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玉符之内放射出点点绿色光芒。让纪风一惊,这个玉符有些奇异。

突然,绿光内敛。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纪风脸色微沉,骂道,“正靠你救命呢,关键时刻掉链子!我靠。”

纪风不得不自己走了,只有凭着自己的感觉来走出这个寒冷的冰窖了。在寒冷之中漫步,纪风感觉寒意都侵入骨髓了一样。这里的寒气唯有全力催动太阳圣火,与身上的火灵晶,还能够抗得住,但是时间一久还是难以支撑的。

“妈的。怎么越来越冷了?”纪风正纳闷的时候又感觉寒意增强了几分,“难道走错了?”纪风可不敢快速走,要不然一下子走的很远,又万一不小心碰上什么奇异生命才好玩了。

所谓奇异生命,就是不同于人类的生命体,例如那阴灵就是一种奇异生命。强者死后怨念而生,吞食怨念而成长。

“不是吧。”纪风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受不了了,这里也忒冷了,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谁想出来的把自己封印在这么个破地方。我要知道非得把他给掐死不可。”

纪风不过是说笑而已,这里自封和被封印的都是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倍的人。随便一巴掌就能把纪风给拍死。

一刹那,纪风感知到身上的玉片有反应了,将其从空间之戒中取出。此时的玉片已是通体发绿,盈盈绿光,将周围的冰的颜色都反射成绿色的了。

纪风觉得这个玉片仿佛要将自己带去一个地方一般。突然,它自主的腾空飞了起来,又仿佛在示意让纪风跟上。纪风手掌一翻,右手黄泉剑出来。纪风说道,“小灵,出来。”

纪风呼唤黄泉剑灵,突然一个小灵魂体出现在纪风的身边。

“主人。”小灵清脆的声音响起。

“你控制它守护我,小心一些。”纪风声音带有一丝凝重,因为他不想再碰上阴灵之类的奇异生命体了。不得不小心慎重,毕竟这里曾是天门封印过异族的地方。小心一些总是没坏处的。

“是,主人。”小灵接着就将黄泉剑从纪风手中接过,手持黄泉剑。在纪风的旁边谨慎的注意着周围的状况。自从纪风收服了这个黄泉剑以来,就知道它一定有着一些秘密。普通天阶灵器居然会有灵衍生,显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就是出现在了纪风的面前了。也不得不相信那是真的了。

纪风脑海中的准帝感悟形成的一团白芒依旧安稳的待在一隅,纪风不时还是会借助它来感悟自身境界,天地之力。

准帝感悟,可以说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人了!仅次于大帝!

这个玉片要带着纪风去的地方应该就是那些天门历代强者自封之地了。纪风是这样想的。不过,纪风也不能保证不会在途中遇到一些怪东西。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大帝战戟出现于纪风的右手,这个黑色战戟仿佛是创出太阳圣决的那位强大的大帝所用的兵器,纪风身为他的传承者,得到了它的认可,自然可以持有它了。

一股寒风向纪风吹来,纪风不禁打了个寒颤。本能的将神力在战戟与黑龙剑上凝练起来,圣火灼灼燃烧。带来一股温暖的感觉。让纪风顿时舒服不少。对小灵微微一笑,“小心些,可能有什么怪物。”

这时,玉片的飞行速度大降。似乎发现前方有什么异物似的,纪风身形一顿。突然,一道黑影暴射而出,纪风瞬间横移躲开,并顺势将战戟一挥,打在黑影的外壳上。发出当的一声。

这个黑影就想是一个狒狒一般,但是它的身体上却长满了鳞甲,显然防御力极高。

它的境界不是很高。和纪风比起来还要差那么一些,但是纪风要想收拾他也得耗费一番力气。纪风并不想在它身上浪费时间,此时最为重要的还是出去。

“给我滚开!”纪风怒喝。身旁的小灵操控黄泉也向那只好似狒狒的怪物迎击而去,不愧是黄泉剑的剑灵,把黄泉剑操控起来得心应手,威力也极大。替纪风减轻了不少负担。让纪风轻松了许多。

纪风挥舞战戟想要镇压它。谁知这个狒狒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纪风都追不上了。

“小灵,给我缠着它。”纪风说道。

“是。”小灵答应一声,小手提着黄泉剑就向狒狒再次杀去,气势如虹。让狒狒都一惊。

小灵与狒狒激战在一起。纪风已经耗费了体内太多的神力了。为了抵抗寒气,消耗的神力已经达到一半了。现在正通过灵药来恢复。

小灵却是越战越勇,彷佛天生就是一个战者!狒狒也不甘被这小小的剑灵所压迫。狒狒已经发挥出超常的战力了,却依旧不能奈何小灵。

过了一会儿,纪风再次参加于战斗之中。太阳圣火外放,灼热的感觉从狒狒的身体外面一直到心里都感觉到了。不禁背心一凉,这个人类太强大了。居然让自己产生了逃跑的想法。狒狒发现自己不禁不敌剑灵,而且更敌不过眼前这个少年。

小灵时不时出手扰乱狒狒的攻击,给纪风造成机会来攻击这狒狒。也让狒狒愤怒不已。

“还不死去!”纪风右手持战戟,左手提黑龙神剑。向前镇压而去!

狒狒怒吼一声,诺大的双拳在胸前愤怒的锤了几下,再次迎上纪风的攻击。它的实力也就在地灵境后期左右,而且被这里的极为冰冷的环境处处压制着。实力更加的不强大了,让纪风对付起来轻松了许多。

纪风发现在这里的生命没一个不是怪物。就这个狒狒都这么难以对付,不知道万一遇到更强的该怎么办。

狒狒嘶吼一声,使尽全身气力,向纪风打出一拳。

纪风稳如泰山。不动如钟!平淡的看着它向自己杀来。

“你逼我认真和你打的。所以不要怪我了!”纪风轻叹一声。随即全身金芒大增,圣火再次涌现,这次照亮了几十米左右的冰块。如此高的温度居然没有将它们融化,可见这里的冰是多么的珍贵。

“吼!”双拳可达万斤之力的狒狒向纪风杀去。

纪风战戟一挥,战戟前端十分锋利!狒狒受伤了。纪风不想跟它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小灵,解决它!”纪风对剑灵说道。

小灵施展生前的一种神奇秘术。自身实力大增,黄泉剑一种杀伐之气展现出来,一股彷佛杀尽天下人的厉气在黄泉剑的周围盘旋。让纪风一愣,没想到这黄泉剑如此厉害。

攻伐之术!

纪风再次领悟的攻伐之术,威力比以前大了不少,而且运用起来也快了许多。

操控黑龙与战戟的纪风突然加大了神力的输出,将狒狒打得口吐黑血。

“怎么是黑色的?”纪风看着狒狒吐出的血惊奇的道,“奇异生命的血都和人类不一样吗?”

小灵和纪风终于有些艰难的斩杀了这狒狒。

“我靠,这破玉片就停在那。一点用都没有。”纪风看着那块玉片说道。他和小灵在战斗而这块玉片直接停留在空中不管他们了。

玉片就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样。一动不动。等待纪风来批评。

纪风也懒得和它计较什么,不过看它的样子似乎有些通灵。纪风笑道,“快带我出去吧。”

玉片见纪风没怎么乖它,又继续向前飞去,速度又降低了不少。远方居然有着暴风的呼啸声!

让纪风神色一凝暗道,“怎么这里这么多的危险啊!”就是不知道这风具体在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玉片终于带着纪风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谨慎的小灵也放松了不少。

纪风感觉这里虽然寒气大减,但是却带来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这是纪风的特殊感应。他并不想在此处多作停留。因为这个冰窖一点都不安全,只有到了外面才可以真正的放松。

“小灵,打起精神来!”纪风看着守护自己的小灵沉声道。

“是,主人!”小灵紧握黄泉剑,纪风看它的招式,可以判断出小灵生前的境界绝对很高!

“不行,得加快速度了!”纪风让玉片快速带他出去。玉片仿佛明白纪风所说,立即离开了这个地方。

“人类!该死的天门,封印本尊如此之久。本尊迟早要灭你天门满门!”纪风纪风刚一离开冰窖深处传来幽幽的声音。这位强者本来想让纪风救他出去的,但是他发不出任何声音,而且没办法将纪风引到他的面前来。更加重要的是纪风没有实力救他出去!

“刚刚我好想感觉到了一尊绝世大魔在呼唤我一般。”纪风晃了晃脑袋,难以置信说道。刚刚的刹那,他好像要迷失了一般。但最后还是没有沉于其中。

玉片欢快的游走着,带着纪风一直向出去的方向走。纪风也确实无语了,这天门的人也太扯了吧,居然自己的门人都无法找到自己的封印之地,更无法解封,居然要自己来?靠!

不知过了多久。纪风都快被冻得没知觉了。玉片终于将他带到了先前和木罗分别去追杀阴灵的地方。

“木罗大哥。”纪风看着正焦急万分的木罗在原地走来走去的等待着他,如此冷的地方,木罗的背心都出汗了!

听见这道声音,木罗向纪风望去,脸上挂着真诚和安心的笑容。(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莫大的荣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