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荆剑刚拿出来,林晨就感觉到了紫荆剑颤动,果然,这个大堂里面有妖精,要么是那个魁梧大汉,要么是另外六个人。

林晨无法直接判断,因为靠近柜台这五男一女,刻意隐藏气息。林晨只知道那个女人受着重伤,现在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一定忍受了巨大的痛苦,林晨看到女子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这六个人似乎在躲避什么。

林晨相信,如果没有神识,就算是比自己修为高的修士,别说认出这六个人的身份,甚至可能都看不出他们有修为。

那名女子显然警觉性极高,察觉到林晨在看她,也看向林晨。

她应该感觉到林晨看透她了,眼神中带出威胁,似乎是让林晨不准声张,否则她会对林晨动手。

“林公子,你和聂姑娘带钱了吗?”阿云问话,林晨的注意力转移过来。

林晨和聂小倩同时摇头。

阿云愕然地看着两人,心道:你俩是组队出来蹭吃蹭喝的吧?钱都不带,就走遍大江南北了?

“没关系,大哥有钱,小二。”

阿云叫过小二,大声道:“捡你们这里最贵的,先来十个菜。”

“好勒,客官等着。”

这次小二乐坏了,喜滋滋地回了后堂。

不一会儿,菜上齐,三人只见满桌子全是螃蟹,有盐焗蟹,清蒸螃蟹,黄酒蒸蟹,螃蟹萝卜汤,面拖蟹,螃蟹白菜粉丝煲,姜葱炒蟹……还有一碗螃蟹粥。

“这……这是什么?怎么全是螃蟹?”阿云怒声吼道。

“客官,是您说要本店最贵的十个菜啊,本店主打螃蟹,最贵的当然都是螃蟹咯。”小二说道。

“阿云兄弟,有什么问题吗?”林晨奇怪地对阿云道。

“没……没问题。”

阿云摇头,却再也忍不住了,浑身发麻,腹中胃液倒腾,阿云立即起身,对林晨道:“林公子,我去趟茅厕。”接着捂着嘴就跑了。

阿云刚走,林晨和聂小倩同时笑了起来。

“公子,你好坏,明知道阿云大哥是装的,你还让人家吃同类,太过分了。”聂小倩一边笑一边说道。

“你好意思说我,你明知道我故意的,为什么不揭穿我?你个腹黑女,也想看阿云笑话吧?”林晨道。

“公子,什么是腹黑?”

“嗯……就是肚子里一肚子黑水。”

“那阿云大哥才是腹黑,吃了一肚子黑蟹。”

聂小倩话一出口,两人又笑起来。

“公子。”聂小倩喝了一口蟹肉粥,一边吃着蟹肉一边道:“公子,阿云他们好像是要甩掉我们,刚才你为什么不说出来?”

林晨有神识,怎么会听不见小环说了什么,从阿云出幺蛾子那一刻起,林晨就知道阿云在想办法甩掉自己和聂小倩了。

“说出来有什么用?难道还真死皮赖脸跟着人家蹭吃蹭喝啊?而且我们如果有机会,要拿回风丹。如果我们真的拿走回风丹,被洞庭龙王知道,岂不是牵连云易岚?”

这一路上,林晨对云易岚这个龙公主比较了解了,除了好赌成性,其实性格很豪爽,是个好姑娘,毕竟人家是嫁到洞庭,自己总不能在人家婚礼这几天,就让她和婆家产生嫌隙吧?

“公子心真好,总为他人着想,可是我们怎么去龙宫?我听说龙宫都有避水阵法,一般人进不去。”小倩担忧地道。

“没关系,我将分镜头装在阿云身上了。”林晨说道。

聂小倩一只蟹脚没吞下去,看向林晨,半响道:“公子,我以后再也不信你是好人了,简直坏透了。”

想当初在兰若寺,聂小倩真的以为林晨饱读圣贤书,不好色不好财,急公好义,专做好事,是大明的五好青年,现在想起来,聂小倩真觉得当初的自己蠢得不要不要的了。

从认识到现在,林晨就没做过一件正儿八经的好事,倒是缺德事干得很多。

两人正吃着饭,这时一名身穿黄衣的少女走进店内。少女一进来,就吸引了林晨的注意。

这少女十三四岁年纪,长得眉清目秀十分可爱,但吸引林晨的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刻意隐藏的修为,林晨无法用神识探查她的修为,但是林晨知道,她的修为绝对超过筑基。

魁梧大汉,那名受伤的女子,还有这名少女。

洞庭湖岸,似乎并不平静。林晨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是非之地。

少女的视线

这家的招牌菜真不是盖的,的确好吃,林晨和聂小倩两个人将十个菜吃了一大半。

“小倩,付钱。”林晨对聂小倩道。

“付什么钱?我没钱啊,公子不是有很多钱吗?”聂小倩对林晨道。

“我哪来的钱?我的钱不都给了那贪财恶灵了么?小倩,我记得我当初把一部分钱给你了,钱呢?”

林晨一直以为聂小倩身上有银子的。

“到难民营第一天,就给了那些难民。”聂小倩道。

“……”

两人大眼瞪小眼:“要不,去茅厕看看,阿云还在不在?”

两分钟后。

林晨和聂小倩被饭店的五六个伙计包围,伙计们手里都拿着家伙,掌柜一脸愤怒。

这少女十三四岁年纪,长得眉清目秀十分可爱,但吸引林晨的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刻意隐藏的修为,林晨无法用神识探查她的修为,但是林晨知道,她的修为绝对超过筑基。

魁梧大汉,那名受伤的女子,还有这名少女。

洞庭湖岸,似乎并不平静。林晨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是非之地。

少女的视线

这家的招牌菜真不是盖的,的确好吃,林晨和聂小倩两个人将十个菜吃了一大半。

“小倩,付钱。”林晨对聂小倩道。

“付什么钱?我没钱啊,公子不是有很多钱吗?”聂小倩对林晨道。

“我哪来的钱?我的钱不都给了那贪财恶灵了么?小倩,我记得我当初把一部分钱给你了,钱呢?”

林晨一直以为聂小倩身上有银子的。

“到难民营第一天,就给了那些难民。”聂小倩道。

“……”

两人大眼瞪小眼:“要不,去茅厕看看,阿云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