶煞或者转眼温柔可亲的模样都不同。

李落起身,深吸了一口气,和声应道“我们走吧。”

血璃点了点头,转过身子一言不发的往前接着走。这一走,李落觉得按照大甘历至少走了一天一夜,纵然是他稍稍领悟了异种先天真气的用处,也觉得有些倦意,而血璃自始至终都是那副模样,且一路无话,仿佛此刻的极北深处只剩下她一个人。

“到了。”血璃止步,李落呼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轻微细汗,终于到了,这一路没有吃没有喝,也没有睡,饥肠辘辘,若非前头有个她,只想倒在路旁先睡一觉再说别的。

抬头望着血璃说到了的地方,这是一座断崖,高不见顶,倒不见得是有入云之相,只是上头有云雾遮掩,看不真切。断崖斑驳,苍石倒悬,很大,很陡峭,不知道为什么,李落忽然觉得眼前这座断崖和草海往生崖,大甘万里云雪山下的藏风谷黑白道,东海的摩朗滩前的黑山极为相似,虽然形状差着十万八千里,只不过总有那么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

血璃也在抬头望着山,李落心里一凉,莫不是要爬上去?如果真是这样,这一遭恐怕得丢下半条命在这里。

“爬上去?”

“爬?”血璃噗嗤笑了一声,带有揶揄,却无取笑,转头看着李落,“你还有力气爬山吗?”

李落苦笑一声“你不说话,我也不便开口,如果可以,我想歇歇再走,如果能找些吃的最好。”

“嗯。”

“可以?”李落讶然问道。

“当然……不可以!”血璃断然拒绝,似笑非笑的看着李落,“不过你有一句话说的挺好,我不允许,你不许开口说话。”

“为什么?”

“不为什么。”

“不为什么为何不许我说话?”

绕的血璃有些头晕,叱责一声“不许说话就是不许说话,哪来那么多废话,就凭我是你的主人,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敢顶嘴,瞧我怎么收拾你!”

李落收声,心里倒是一宽,她还是那个蛮不讲理的她,虽然话很不客气,但至少人没变,那就好。

血璃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还是在这里等了一会,让李落喘了几口气,这才接着赶路。不是说已经到了么,怎么还要走。李落暗自诽谤一声,闷头继续跟了上去。

这片断崖和往生崖还有摩朗滩的黑山略有不同,断崖虽高,但并非无路,血璃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带着李落沿着崎岖不平的山势往断崖后走去。到了这里,那条小路看起来戛然而止,脚下踩的都是山石,而非黄金,时而须得施展轻功才能通行。血璃走的很容易,犹胜山间猿猴,身轻如燕,如履平地。李落倒也不差了多少,不过终究还是不如她那样闲庭信步。

这一走就又是多半天的时辰,断崖后另有乾坤,石柱、石笋、石林、倒塌的山岩,随意的摆放在地上,只是比大甘寻常见的大了无数倍而已,李落就见过两根石笋坍塌在地上,交织成谷,如果放在大甘,定然也是两座山峰合乎而成,但是在极北深处,山和谷都大了无数倍,在这里好像还是叫石笋更贴切些。

照理说这里山石嶙峋,沟壑遍布,理该林木繁盛才对,但是眼前所见寸草不生,脚下只有大大小小,完整的和碎开的石块,没有一丝绿意和生灵的迹象,宛若一片绝地。断崖上的云雾降了下来,将这里笼罩起来,云雾缭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