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风家下人费无极

风家下人费无极

“对了,你知道前天偷袭司徒家的那个人吗?”这时坐在一旁喝酒的两个人的聊天引起了我的注意,我马上侧耳倾听,希望能有所收获。毕竟我们现在对司徒家这个名字特别的敏感。

“知道知道,听说他杀了二十多个司徒家的人,不过还是双手不敌四脚,被抓住了”另一个人一边喝酒一边慢慢的说道,话语间有一种惋惜的含义。

“听说他是风家的人,只不过可惜了,如果在修炼几年再回来就可能不被抓住了”。

听到他们说他是风家的人,我和蓓蓓马上一震,心里一惊。风家除了我个蓓蓓之外居然还有其他人活着。

“对啊,提到风家我就觉得怀念啊,风家为人亲善,就是命运不好啊!那个人好像今天中午要被燃死在邢台之上了”。另一个人也慢慢说到。听到这我马上起身,带着大哥他们四人快速朝邢台赶去,不管是不是风家人,我都要去看看。

我们到达邢台时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他们都是来看看这为敢偷袭司徒家的人,邢台上,一个上衣被脱光了,身上还布满一道道历历在目的鞭痕的青年人被绑在一个邢架上,他周围堆满了材火,一个人举着一个火把在旁边,我看见后,不认识那个人,我今天我要把这个人救定了,这时,火把的人把火把丢到了材堆上,大火马上熊熊的烧起来,那人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带着那份饱受折磨后的苍白声音大声怒喉道:“司徒家的**,我风家的人就算变成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哈哈哈,”听到他说自己是风家的人,我马上心里一急向他们四人使了一个眼神,五人同时飞向邢台,蓓蓓用冰块扑灭了熊熊的大火,司徒家人见我们飞过去,顿时三十多个人向我们飞过来,应该是做好准备了,不过他们都是小篓蒌而已,大哥手一挥,几道风刃向他们飞去,接着就掉下了十多具尸体,我们冲道那男人身边,对于我们突然出现,那人也是一脸惊讶,我马上把捆在他身上的绳子割断,用再生帮他疗伤,由于拥有葬天的灵力,再生的治疗效果比以前快多了,他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恢复起来,这时,周围马上围过来司徒家的人,密密麻麻的,足足有两百多人,实力最强的是三个七级七段,看到后我心中大喜,心想这可能就是司徒家的中坚力量了,灭他们,我够了,他们围上来,路一名蓓蓓张波王塔他们把我两围起来,都从空间戒指中拿出武器。那人看我帮他疗伤,看我后一脸如有所思的样子,半响后才细声的喊到“少爷?”我点了点头。那人便一股泪水流了出来。这时那司徒家的人一个带头的人便大笑着说到,“哈哈哈,我就知道你有同党,今天我就把你们一网打尽,以除后患”。虽然他们知道我们五人中有知道七级三段,三个七段四段,一个七级五段,但是他们人数是我们的40倍,也就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一脸嚣张笑起来,我听到后慢慢的站起来,往前走一步,看着那个人说道“一网打尽?呵!今天,你司徒家必亡,我风雨要让你血债血尝,”。那人听后一脸不屑的看着我大笑到,“”就凭你们几个?哈哈哈,灭我司徒家?哈哈哈,大家上,那200多人便冲了过来,张波结剑于面前用力一挥,一只火凤凰向那些人扑过去,本来向我们扑过来的人见那火凤凰便个个一惊,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四处跑来,不过为时已晚,马上一股烧焦了的味道扑鼻而来,火凤凰飞过的路径什么都没有留下,四十多个人连灰烬都没有留下,就在同时,蓓蓓的冰刺也一个不剩的把冲过来的人全部干掉,路一名那边也是一样,200多号人瞬间死了一百多人,剩下四五十人呆呆着看着眼前的一切,现在的我们在他们眼里就如魔鬼一般,顿时那些人掉头就跑,我们岂能让他们得逞,我马上用出定行术,由于灵力增强,现在我可以同时对一百多个个和我同等级的人使用,那五十多个人看到自己不能动了,每个人脸上都带着绝望,就连下跪求饶的机会都没有,一坐大山直接把他们压在了地下,这是王塔的杰作,它刚刚学会的密术,乱葬。从打斗到全灭,不过仅仅两分钟,就全连旁观者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的还打了自己一耳光,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看着那一具具尸体,心中刚想松一口气,突然我们五人马上眉头一邹,这时四股很强大的灵力波动正快速靠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天空便出现四个老者,竟然都是七级三段的人,他们看了看四周,那些尸体让他们很生气,然后看向我们说“是你们做的?”。语气中充满了威压,我们顿时感觉一股压力死死的压在我们身上,我马上用灵力去抵抗,那种威压也消失了,“是又怎么样,九年前你们也不是这样对待我家。”这时我站出来和他对视,语气特别愤怒,谁没有怒火过?我也发泄我内心的痛恨,

“那你就受死吧,”听我说完那人便冲我而来,我也腾身一越,朝他飞去,只见他手中一动,一把充满寒光的的匕首出现在他手中,我也不敢马虎,直接拿出我的木剑,叮的一声,和他拼了起来,他擦身而过,马上转身,朝我后脑刺来,我马上用出空间封印术,挡掉了他的回马枪,两人拉开距离。我心中一惊,好快的控制能力,居然那么短的时间内可以连出两招。那老者也是一惊,对于刚刚那一击,不知道要了多少高手的命,可是居然被那个小子挡住了。心里不由得一震,不过想到我可能有什么保命神器后心中释然,再一次冲向我,这时

我心想对面机动性太强,不过遇到我,算他倒霉,我的封行术刚刚好克制这种机动性强的人,就算他们能够很快的突破封印,但是那种影响对于他们每招必杀的人来说就一座大山挡在面前一样,一招不能致命,自己便处于危险之中。说时迟,那时快,那人哗的一声冲到我面前,匕首直取我喉咙而去,我用剑挡住,匕首顺着我的剑身划过,发出吱吱的声音,刚刚越过我身后的老者瞬间控制住身体,向我背后脖子划了过来,我虽然有所准备,但是他控制自己身体平衡的能力也太强了吧,我都还没有缓冲下来,他都已经开始出招了,我马上用了封行术,同时也转身过来,刚转身他的匕首理我眼睛就差那么几厘米了,不过他却被我定在那一动不动,我马上后退开,这尼玛太危险了,再慢那么一下,自己可能挂彩了,相比我的面部,那老人的表情更加精彩,他原本见我还没来得及转身,自己便能一击而中,脸上狰狞一笑,但是就在快要刺中我的同时自己却莫名其妙的动不了了,脸上的狰狞一笑马上变成一脸便秘的样子,他挣扎了几下,居然打破不了我的封印,一脸便秘的样子马上又变成了一阵惊慌,我退后拉开距离后,心中还没有平静下来,不过见他挣扎了几下不但没有打破我的封印,而且一丝裂痕都没有产生时我便一脸大喜,想不到自己拥有了葬天的灵力后封印变得这么强大。这时那司徒家老者用尽全力都没有突破我的封印术,用恐怖的眼神看着我说打声吼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一边说一边挣扎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