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墙根儿】

车祸美女住进来的第三天,她所在的公司老总带领公司一班人前来慰问。

老总和带来的人开着一水的豪车来医院慰问探视,那声势大得不得了,光豪车就停了满满一停车场。

来了先致歉说“来晚了”,若不是公司事务繁忙,昨天就该来。

他殷勤的样子让人感觉他是副总,而车祸美女好像是老总似的。

他们所在的公司是江海市一家大型股份制骨干企业,财大气粗自不必说,它的老总和副总堪称名人,立刻有人叫出了他们的名字,老总叫何方亮,他来看望的副总叫依琳娜。

医院里有知情者说:这位叫何方亮的老总,当年曾经是那位依副总的追求者,只是依副总当年不开眼嫁给了别人,两人才没有走到一起去。

何方亮一到医院就貌似豪掷千金的样子,吩咐往车祸美女的治疗账户里打入一笔不菲的治疗费用,向院方提出为车祸美女换病房,非VIP病房不住。

最吸睛的是,何方亮随身带来一辆豪车给依琳娜,他听说依琳娜的座驾在车祸中被烧毁,毫不犹豫地从公司库存中拨出一辆。

那辆车好生了得,是一辆全球限量版"奔驰SLR-4",据说一年才生产五百辆,有的年份还达不到这个数目。

比起上一辆来,这一辆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一辆是宝马M5,总共不到二百万,这一辆三百多万,整整高出一百多万哩。

这人在病床上躺着还没起来呢,豪车就给送到床前来了,这一举动令所有医务人员和患者瞠目结舌,包括莫非和周小予在内。

......

莫非的伤不重,只是轻微脑震荡,送进医院时昏迷,第二天早晨就苏醒了,经查,身体各项指标均正常,并无大碍。

又过了一天,莫非就能下床活动了。

周小予晓得莫非的伤情并无大碍,想着请他吃顿饭,一则庆祝他车祸有惊无险,二来为他美国归来接风。

为莫非接风,是周小予早就有的计划。

周小予与莫非有好多话要说,莫非出国考察学习,一走就是三个月。

这三个月里,虽说也互通电话信件,但莫非明显表现不积极,令周小予很是郁闷和不爽。

早在莫非快回来时,周小予就眼巴巴盼着去机场接他,可莫非没把自己的归期告诉周小予,害得周小予拉着架子想接机接风却没有接成。

周小予请莫非吃饭还有一个目的,她心里有个坎儿总也过不去,那就是车祸美女到底是谁?她跟莫非到底是什么关系?

上次晨检查房时,周小予问过莫非,但莫非心里面有鬼,没有回答她。

莫非晓得自己还欠周小予一个回答。

上次没有正面回答周小予,是因为莫非想给自己留一点余地,想想如何为他和车祸美女之间的关系来一个无害化定义,然后把重新定义的关系告诉给周小予。

周小予想在酒店办接风宴,把陶如佳一并请来,风风光光给莫非接风,可莫非不答应,理由是还在住院疗伤,出去吃喝不合适。

周小予于是决定,把外卖叫到医院来,在办公室简单宴请莫非,也不请陶如佳了,跟莫非聊别后境况,顺便把“车祸美女跟莫非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搞搞清楚。

周小予计划把活动安排在周末晚上,她正好值班,那时医生们都已下班,人去室空,正好可以搞一下私人派对。

可就在活动即将举行的时候,她听到了风言风语,同科室的医生在闲聊时说,出车祸住进医院的这对男女是一对夫妻,莫非是车祸美女的老公。

医生们不晓得周小予与莫非的特殊关系,因而闲聊时也不背她。

持这种看法的属于与车祸美女相熟的人,因为莫非与车祸美女的老公长得相像,便把莫非误认为是她的老公了。

周小予却不晓得其中原委,心中诧异。

“莫非什么时候成了别人的老公了?去美国前还是光棍一枚,美国归来就把终身大事给解决了,这也太神速太诡异了!”周小予心下想。

立刻,有医生接上面的话茬道,这一对车祸男女根本不是什么夫妻,不过就是男的与女的的老公长得相像罢了。

持这种观点的人对事情的了解更加透彻,简直到了洞若观火的地步。在车祸美女还被蒙在鼓里的情况下,就有人洞悉,与车祸美女出双入对的那个人不是她的老公,而是另有其人。

这话随便说说可以,却不可以向车祸美女泄露天机,原因很简单,谁也不愿成为说皇帝没穿衣服的那个“无知”孩子。

本来,坊间戳穿这个秘密倒也没什么不可,可偏偏戳穿者加以演绎,添枝加叶添油加醋,说什么既然不是夫妻,老黏在一起一定有问题。

“一定是因为相貌相像而在一起乱搞男女关系,以为可以借此瞒天过海不易被人察觉。”知情者加以演绎道。

被称作车祸美女的这个女人是个十足的美人儿,种种迹象表明,她很有钱。

有钱的漂亮女人具有名人效应,她出了事儿,引起各方纷纭猜测也就不足为奇了。

周小予被这纷纭的猜测搞蒙了,她辨不清各家说法的真伪,也不晓得莫非在车祸美女的生活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

同事们的纷纭猜测刺激了周小予想要把问题搞清楚的欲望,她决定尽快把举办party的决定告诉给莫非,尽早弄清楚这一切。

她心怀忐忑的来到莫非的病房。

发现莫非不在病房,同室的病友说他可能到楼外绿地上去遛弯了。

周小予接着到了外面,左找右找也找不到莫非。

她想,莫非刚住进来,人生地不熟,会到哪里去呢?哦,对了,一定是到车祸美女那儿去了,听说车祸美女苏醒了,莫非一定是到她那里去了。

她一刻不停地径直往依琳娜的VIP病房去了。

依琳娜的VIP是虚掩着的,透过窗玻璃,周小予清楚地看到,莫非正在依琳娜的床边守着,此外再无他人。

这是自住进医院以来莫非第一次来看依琳娜,不期让周小予给堵着了。

车祸前莫非躲依琳娜,是怕被依琳娜拉回家同榻而眠同床共枕,他想乱性总是不道德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

而现在不存在被依琳娜拉上床的可能了,他可以大着胆子去看望依琳娜,向她表达好感,向她传送爱意,同时送去他的关怀。

其实,他还是很喜欢依琳娜的,依琳娜正好是他喜欢的美女类型,这种喜欢甚至超越了处男不该娶已婚女人的世俗偏见。

周小予想,还是不要进去的好,否则非吵起来不可。她想,站在门口听听墙根儿也是好的,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听墙根儿”是北方的一句俗语,用来指蹲在洞房窗下听新婚夫妇说悄悄话的行为。

周小予屏住呼吸,凝神静气听里面讲话。

“你醒了,”莫非轻声问候道,“你还好吗?”

“我不要紧,我担心的是你,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受了伤。”少妇蛮内疚的,向莫非致歉道。

“说哪里话,你的伤比我的重呀,我不要紧,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莫非很怜惜依琳娜,说道,“你的伤怎么样了?要紧吗?”他温情的问道。

“哦,不要紧,你看我没毁容,脑子也蛮灵光的,跟以前一样,并无大碍。”少妇温情相告道,“只是左小腿骨折,是车撞到隔离墩后挤压造成的,医生说三天后手术,主刀医生是那个叫周小予的大夫,听说她是全院青年骨干医生,医学博士。”少妇乐观地说。

“疼吗?”莫非忽然生出一种相惜之情,好像少妇真是他媳妇儿似的。

“不疼。”

少妇一面回答,一面摇头道,甚而至于喉咙发痒,鼻子酸酸,她动真情了。

“......老公,经过这一次车祸,我明白了许多道理,要是车祸失控,你我遭遇不测,今生我们还没有真正爱过就撒手人寰了。”

很明显,屋里的一男一女在互诉衷肠,那女的在向莫非倾诉,在向莫非表白。

“什么?老公?她怎么会叫莫非老公,难道是我听错了不成?莫非怎么会是她老公?”周小予大出意外,竖起耳朵要听个明白。

她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任何声响,怕里面的人发觉自己在听墙根。

“老天不让我们死,给了我们好好相爱的第二次生命,我们不要辜负上天的安排,一定要厚爱彼此。老公,不要再说你不是我老公了,请不要再离开我,我们生不同时,死要同穴。”

看得出,依琳娜很痴情,貌似一副没有情毋宁死的样子。

周小予听清了,“我没听错,又叫了一声老公,千真万确啊!真看不出莫非找女人神速啊,赴美前光棍一条,一条光棍,从美国回来终身大事就OK了。”她心下想,“问题是他什么时候与这个女人结婚的呀,三个月的时间够解决婚姻大事的吗?什么时候摇身一变,变出一个美妇当媳妇儿的呀。”她简直懵掉了。

她不敢在依琳娜的病房前逗留,生怕被莫非出来撞上,她悄悄地溜回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