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等待伊人

等待伊人

我们这样陪着大哥聊到天黑,当然也吃了一个晚饭,我见大哥喜欢人家但却不敢说,心想他是害羞,不敢去表达,所以在那个女子经过我们桌子前的时候瞬间将一张写有一首诗的字条放到那个女人的腰带间,她走了几步之后才发现腰间多了一张纸条,然后回头看向四周,没有发现什么人,但是看向我们时却看到路一鸣还在痴痴地看着她,便转头回去了,见她回去我便将手中的另一张折叠好的纸条弹到一根靠近门口的柱子上,然后反弹回来刚好弹到路一鸣的衣襟了,这样一来他便以为是从厨房里面弹出来的纸条,他低头看向衣襟里,见有一张纸条,便马上说“师弟,我方便一下!”说完便匆匆离开,来到门外没人的地方慢慢打开那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巳时三刻,十里亭见”纸条上还留着一丝淡淡的清香,是我故意做得手脚,见此他便高兴得想要跳起来,纸条从厨房里出来,还留有清香,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那个女子,就算没有这些特征,现在的他也会认为是那个女子给他的纸条。

过一会儿之后,路一鸣回来了,王塔看一下,然后笑着对大哥说“大哥,你出去一下就笑得如此开心,是不是捡到什么好吃的了!”

“没有没有,来喝酒喝酒!”路一鸣笑得更加灿烂,举起腕便要一口干了似的。

那个女人走进厨房之后便偷偷的打开腰间的那张纸条,只见上面留有“初见如梦,半世迷离,纵见仓仓脚步,却引阵阵於涟。明明眼前舞过,偏偏梦中敢言,卿若相隔十里,亭内期卿之缘。”那女子看到后便眉头一皱,若有所思,接着再出纸条看几遍,突然眼睛一瞪,嘴里慢慢的念出“十里,亭”

大哥简简单单的吃了几口后边急忙着说“我有点事现在了,这顿饭我请客,我去结账,你们继续吃。”然后便不管我们几个人的奇怪眼神便去找老板结账,同时厨房的布条下慢慢的被掀开一脚,一只眼睛看着路一鸣的背影,然后便又慢慢的放下了。

我低头细细的喝了一口酒,蓓蓓也将这些细节看在了眼里,见我如此高心便侧头过来到我耳边慢慢的说着“夫君,你害大哥了,你看,他急不可耐的就离开了,人家还在厨房里呢,这要让大哥等多久啊?”

“如果你是大哥,我是那个女人,你会不会像大哥那样呢?”我慢慢的喝着酒“当然会了,不过你还可以做到更好的!”

“不让大哥经历一下他就不会明白这段感情是有多么来之不易了,这样对他们不一定是坏事。”

十里亭之内,一个身影在里面来回踱步,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神注意着每一个从远处走过来的身影“不是,不是,还没有来,还没有来!”一个个身影从亭边经过,人也越来越少了,路一鸣依旧在哪里等着,时而来回踱步,时而坐在亭内休息,人也越来越少,久久才有一个身影从远处出现,路一鸣每次看到远处的身影时心里都提心吊胆起来,可是每一次都不是他要等待的那个人,时间也慢慢的过去了,巳时也已经过去了,路一鸣又开始的激动慢慢的冷落下来,开始慢慢的绝望了,但是他不舍得离开,他心里想着酒店一定很忙,对一定很忙,很忙的时候她才会迟到的,她会来的!

“轰轰轰、、、、、、、”天上打起了阵阵的雷声,天色说变就变,中午还开出一丝丝阳光,到来晚上便狂风大作,雷声也轰鸣起来,路一鸣站在亭空,雨滴一滴一滴的掉落下来,打在他的脸上,接着哗啦啦的大雨便如同倾盆一般掉落下来,而路一鸣却依旧呆在大雨中,纵使有着一个凉亭,但却一定都没有阻止下落的雨滴,偶尔一个身影在大雨里奔跑躲避。雨水从路一鸣的脸颊中滑落而下,被淋湿了的他显得特别可怜,但是内心的失望让他更加的独孤与难过,但是他却不能让自己的双腿迈出一步。

突然一把雨伞从他身后慢慢的走过来,遮住了他,路一鸣抬头开一下雨伞,然后慢慢回头一看,眼睛里所有的感情都透露出来了,湿透的眼睛看不出是雨水还是眼泪。

“我知道你回来的!”路一鸣回头看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眼睛很复杂,然后慢慢的说着“就为了一张纸条的承诺让你不顾一切的等待着吗?”

“这时我第一次等待一个女人,也是我最后一次等待的一个女人!”路一鸣,抬起双手,握住那双为他支伞的双手。

“一开始,我害怕,害怕你那一直盯着人家不放的眼睛,害怕你会做出很多对我有所伤害的事情,后来,半年的时间过去了,我开始适应了,感觉你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让我安心的神情,在你的眼神下我努力的去做每一件事,就是为了让你能够看到我,这样有过了半年,也是我一生中最充实的半年,我感觉自己找到了活着的意义,但是后来你消失了,消失了整整三个月零七天,我每天都期待那张属于你的桌子上坐着你的身影,但我望穿秋水都等待不来,今天看到你出现我如同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一样得到了生命。”那个女人也抬着头,含情脉脉的看向路一鸣的脸。

“跟着我好吗?跟着我一辈子!”路一鸣紧紧握住她的手,天上的大雨如同停留一般,他期待她的回答。

“在等我一年好吗?”

“我等你,永远都能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