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张 蓓蓓的背叛

蓓蓓的背叛

“我先来会会你们吧,你们谁上啊?”这时郑玄月上前一步,一股视乎要秒杀他对面所有人的气息喷涌而出,还带有一中厚实的感觉,看来他是一个土行秘术修炼者,路一鸣上前一步抱拳行礼说,“请前辈赐教”说完便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他的长剑,一招平波步冲了上去,玄月眼神一缩,一把巨斧凭空出现在他手里,脚步错盘几个三十六度,带动巨斧围绕身边转动起来,同时挥向路一鸣而且,剑和斧头碰撞到一起,发出金属相互碰撞的“叮叮声”由于在地面上战斗,顿时尘土飞扬,周围不少人散看,让出一个更大的空间。让人交手一会后玄月便和路一鸣剑斧对接,相互较劲起来。

“小子,不错啊,有这样的剑法与修为真是厉害。”这时郑玄月一边用力推着一边夸赞路一鸣,应该是出自内心的佩服吧,

“你也不错,一把年纪了还有这样的力道,同时耍了一手好斧头!”路一鸣也夸赞道,两人同时用力一推,将对方推开之后,在退后的同时路一鸣用出了一招“秋风带刃”,这时他最近才学会的招式,在风刃的基础上进行改进的,好处在于出招速度快,缺点在在于风刃的数量少,攻击力低,但可以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甚至可以一招致命,几段风刃从路一鸣身前飞向郑玄月,还在后退的郑玄月两眼一缩,顿时在后退的同时半仰起来,身体变成弓步向后猛然刹车,同时用手猛力一拍地面,一道土墙破土而出,风刃打到土墙上后马上灰尘四起,郑玄月心里一惊,两行汗水从双颊边滑落而下,心想刚刚那个招式太突然了,出招也太快了,刚想到这里他马上脸色一变,急忙转身想用斧头挡住,可是已经太慢了,一道平挥过来的剑刃还带着金色气息噗的一声割伤了他的右臂,郑玄月翻过飞了出去,鲜血像是不要钱一样喷洒在空中,郑玄月丢下斧头用手捂住快要断了的手臂,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声,这时就连那个老者眼里都闪出一丝的惊讶,路一鸣刚刚的平波步结合了自己独创的“金光咋现”以同等级的人的实力是不会看到路一鸣的踪迹的,更不说郑玄月了,而刚刚的路一鸣是以V字形的跑法先绕开那座土墙,让后再用出斩刃将郑玄月的手臂割伤,要不是郑玄月有实战经验,换其他人可能就已经躺在地上了。

“第一场,我们赢了,”路一鸣见那个郑玄月已经无力再战便回头看向那个老者慢慢的说道。那个老者点点头,郑玄云刚刚想出来,被那个老者拦着了,然后自己站出来说“你们谁来啊?”

看到那个老人出手后周围人便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你看,郑家老祖郑龙出手了!”

“恩,就是那个老头,那个老头一出手别人就别想着这么活着回去,连怎么死都不知道,真是可怜那个将要与他动手的人了,连认输的机会也没有”这时另一个人也慢慢地说到,好像他以前和郑龙交手过一样。

“对啊,我想对手也不简单,能都将郑家逼到这个份上了。”这时又一个人低声的说着。

我见那老头子出来也,也站了出来,同时蓓蓓他们都用着很担心的眼神看着我,郑龙看我一眼后说“现在认输还有机会,不然你就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了!”

“我的人生之中没有认输二字!”我一边说一边从空间戒指里面拿出我的千阴木剑,见到我拿出一把木剑之后远处的人便有的大笑起来,

“你看你看,那个人居然拿练习剑术时用的木剑来对付郑家老祖,哈哈哈!”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啊!”远处的人纷纷议论了起来。

,其实他最害怕的是我认输,他选择出战是因为他可以用自己的气场镇压对面。见我不认输他便一笑,“小心了,年轻人”他淡淡的说,,听起来祥和,但目光却十分冰冷,说完便举起他的拐杖,那拐杖表面的一层木质东西马上哗哗的掉落下来,一条锥形的长剑出现,老人随手一挥,周围的温度马上就、骤然下降,我只觉得眼前一花,马上提神上来时自己已经不在原地了,心想糟了,四周全是冰天雪地,一股股刺骨的寒风将我吹得阵阵发抖,周围什么都没有,我马上提起十二分的警惕,就连飘落的雪花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少爷,少爷!”就在我警觉的观察周围时一个响亮而且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我回头一看,是蓓蓓,她很高兴的朝我跑来,好像这里完全不是在战斗一样,我马上皱起眉头,看着这个跑过来的女孩,确实是蓓蓓,“少爷,少爷,你看,这里的雪花真的好美啊!”蓓蓓张开双手,抬起脸来体验这个雪花飘舞的场面,雪花清晰可见的的掉落在她的脸上,手掌上以及他乌黑笔直的头发上,飘飘动人的绿色衣襟上,一边欢乐的笑着,一边轻步踩踏在洁面的雪面上,像跳舞一样,同时还一边走一边轻身旋转,到我身边后便双手抱住我,扑靠在我的怀里,微笑着露出一颗小虎牙,特别漂亮,特别美丽。这让我愣了一下,我没有看过蓓蓓这么美丽动人过,也没有见过蓓蓓这么开心过,我心里突然疑问到自己,这真的是在战斗吗?就在我发愣的同时,只觉得腹部一疼,我低头一看,一只白暂的小手握住一根蓝色的短剑刺入我的腹部,我喉咙一痒,口腔一热,一口鲜血喷涌出来,散落在雪白的雪面上显得特别的刺眼,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同时看向脸色还带着微笑的蓓蓓低声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