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回去的冲动

回去的冲动

我起来披上自己的灰色外衣,这阵子感觉自己很累,也不知道是不是昨夜噩梦的原因,脑子里一直浮现出九年前那个漆黑的夜晚,父亲先后将我和蓓蓓丢到假山底下的山洞里转身的背影。

蓓蓓看我一副忧愁的样子,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不知不觉我已经来到中心广场上了,上面很多的弟子在修炼,不过大多数的人都在议论关于大哥夺魁的事,有的说他运气绝佳,有的说他名副其实,我只能当做耳边风,对于大哥,我也没有把握赢,大哥的剑法用得如行云流水一般,再说他还能够释放风刃,速度还在我之上,虽然爆发不够,我想如果对付苍问天还是有的一拼的。

“少爷,自从昨天回来后你一直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蓓蓓看我一直不在状态,在我背后低声但却流露出忧伤的神情急切的问道。

我回头,看她一眼,然后坐在一边的石台上,同时示意她也坐下来,她先是犹豫一下,不过还是坐在我身边,我抬头看向太空,叹一口气后慢慢问道“蓓蓓,我们离开风家镇多久了?”

“少爷是不是想回去报仇了?”蓓蓓听后一愣,然后低头若有所思的说道。我没有回答,继续看向她,她见我不说什么便又接着说道“九年零四个月了!”

“对啊,一日仇未报,我夜夜难眠!”

“可是少爷!我们现在的实力真的能够报仇吗?老爷他们那么强大都难逃一劫,我,我,,,,”这时蓓蓓表情变得很不自然。

“这么,你害怕了?”我有点生气的说道,如果她真的害怕,那我还留着她何用。

“没有,少爷,我不怕死,我害怕失去少爷!我一辈子都会跟着少爷,就是替少爷去死我也愿意!但是我害怕,我害怕少爷会失败!我害怕看到少爷失落的样子!每当看到少爷一个人躲在黑暗里一个人承受痛苦的煎熬时我比谁都心痛,我多么希望我是少爷体内的一个心脏,那样少爷的痛楚就可以让我来承受,看着少爷被痛苦煎熬我的心比千刀万刮还难受。”蓓蓓这时鼓起勇气,激动的说着,说完心里的一颗巨石如同被击碎一样让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可是我等不及了,我想现在马上回到风家镇,亲手将仇人的首级割下来祭拜风家上下五百多人的在天之灵。”这时我也激动的大声说着,了解的人知道我们在聊天,不知道的以后我们在吵架。

“二哥,三姐,你们在干嘛啊!这么吵起来了!”这时远处的王塔一边大声嚷嚷一边向我们走过来,他身后同时还跟着大哥和四弟张波。

“大哥怎么会在这里啊!”这时见他们过来了,我也先将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

“三妹,二弟是不是欺负你了!说出来,大哥给你做主!”这时大哥过来,先看我一眼,然后将目光转向蓓蓓,慢慢的说道,看来他们都误会了。

“不是这样的大哥,少。。。二哥没有欺负我,我们只是谈到过去的事一时激动了!”这时蓓蓓吞吞吐吐的说着。

“真的是这样?”

“恩!”

“那就好,如果二弟欺负你了,你不用怕,大哥给你做主!”这时大哥一边说,一边又看向我而来继续说道“二弟,自从认识以来,你一直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别太把我们当做外人,我们可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好兄弟!”

“大哥,其实也没其他的事,你不用担心!”我这时也强笑一下回应他,这时王塔过来,瞄着眼睛盯着我的脸看了一会便指着我的鼻子说“二哥,你的脸都出卖了你,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不如这样吧,大家找一个地方一起喝喝小酒,一起聊聊,如果你当我们是兄弟,那就说出来,如果你还是一意孤行,那对不起了二哥,以后呢,我也不稀罕多一个少一个二哥,我只认那个与我同生死共患难的风雨风二哥。”

“五弟,话别说得这么绝!”这时张波用脚踩一下王塔,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但声音却能让我们都听到。

“四哥,难道你不觉得二哥那样做是很不对的吗?如果遇到的困难都不告诉兄弟,那么以后我们怎么相信他说过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话啊!真是的,反正我觉得二哥不够直白!”王塔一边说一边摆手,很生气的样子,张波听后也不多说什么,退了两步,然后看向我。

我想想王塔的话也有道理,于是走过去笑着说“四弟不必那么较劲!走我们出去喝酒去!”

“不去。”这时王塔将我的手甩开,让后背向我,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哈哈哈,四弟啊,二哥知道错了,这不给你道歉了吗!走走走,咱们出去喝酒去!”

“俺不去了,我不认识你,连自己的痛楚都不给兄弟说!以后要我们怎么和你一起享福啊!”这时他还是很生气!我知道王塔豪爽,但是生气起来可是我们之中最倔强的。害得我哭笑不得。

“这!大哥。”这时我用央求的目光看向大哥,他也回头装作什么也看不到的样子,这让一边的张波躲在衣袖下偷笑起来。

“这这!好了好啦!我怕了你了,行行行,二哥不对,二哥不对,走走走,我们到镇上的醉仙楼喝酒去,到时候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大家!走走走!”这时我只好妥协的说道!

“哈哈哈!就是嘛!找不说,走,大家喝酒去!”听我一说后王塔便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然后他们几个便一起笑起来走向仙剑山大门,只留我在别后一副便秘的样子,看来又得破费了!这时蓓蓓看到我的表情也偷偷的笑起来。

来到醉仙楼后,我们要了一个房间,点了几道酒菜,便开始聊起来,最多的还是历练的时候,每当说到我们几个人被那些妖兽追着打的时候王塔都要哈哈的大笑起来,不过回想起来就连我自己也想笑,毕竟几个人被那些妖兽打得不要不要的画面也是挺逗人的。这也许是一种成长吧!聊了很久之后,大哥便开始发问说到“二弟,你也该说说你的心事了!能帮的我们兄弟几个一定要帮,不能帮的我们兄弟几个继续去历练,我就不信有什么事我们解决不了的!”

大哥这一问,让我刚刚夹起来的一根菜梗掉了下去,蓓蓓也愣了一下。“说吧二哥,都过去了,何必苦苦折磨自己呢?”这时张波也慢慢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