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拔不出的刀

拔不出的刀

第二天天还没有大亮风家便已经十分热闹起来了,我也是早早的起来安排妥当之后便在门口迎接那些前来祝贺的家主和各界人士,由于风家在这里面的实力越来越稳定,越来越强盛,再加上以前风家本来就留下了一个好的口碑,现在来祝贺的人比起刚刚重建风家之时多了很多,有的当然也是不请自来,我也不排斥,只要不是来闹事的,我便以礼相待。

酒席摆满了前中后三个大院,中院内除了酒席便是一块大大的擂台,中院的大堂之内,坐在高堂位置的便只有师傅他老人家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再说我父母**都不再了,让师傅替代他们也不为过,大家纷纷围绕在两边,等待新年新郎的出现。

蓓蓓的房间内,两个丫头正在帮蓓蓓打扮,这些首饰都是琪琪帮她买的,戴着蓓蓓身上显得特别的好看,一个丫头一边梳着蓓蓓的头发一边笑着问道“蓓蓓姐,少爷他以前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蓓蓓想了一下,嘴角慢慢露出笑容,然后若有所思的说“以前,他一点都没有笑过,自从我们师兄弟五人从藏龙山历练回来的途中,他和一个十分厉害的老者战斗过后便开始对我笑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改变了,但是我感觉到他视乎悟出一些人生的真谛,以前我一直不敢靠近他,那次狼王打伤了我之后他为此而愤怒得失去理性,我知道他的心里有一块属于我的角落,我知道我不可能一个人独占他的内心,但我愿意去拥有那块属于我的角落。”

“蓓蓓姐你太痴情了,我看老爷他也是很**的人!不管是谁经过他面前,只要有几分姿色他便要多看两眼,进入风家后第一眼看到老爷时害得我被吓得半死,以为遇到一个不知大体的家主了!”身后的丫头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帮蓓蓓梳头,蓓蓓也是笑了一下,回想到那次打败郑家老祖郑龙的那天夜里,自己从门缝中看到一个女人从少爷的房间里走出来,急匆匆的离开了,自己也是暗暗一笑,嘴里不自觉的说着“是啊,少爷是很**!”

“蓓蓓姐你也这样认为啊!”听到蓓蓓这样说那个丫头也是大吃一惊,想不到蓓蓓姐也会这样说老爷,蓓蓓愣了一下,然后两眼迷茫的说“啊??我认为什么了?”这样一问反而让屋里的两个丫头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一番打扮过后一个丫头便用一块红色的头巾盖在蓓蓓头上,将她牵出了房门,而我便早早在门外等着她了,将她出来了,我便走过去将她背了起来,在别人的欢呼下一步步走到了大堂之内,然后放下她,两人牵着一朵大红色的布花走向大堂中央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拜完之后师傅从手中拿出一件东西塞到蓓蓓的手中,作为他的礼物,我也得到了一件,虽然包着一件红布,但是我知道那东西不是一件普通的物品,我也收了起来。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师傅也是微笑着点点头,我将她送到了房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蓓蓓,我去陪陪客人,你在这里等我啊!”

“嗯!”她点点头,轻轻的哼了一下,虽然隔着头巾,但却能让人感觉到她那红润的笑容。

我出来之后便来到中院大厅,很多人见我来了都纷纷站起来,我也是一手提着酒杯,一手拎着酒壶,对于一些关系比较好的家主以及冒险团的队长一杯杯的敬过去,酒过三巡,是**作乐的时间了,比武优先,这次来的人很多,比武自然很精彩,没过多久便已经看了三场精彩的比试,虽然实力都不怎么样,但是那种年轻人该有的劲头在这三场中表现的淋漓尽致,三场过后,这时台下以为兄台大声的说着“风家主,听说一年半前,你风家重建,风夫人,当然,那是她还是琪家大小姐,她给了当时在场的人舞动一曲,可谓倾国倾城,听说后我一直后悔当时没有来参加风家的宴席,这次我逮到了机会,想一睹风夫人的舞姿,可问风家主舍不舍得?”

我楞了一下,同时停下手中正在畅饮的酒杯,看向那个人,虽然年纪不长,但身上灵力波动并不一般,厚重中带有一丝轻浮。

“是啊!让我们再睹风夫人的舞姿吧!”台下很多人也纷纷嚷叫起来,我迷了一下眼睛。不知道那个人这样说目的何在?琪琪是我妻子,在这样众多客人面前跳舞有点不合适,再说琪琪一定不肯上台去,但人们却又纷纷要求,我皱一下眉头,犹豫一下后便说道“各位!实在对不起,这阵子夫人她身体欠佳,不等给大家带来一些愉悦!”

很多人听到后边都失落了一下,这时那个年轻人又开口说道“听说风家主可谓招式奇异,风家镇之内未逢对手,所以我想和风家主讨教几招,想必风家主不能继续拒绝我们了吧!”

我听后嘴角微微一笑,原来他知道我不会让琪琪去跳舞,便以此先做铺垫,让我先拒绝以此,之后他的挑战我便于颜面之上没法继续拒绝,看来他想挑战我是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赢,不过他也太不巧了,对于突破之后的我,就算十个他我也能够轻松打败。

“未逢对手倒是不敢说,既然兄台这么有雅兴,那我就献丑了。”说完便嗖的一声出现在擂台中央,见我突然出现在擂台中央,下面便一下子沸腾起来,对于我的速度他们连影子都看不到,而且刚刚的速度才是我极限速度的十分之一。

见我速度如此之快,那个年轻人也是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下才跳上擂台来,抱拳说在下“星火,风家主请!”

“星火兄请!”我也抱拳行礼说一下,便一闪来到他面前,他刚刚用手拔出半节刀便被我用手按住,让他拔不出来,他见我挡住了他,手一番打过来,将我的手打开,同时又回去想拔出刀来,但我又一手将刀按了回去,他连接拔了几次都被我打了回去,无奈只好一脚向我踢过来,我用手一档,挡住了,他借力将自己弹开,拉开距离,刚平稳下来,想要拔刀时我从他背后一脚踢到刀钯,刀钯跟了过去,让他又拔不出来,他回头一手横挥,我后仰躲过,他见机会来了,手马上想将刀拔出来,我后仰的同时抬起一条腿用脚尖踢到他的刀柄上,将刀再次的踢了回去,同时自己马上起身回来,伸手抓住他提刀的那条手,一扭一拉,只听他尖叫一声,手中的刀掉落了下来,我伸出左脚接着掉下来的刀,一台将刀踢了起来,然后转身抓主还飘在空中的刀,king的一声将刀拔了出来,然后一刀抵在他的喉咙之上,他刚刚从痛苦中回神过来,马上双眼一瞪,看着近在咫尺的刀口,愣了半天才垂头丧气的说“我输了,风家主果然厉害,还没有使用你那奇怪的招式便可以将我打得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我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