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风来到禁制周围,施展无尽神力,开始侵入其中,让它熟悉自己的气息,并且,自己已经算是这个空间的主人了,纪风就不信还掌控不了这么个禁制了。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纪风满头大汗,取出一株灵药开始坐下炼化,看来自己的境界还没有达到啊。

纪风不禁感慨,但是答应过了世皇的怎么可以反悔呐,纪风也没有想到,那位前辈居然给这些禁制弄得那么强,这也没办法,谁让那些域外强者那么强呐。

炼化完灵药以后,纪风继续施展神力,开始解开禁制,突然黑色的神力光团飘到纪风的体内,这是世皇的一点本源之力。

纪风突然精神大振,大喝一声:“给我破!”

周围禁制仿佛开启反弹,纪风受到了一定的反噬,吐出一口逆血,然后黑色神力展现。

过肩黑发无风自动,神武无比!

世皇那颗心都是揪着的,生怕纪风受伤,又怕纪风失败!只有在心中暗暗期待。

纪风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说起来我可算是这里的主人了,主人的话都不听,看来是想造反啊!”

“灭!禁制破!”纪风终于破解了禁制,身体摇摇欲坠。精神力和神力消耗太大了。

“啊!”世皇化为神兽本体,高达万丈,全身鳞片暗紫色光彩闪烁,高呼起来。天地震动。

一个黑暗的洞穴之中。

“什么东西?难道有我域外强者脱困了,哈哈,我就知道,那该死的准帝是困不住我们的。终究我们要占领这片领土。”一只域外生灵吼道。

敖旭看向天空,黑色神力迟迟盘旋在空中,心中微凉,“若有不妙,立即退走出这个空间,解救计划宣告失败。这里的禁制太强大了,我们没法获得那个东西。”

“只有这样了,看来我们只有去寻找另外一些地方的宝物了。”另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不是王浩三人之中的任何一人。这人的口气对敖旭十分恭敬,看来应该是敖旭族中的一位强者。不过地位没有敖旭高而已。

其实敖旭听说这里有着不同寻常的东西,然后来寻找,没想到连地方都无法进去,族中长老也知道敖旭的这个计划。

“走吧,以我们的实力是不可能打破禁制的!”王浩的声音响起。

柳烟居然没有和他们一起,不知去那里了。

世皇渐渐收了神通,幻化为人体,来到纪风面前,纪风已经昏迷过去了。

世皇摇摇头,说道:“这小子,真是的,不就是放了一点精血给他吗,用得着那么拼命吗。到头来还是我的帮你。”

“恭喜了,你终于可以离开了。”玄王笑道。

“是啊,终于要离开这片天地了。长生玄王你们就随我一起离开吧。”世皇说道。

其实纪长生和玄王并没有死绝,可以回到外界夺舍重生的。

“过段时间再说吧,等纪风出去之时你就带着我们出去吧。”玄王和纪长生笑道。

“好。”世皇点点头,然后将神力传入纪风体内。

渐渐的,纪风终于醒了过来。

“师尊,封印解开了吗?”纪风还坐在地上,无比虚弱的问道。

“你这小子,这么拼命,肯定解开了,我终于恢复自由了,哈哈。”世皇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啊。

任谁都会很开心吧,在这恐怖的地方生活了这么久,还是独自一人。终于获得了自由,难怪世皇会那么开心了。

纪风嘿嘿笑道,“我是谁,我可是您的弟子!抗打击能力超强。”

“你先恢复吧,恢复好了我们再过来。”世皇笑道,让纪风感到一阵温暖。

“是,师尊。”纪风答道。

“我们走吧,不要打扰他了。”世皇说道,然后带领众人离开了。

纪风又取出一株灵药,开始炼化,不得不说纪风的灵药存储得真多,起码有上千株,通灵的都有上百株。

纪风忍住体内传来的剧痛,纪风苦不堪言。俊逸的脸上一片苍白。

过了许久,纪风终于将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来到世皇居住的洞穴之中。这个洞穴是天然形成的,而且内部范围十分大。

纪风来到这里以后对玄王和世皇还有纪长生问道:“不知师尊先祖可听说过剑灵。”

“怎么想起问这个?”玄王说道。

纪风取出黄泉,拿给玄王看,玄王说道:“只有圣兵才会有灵没有想到这天阶灵器也有灵!”

纪风将小灵召唤出来说道:“你给我师尊们将讲你是怎么成为剑灵的吧。”

“是,主人!”剑灵恭敬道。

“许久以前,我不过是一位炼器师,有一天,一位中年人来到我的店铺,让我打造一把好剑出来,他为我提供材料。”小灵眼中充满神往,“以我的境界我只能打造出来地阶的兵器,谁料,我正在打造之时他突然对我说:你注定要成为一个剑灵。他就将我打晕,我醒来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剑灵。他对我说道,他会将我放入一个阁楼,无论谁来就让他拿起你,然后你就遵他为主人。他不仅会救你,而且还会让你名垂青史的。我就这样一直沉睡,终于到了,主人将我拿起的时候。有不少人试过拿起我,但只有主人轻而易举的拿起我。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纪风皱起眉头道:“那个人算到我会拿起你。可怕啊,这个都算的到。”

就是世皇也不禁点了点头,看来那位中年人是位绝世强者,最差都应该是一位圣人王!要不然谁能够推算到这么久远的事情。

“好了,你进入剑中吧。”纪风对小灵说道。

“是,主人。”

众人都保持沉默。

过了许久世皇突然想起什么:“纪风你试试用神识进入剑体里面。看看会看到什么。”

纪风点点头神识开始进入剑里面。

纪风发现有一个白色固体在里面,神识缓缓的来到它面前。(未完待续)您的支持是我莫大的荣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