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

纪风早早便醒来,在院子中拿起万斤青石便围绕着村子开始锻炼了起来,纪风很早以前就有这种习惯了。

纪风看起来并不强壮,肌肉那些都不显眼,并不像狗娃那样练得全身肌肉,但是并没有一个人去怀疑纪风的强大,因为纪风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他们。

在其身后狗娃几人跟随纪风一起锻炼,狗娃看到纪风用的青石重量又有所增加,心中苦笑:“看来还是得努力了,要不然如何追上他。”又继续跑了起来。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纪风几人都相继回到了家中。

纪风回到家以后立刻就来到了后院,因为早晨族长爷爷说让他跑步完了以后就到后院来。

纪风来到后院,眼前呈现出一大片梅花桩,纪风来到爷爷面前问道:“爷爷这个是让我来训练的吗?”族长爷爷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对,以后你就必须来着训练了,你在梅花桩上,我会在下面对你发射飞刀,到时候就只有靠你自己来躲避了,首先不可以运转太阳圣决,只可以靠天云身法来躲避,好了,先站上去吧。”

说完,纪风立即站到梅花桩上,站上去并没有摇晃,纪风立即平静下来,族长爷爷脸上的笑容消逝而去,替代的是一丝严厉:"准备好了没有,我会将修为压制到炼体九重。”

“好了,爷爷。来吧。”纪风双脚踏实梅花桩,突然一把飞刀极速飞来,如果不是太阳圣决和他已经突破到炼体七重,否则连感觉飞刀何时飞来都不知道。纪风往左一偏,第二个飞刀已袭来,第一个飞刀擦过肩膀,衣服撕开,血流露出来。纪风往后一跃然后立即下蹲,右手握紧梅花桩横翻过去第三个第四个同时飞来,又顺势躲过,不过都受了一些皮肉伤但是这些对于纪风了说都不算什么,那里有圣火淬体时的痛苦强。

又同时飞来五把飞刀,纪风只是躲过了三把,一把擦过皮肤,另一把直接插在小腹之上,然后纪风就掉下了梅花桩,族长爷爷眼中露出伤心的神色,但又一闪而逝,恢复平静,这两祖孙感情不是一般的好啊!

族长爷爷来到纪风面前,纪风拔下飞刀,族长说道:“快运转太阳圣决。”纪风并没有回答立即盘坐起来,体内神力运转,太阳圣决随即也开始运转,身上露出金黄色光芒。

纪风的天云身法已经是普通淬体七重的三倍了,对付一两个炼体十重的应该不成问题。纪风的太阳圣决本就不同于一般的功法,太阳圣决的奥秘只有靠纪风自己挖掘,因为前人之中只有创造功法的太古大能修炼成功。

太阳圣火开始淬炼纪风的没一寸皮肤,每一块骨骼,这些过程都是十分痛苦的,都不知道他那里来的那股毅力一只支持者纪风,纪风胸前的一块玉发出绿光,柔和的灵力从里面流露而出,来慢慢缓解纪风的痛苦。

纪风终于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之中,“爷爷把我带回来的吧。”口中喃喃道。然后大门打开族长爷爷进入房间,观察纪风好几秒才对纪风说道:“太阳圣决果然不一般,连伤口居然都没有了,”刚刚醒来还没来得急观看自己的伤势,一看和爷爷说的完全一样,暗暗吃惊。随即又释然了。

族长对纪风说道:“风儿,其实除了太阳圣决,还有一部太阴圣决。”纪风惊道:“什么!”

“太阳,太阴,都是那位大能所创,两部功法相生相融,无与伦比的强大。不过被我机缘所得太阳圣决上部残篇,这个太阴圣决以后你离开之时我会与你说清楚地。”

“是,爷爷。”纪风十分听话。

“好了,你的机缘也快到了。等了五年了,封印终于渐渐消逝了。”

“爷爷,我的机缘是什么?”

“哈哈,时间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族长爷爷笑道。

纪风也就并没有多问了。

突然。天地变色,刚刚还是晴朗的天空立即乌云密布,轰隆隆~~~九天雷霆不断闪烁。

族长笑道:“这就是你的机缘了,风儿。”说完便死死盯住天空与森林。纪风疑惑不已,但还是没有提问,终于,九天雷霆落下,炸到远处的森林之中。族长笑了。

远处有一些强者发现了异样,人皇宫,一人头戴皇冠,面目清秀,身上不是露出王者之气,笑道“小林终于不阻止它的出现了吗?只要不危害道我的子民就行了。”说完便进入房间了。

另一处圣地“这个老林胆子越来越大了。下次得收拾!”

村中,族长打了一个喷嚏,说道:“妈的,谁在骂我。”纪风听到肯定会很吃惊的,自己的爷爷居然说脏话了。就人皇与圣地之主叫族长可见族长在外面的地位并不低!

九天雷霆不断劈下,族长对纪风说道:“风儿。准备跟我走,嘿嘿。”说着说着流露出坏笑。

纪风答道:“是,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