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踩三只船】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周小予气愤加纳闷儿,剧烈的踹着气,胸前一鼓一鼓的,像是要把丰满的胸部给撑破似的。

“这小子也太不安分了,三个月不见长能耐了,又增加了除陶如佳和我以外的第四者。”她胡思乱想道,“如果他泡陶如佳我还没意见,毕竟人家先认识莫非的,我还是经她介绍认识他的呢,可他把我们俩都抛弃了,抛弃两个旧爱,另结新欢,真他妈的有点儿不仗义,有点儿反常,莫非原本不这样啊!”周小予疑问连连。

由于对莫非有气,她连过去那个亲切的称呼“菲戈”都不叫了,而是直接改成了“这小子”。

他要找莫非去问问,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有脚踩三只船的吗?

原先她对与陶如佳一个人竞争莫非还信心十足,现在又冒出个车祸美女,情况相当复杂,而莫非对车祸美女情有独钟,总往她那儿跑,周小予一时感到亚历山大,失去了先前志在必得的信心了。

周小予临时改变主意,她没回办公室,而是直奔莫非的病房而去,她要让莫非的同室病友转告莫非,要他回来后去趟医生办公室,就说她周小予找他,有话跟他说。

她晓得大病房人多,不是谈私密事情的地方。

“莫非,你给我说清楚,那女人一口一个老公的管你叫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娶的那个女人?难道她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当莫非出现在医生办公室的那一刻,周小予暴怒了,一顿猛轰,尖利的声音难掩醋意翻滚。

最诡异的是,医生办公室并非只有周小予一个人在,另有在场的医生被周小予不计影响的大声指责惊呆了。

这是周小予第一次将她与莫非的矛盾暴露在同事面前,同事也头一次晓得了她与莫非的关系。

“怎么?你偷听我们谈话!”莫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道。

这一句基本上是等于承认自己与少妇有私情,聪明的周小予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偷听别人谈话不道德吧?”莫非说,“你怎么还有听墙根的毛病?”他奚落道。

“我要是他妈的没这个毛病,还像傻子一样蒙在鼓里呢,我都被你卖了,还在帮你数钱呢。”周小予毫不相让。

“此话怎讲?”

“你明里跟我谈恋爱,可暗里却跟别人结婚了,你说我是不是被你出卖了?你想纳妾吗?对不起,不是那个时代了。”

“谁跟你谈恋爱了?我答应你了吗?”

“你不跟我谈恋爱,那干嘛老跟我在一起?”

两人唇枪舌剑,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互不相让。

几个同事见两人互不相让,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基本没辙,于是避而远之,免得更大尴尬。

“你别没良心,跟你在一起那是为了帮你补习外语,不跟你在一起怎么帮你补习外语?”

“那你跟我一起看球赛,接受我宴请,跟我一起吃饭,也是补习外语吗?那个怎么解释?”

“我接受你宴请是给你面子,刚一开始我是不要去的,但架不住你软磨硬缠,还记得不?”

周小予说一句,莫非攮刺她一句,基本上不给周小予留余地,说得她哑口无言,张口结舌,直接无语。

既然撕破脸皮,莫非也就不怕把话说绝了。

周小予没料到莫非这么不给他面子,感觉很受伤,很过不去。

以往两人从来没红过脸,相处得还是蛮融洽的。

在周小予的印象里,莫非是个随和大度的男人,从不跟她斤斤计较,那么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在周小予指出莫非错误的时候,莫非应该汗颜,应该请求周小予宽恕。

本来嘛,发生这么大个错误,没什么可狡辩的。

而事实恰恰相反,莫非强词夺理,这让周小予感到很没面子。

“好你个莫非,我怎么就没看透你!”周小予气得脸通红,冷不丁冒出一句。

这一句过后,莫非没有马上顶过去,算是稍稍缓解了紧张气氛。

“就算你没跟我谈恋爱,但作为朋友,你结婚就没有告知朋友的义务吗?不告诉我,你还不告诉陶如佳吗?她可是你多年的朋友啊。”周小予怯生生道。

这一句很中肯,说得莫非基本没了脾气。

“告知什么呀告知,我们没结婚,告诉你什么呀!”莫非气哼哼道。

“就是没结婚,关系也不一般呀,都叫上老公了,结婚还不是迟早的事啊,我自认为与你关系不错,是你的女朋友,都没叫过你一声老公。”

周小予明显口气变软,但话里的醋意可是一点没减轻。

“迟早什么迟早,我跟她根本不是那种关系,我在陪她演戏。”莫非冷冷地抛过一句。

“演戏?骗谁呢?”周小予哼了一声,“别假戏真做了就行。”

“唉,”莫非叹了口气,“怎么跟你说呢,连我自己都糊涂着呢,我也不晓得怎么就稀里糊涂弄出个媳妇儿来。实话跟你说吧,媳妇儿不是真的,是为了应付差事,我要是不配合她把戏演下去,她就寻死觅活不想活了,没办法。”

“这么说你还挺大度的,高尚加大度,你是活雷锋啊。”周小予话里有话,说话放屁掺沙子,连讽刺带打击的。

莫非懒得跟周小予细说。

“你这样说我也是糊涂。”周小予不满意莫非的解释。

周小予隐约觉得,事情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应该有更大的隐情。

“糊涂也没办法,等谜底完全解开后你自然就什么都知道了。”

“我要的是现在,以后知道管什么用?”周小予撅起了小美女的嘴,不满地说。

莫非不搭她的茬。

此刻,莫非重新开始梳理有点乱的四角关系,他把三位美女逐一往他的心灵天平上放,原来在没有依琳娜的时候,陶如佳与周小予,他更倾向于前者做他的恋人,现在有了车祸美女依琳娜,他觉得可以不管前面那两位美女了。

但如此一来,问题就来了,等依琳娜的真丈夫回来了怎么办?自己唯一的办法就是退出,如果继续纠缠,无异于自讨苦吃。

但是,如果找到依琳娜的丈夫,而她的丈夫变了心,那又另当别论了,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娶依琳娜,从法律和道德上,都不存在麻烦和障碍了。

他不晓得为何对一个有夫之妇情有独钟,而宁可置黄花闺女于不顾。

按理说,在陶如佳和周小予之间选一位最合适,成本低,无风险,属于正常的理智选择。

莫非偏反其道而行之,放着大姑娘不娶,非要娶小媳妇儿不可。

但爱情一旦来了,当事人一般是不考虑风险的,心怀爱情的人是没有理智的,唯一的考虑就是一往无前。

娶依琳娜是冒险之举,轻者被视为第三者,重了让依琳娜的丈夫怀恨在心,进而决斗,是要出人命的,奸情害人,古已有之。

“好了,不提那女人了。”不经意间莫非听周小予说,“你回来了,选个时间,把陶如佳找来,给你接个风。平时没事儿我们还在一起聚呢,你走了这么久,该给你好好接个风才是。”

周小予爱恋莫非,不想把关系搞僵,说句软乎话,与莫非言归于好。

此后几天里,莫非毫无收敛,一闲下来就往依琳娜的病房跑,而置周小予于不顾,这让周小予十分无奈。她想不出规劝和制止莫非的好办法,一时急得跟什么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