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回家看老爸

付出汗水总有收获,坚持梦想定能实现。

次日上午,韩少宁又踏上了陈家岭的征程。昨天下午,他叮嘱大哥千万要保守秘密,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矿石的事,包括老爸和媳妇。韩少安看着兄弟沉重的表情,满口答应。

他坐在班车上,偶然看到窗外的碧绿的野草和盛开的小花,忽然感觉到生命力的顽强。他暗自发誓,不管前面道路多么曲折,天空风雨多大,都要活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韩少宁来到陈永贵家门口,看到小门半关半闭,听到当院叮叮当当。

“三哥在家吗?我是少宁!”韩少宁大声喊道,底气十足。

陈永贵推开小门,见真是少宁,感到十分惊讶,瞪大眼睛观瞧,就像欣赏古董一样。

“兄弟,你咋又来了?”他看着韩少宁裤兜鼓鼓,皱着眉头说道,“难不成又有了新发现?”

韩少宁微笑点头。

“进来瞧瞧!”陈永贵随手关上了小门。

“嫂子在家吗?用不用先打个招呼?”韩少宁小声问道。

“不用了,她在屋里看电视。”陈永贵笑着回答。

韩少宁心底凉快了很多。

他看到当院碎矿石一地,感到奇怪,连忙问道:“三哥,你砸碎矿石凑啥?”

“这些矿石品位低,刘肥猪不要,放着也是放着,我自己拿它们炼金子!”陈永贵笑的很勉强。

“三哥还有这手艺,佩服佩服!”韩少宁忍不住夸赞起来。

“瞧你说的!别看三哥是个农民,除了种地以外,瓦匠、木工、修理等等没有一样不会!”陈永贵脸上神情十分自豪。

韩少宁痴痴看着陈永贵,心中满是敬仰。

正在这时,小丽站在二楼阳台,笑着说道:“你啥都会,那会生孩子吗?”

韩少宁闻听,想笑又不敢笑,只好使劲憋着。

在看陈永贵,他的脸红透了半边天,跟熟透的紫茄子没啥两样!

“少宁又来了啊!用不用给你哥俩准备下酒菜,这电视剧《吕四娘》里总是打打杀杀,也真没有意思!”小丽冲着楼下说道。

“嫂子好!”韩少宁低头回道。

“我俩忙正事呢!你愿意揍啥就揍啥!”陈永贵没好拉气的说道。

小丽“哼”了一声,扭着屁股,回到了屋里。

“三哥,你看看这块矿石,是不是金矿石?”韩少宁赶忙掏出了矿石。

陈永贵只看了一眼,简单而有力的说道:“是!”

“品位如何?”韩少宁追问。

“成色不错,应该和我原先的矿石差不多,或许还在它们之上。”陈永贵撇了一眼脚下的碎石,继续说道,“从哪捡来的?”

“韩家庄。”韩少宁长出了一口气,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陈永贵看着韩少宁得意的表情,正经八百的问道:“有多少?我要多少!”

韩少宁一听,顿时傻了眼。

“有问题吗,兄弟?”陈永贵皱着眉头问道。

“三哥,实话跟你说,我也只是在山上表层捡了点,地下到底有多少,我也不太清楚。你阅历丰富,经验老道,我想带你到山上好好去看看,然后咱们再啦别的,你看如何?”韩少宁眼神不仅真诚,而且渴切。

陈永贵刚才有点激动,听到韩少宁的解释,不住点头:“兄弟说的对!”

桑塔纳已打火。

“你先坐上去,我去楼上换件衣服。”陈永贵走下车,急奔二楼。

“腰花都切好了!你们俩不喝酒了吗?”小丽嚷道。

陈永贵已跑到了楼下!

韩家庄地里田间都是乡村土路,狭窄细长,陈永贵只好将车停在村子宽敞之处,两人步行上山。

从山脚开始,陈永贵拿着金属探测器来回奔走,见到石头左挑右选,韩少宁也不多说,默默跟在身后,两人爬到山顶,大汗淋漓。

二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息,尽情享受田野风光。

“三哥,感觉咋样?”韩少宁心里依然有些紧张。

“矿石绝对没有问题,储量应该也可以,开采难度也不大,目前看来前景不错。”陈永贵乐呵呵的说道。

“现在开采,到年底能挣多少钱?”这才是韩少宁最关心的问题。

“如果一切顺利没有差错的话,挣个十万二十万应该不成问题。”陈永贵说话底气十足,十分自信。

“那……那我们合伙如何?”韩少宁双眼冒蓝光,而内心十分胆怯,恐怕陈永贵不同意。

“可以!资金、机器设备我出,你只要出人出力就行了。我们五五分成,你看行吗?”陈永贵热情十足。

他以为这山就是韩少宁自己家的,韩少宁当然有开采权。

“好!”韩少宁犹豫了一下,但转瞬点头同意。

哥俩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两人分手前约定,陈永贵回家找钱修路,韩少宁找劳力搬运开采,三天之后正式破土动工。

只要小丽同意,陈永贵方面就万事大吉了,如今韩少宁的脑袋可大了!因为山是苏有为的,不是自家的!如果苏有为不同意,所有的梦醒和期盼都将是镜花水月。

有钱赚大家花本来是件好事,况且苏有为和韩瑞丰是亲家,但他心里真的没底,主要是苏有为为人实在古怪!

韩少宁知道自己和苏家关系紧张,能不能取得苏有为的支持,他心里实在没底,但他还是想放手一搏。

从围山转山顶到山下,他就开始想办法,脑袋里至少装着五种方案。

中午,他跑回镇上,在小饭馆吃了碗肉丝面,就回到了烧饼铺,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后,在镇上买了两瓶好酒和四样小菜,还有些小玩耍,看到日已偏西,就搭上班车回到了韩家庄。他径直来到大哥家,韩少安正放饭桌子,准备吃饭。

韩少宁挨个问好,把小玩耍都给了大侄子韩家宝。

“少宁回来了!没吃饭吧,正好我们也没有吃呢!”苏若水笑着说道。

韩少安直直的盯着韩少宁,一句话也没有说。

韩瑞丰见到儿子,挺高兴:“回来了,正好陪我喝点。”

“爸,你脚好点了吗?”韩少宁转身说道,“嫂子,我买了点小菜,你给拿两盘子。”

“恢复差不多了,就是下地走路还有点吃力,我早想回老房子,可他们俩就是不让走,说啥时候能跑了再说。”韩瑞丰说完,逗得大家哈哈直笑。

不大一会,苏若水端上了四盘,花生米、香肠、猪头肉、什锦菜。加上炒鸡蛋,酸菜粉,也摆了一小桌子。

韩瑞丰看着桌上的菜,笑着说道:“看你买这菜,感情回家是找我来喝酒的。”

“正好今个也没啥事,就想回来看看你,顺便喝点小酒聊聊天。”韩少宁打开了酒瓶,一边倒酒,一边说道。

“难得!”韩瑞丰干了一盅,“这酒不错,口感比二锅头柔和,要是有后劲就更好了。”

韩少安不时低头吃肉,不时抬头看看兄弟。

“最近烧饼卖的咋样?”大嫂苏若水一边喂家宝吃饭,一边问道。

“还……还可以!”韩少宁讪讪回道。

他本来瞎掰不眨眼,但不知为什么,在老爸和大嫂面前,撒起谎来老是吞吞吐吐。

“那就好!”苏若水看了一眼韩少宁,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桌上,韩少宁表现十分殷勤,不停给韩瑞丰夹肉,倒酒。

每人六盅过后,酒劲上头,爷俩面红耳赤。此时,苏若水和韩少安都放下了碗筷。

“儿子,你跟爸说实话,买来好酒好菜,是不是找爸有事?”韩瑞丰端起了酒盅,又放了下去,笑呵呵的看着二儿子。

“爸,没事,我就是回来瞧瞧你!”韩少宁仰脖干了。

“真的没事?”韩瑞丰皱起眉头问道。

韩少宁也不说话,而是看了大哥和大嫂一眼。

“桌子上没有外人,都是自家人,你有啥事你就直说吧!”韩瑞丰沉声说道。

“我不想卖烧饼了!”韩少宁鼓足勇气说道。

屋里人一片惊讶,都盯着韩少宁。

“好好的咋就不干了?那你想干啥?”韩瑞丰眉头紧锁,手里攥着酒盅。

“我大哥没有跟你们说吗?”韩少宁又干了一盅。

韩瑞丰和苏若水都盯着韩少安,显得十分吃惊。

“老二,我可啥也没说!你不让我说,我真的没说!”韩少安看着大家的眼神,十分不安的说道。

韩少宁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少安,到底咋回事?你有啥事瞒着我们。”韩瑞丰瞪着韩少安说道。

韩少宁看着大哥委屈的窘样,抬起头说道:“还是我说吧!”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侧耳倾听。

“烧饼铺生意是不错,每月都能赚点,但那都是辛辛苦苦攒来的小钱!就算生意再好,纵然干上十年八年,也未必能买辆小轿车!干那种小买卖,吃不饱饿不死,将来一点出息都没有!所以……”韩少宁没有敢再说下去,而是偷偷看了一眼老爸韩瑞丰。

韩瑞丰慢慢端起酒盅,一点一点将酒咽下,然后放下酒盅,痴痴看着儿子韩少宁。那眼神十分复杂,似乎有欣赏,也有无奈,或许还有鄙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