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鸿门宴】

由于上次听墙根儿与莫非大吵一架的缘故,周小予为莫非接风的计划一拖再拖。

周小予不甘心莫非投入依琳娜的怀抱,心想一定要把莫非从依琳娜的怀抱里夺过来,绝不能让莫非沦陷于已婚女人。

她想,自己和陶如佳这么多年了,都没得到莫非,而依琳娜一上手,莫非就跟着她跑。

“不能让依琳娜捷足先登,轻而易举就把这样一个花美男莫非给夺了去,不然就太没面子了,那样也太便宜依琳娜了。

其实,周小予跟陶如佳也存在着某种竞争关系,虽说陶如佳认识莫非在先,但周小予跟莫非的关系还是走在了前头。

现在眼看着半路杀出个依琳娜,这大好形势也将不保,她和陶如佳都没份了,莫非放着大姑娘不要,非要娶有夫之妇的依琳娜,这让周小予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周小予想,不能眼睁睁看着莫非沦陷于别的女人之手而不顾,必须尽力做最后一搏,抢回属于她的莫非。

周小予还是要请莫非吃饭。

莫非这样伤她,她还是打算请他吃饭,不为别的,就为了联合一个人,和那个人联手制止莫非与依琳娜的恋情。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陶如佳。

自从上次与莫非谈崩,周小予反思自己,觉得自己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操之过急,把莫非惹急了。

她想,陶如佳应该是个谈话高手,和陶如佳结成统一战线,共同对付莫非,对他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劝他放弃和有夫之妇谈情说爱,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如此一来,这顿饭的意味有点像鸿门宴,摆下酒席宴请莫非上钩,项羽的鸿门宴是要刘邦的命,周小予的鸿门宴是逼莫非就范,酒席宴上必有一场惊心动魄的交锋。

打定主意,周小予给陶如佳拨电话,如此这般向陶如佳讲述莫非与依琳娜的风流韵事。

“给他讲讲吧,他就听你的。”一接通电话,周小予就迫不及待做起了工作,“莫非算是鬼迷心窍了,也不知从哪搞到一个小娘们,那小娘们儿是有夫之妇,两人形影不离,成天黏乎在一起,再这样下去的话,是要犯大错误的。”

陶如佳听罢周小予一席话,猜出周小予和莫非出现了感情危机,心下嘲笑道,不是跟我抢莫非的时候了?

“想当初,趁我介绍莫非给你补习外语的机会,你暗度陈仓,神不知鬼不觉把莫非据为己有,到后来反倒没我什么事儿了;可如今你又遇到跟你争槽抢食的了,真应了那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陶如佳直言不讳道。

陶如佳意识到,周小予费尽心机把莫非搞到手,如今莫非面临再一次易手的危险。她由此想到,莫非这个花美男可真是抢手得很哩,三易其手,如今到了一个有夫之妇手里。

周小予听后尴尬的笑笑,非常不好意思,但她必须听得进陶如佳的挖苦,因为现在她有求于陶汝佳。

挖苦归挖苦,陶如佳与周小予的闺蜜情是不能不顾的,她宁可让莫非情陷闺蜜周小予,也不愿让他沦陷于陌生的依琳娜,她的原则正好与慈禧太后老佛爷的相反,宁赠家奴,不予外鬼。

“我不知详情,你能不能跟我详细讲一讲?”陶如佳故意问道。

“怎么,你不知道!?”周小予吃惊道,“他新近挂了一个小娘们儿,前几天两人深夜驾车外出,出了车祸,我跟你说过的呀,让你为他请假。”

“我晓得车祸的事儿,但不晓得小娘们儿的事儿。”

“嗨,是一回事。”周小予不耐烦道,“那个小娘们儿拉着他深夜兜风,遇上飙车党,躲闪不及,一头撞上高速公路上的隔离墩,出了车祸。现在两人不仅不思悔改,而且变本加厉,成天黏糊在一起。他不能放着我们这两个大姑娘不要,非要一个有夫之妇不可吧?这也太诡异了!我们不能眼瞅着他犯错误不管。”

“怎么管?”

“劝他改弦更张,悬崖勒马呀。”周小予道,“再这么任他在错误道路上走下去的话,公司可能改变为他提职晋级的计划,他还有可能因此惹上杀身之祸。”她夸张道。

“杀身之祸!怎么会有杀身之祸?”陶如佳吃惊地问。

“你想啊,他搞人家有夫之妇,人家老公会善罢甘休吗?急眼了不是要找他决斗吗?想想普希金,不就是死在决斗的剑下吗?”周小予胡诌道。

周小予后一句话明显发生了作用,陶如佳虽说对莫非有意见,怪他与周小予打得火热,而把自己撂在一边,但一想到有可能发生的决斗,她又觉得人命关天为大,个人恩怨应先放到一边,朋友之情大于天嘛,于是勉强答应。

陶如佳要管这事儿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两个在别人看来光彩夺目的黄花闺女,莫非都看不上,却偏偏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这也太没面子了,不为蒸馒头,就为争口气,这事儿,陶如佳管定了。

“老地方,周末晚五点,不见不散。”周小予见陶如佳答应了,告诉她接风宴的时间和地点。

放下电话,周小予给莫非又拨了一个,告诉他周末晚五时为他庆贺车祸大难不死,同时为他美国归来接风。

“还是不要接风了吧,我在住院,出去吃喝不合适。”莫非回绝道。

“爱去不去,反正还有陶如佳,要是不去,你自己跟陶如佳说去。”周小予以退为进,激莫非道。

周小予料想莫非有可能不去,所以拉出陶如佳以壮声威。

周小予那口气貌似反正我告诉你了,爱去不去,你要是不去,得罪的可就是俩人,你看着办吧。

这一招果然奏效,莫非一听,勉强答应了。

周小予说的老地方,就是他们三个常聚会的“浪漫邂逅饮吧”,谈不上多高档,但气氛绝对温馨,场所绝对优雅,一向是小青年派对聚会的绝佳场所。

周五晚,“浪漫邂逅饮吧”,周小予和陶如佳先到,两人一到饮吧,就相约一致要了个单间儿。

往常她们在这里搞派对,为图热闹,往往在外面的公共区域搞,那里的好处是有舞场,可以和其他食客互动,喝高了“嗨”一把,最是快意和酣畅淋漓。

而今晚的任务不是吃饭跳舞,而是谈事情,所以当然要选一个隐秘空间了。

这样的聚会,过去他们三人经常有,周末,两位美女邀上莫非,老地方聚上一把,痛痛快快的大“嗨”一场,一男两女,男的俊,女的俏,全是未婚时代,着实引得周围食客羡慕不已。

三人都有些酒量,往往是先喝后舞,喝高了,下到舞池里,大秀其舞技,狠狠地嗨一把。

三人中舞技最好的要属周小予了,她跳舞基本是在表演,她身材好,面目清秀,跳舞时摆臀扭腰,煞是火辣,能看呆一干人。

两人见距离五点还有一刻钟呢,怪不得莫非迟到,于是商量起对策来了。

“为这事儿,我和莫非大吵了一架,莫非对我抵触很大,今晚我还是不开口讲话的好,否则莫非非吃了我不可。”周小予对陶如佳说。

“你不说话也不行,我一个人怎么劝得了他,再说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中间的位置给他留着,我们好左右夹击。”陶如佳道。

“那我们就一个扮红脸儿,一个扮黑脸儿,一唱一和,把莫非逼到墙角去,非让他认错不可。”周小予绝对是个人精子,什么事儿都能做到既保全自己又能达到目的。

周小予当然要扮那个唱红脸儿,而把得罪人的“黑脸儿”让给陶如佳来扮,陶如佳竟欣欣然同意了。

“他别不来?”等了一会儿,见五点已过,陶如佳不耐烦了,问道。

“他只是不愿来,但没说不来,再等等。”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莫非神情郁郁的来了。

“我说不要接风,偏要接风,我还在住院,从医院溜出来吃喝不合适。”他一进来就抱怨道。

“坐吧。”陶如佳若无其事道,“恐怕不是因为住院不合适的缘故,而是因为太忙了的缘故吧,天天去会美丽可人怎么会不忙?”

“说什么呢?”莫非不乐意道。

“听说你跟一个结了婚的有夫之妇黏黏糊糊、不明不白的,是吗?”陶如佳故意操着轻松的口吻问道。

莫非一听就急了,他不满地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周小予,这一眼让周小予晓得莫非知道她向陶如佳告状了。

“谁跟有夫之妇黏黏糊糊、不明不白了?你说话有点根据行不?”莫非有点儿不乐意了。

“要根据吗?她叫你老公就是根据,还要什么根据?难道只有捉奸在床才叫根据吗?”陶如佳反诘道。

莫非晓得,依琳娜叫他老公也是周小予传给陶如佳的,“这个快嘴丫头,怎么什么都跟陶如佳说。”他恶狠狠地又看了周小予一眼。

周小予耳闻他们的谈话心里起急,陶如佳的谈话基本没跳出吵架的套路,“这样谈下去是要蹈我前番与莫非谈话的覆辙啊,一开始就这么拧巴,下面的话没法儿说了。”她对陶如佳不讲究谈话艺术的做法暗暗捏了一把汗。

这时正好服务生来上菜,周小予忙张罗倒酒开席,希望缓和气氛,以利再战。

陶如佳也想缓和气氛,搜肠刮肚想些讨好莫非的话,忽然想起没去医院探望莫非的事,表示歉意和检讨道:“我这些日子忙得很,都没有去看你。省药监局向公司派出督察组,公司要我全程陪同,我忙着搞接待,忙死了。”

“我可不敢劳陶大美女去看我,担待不起啊!”莫非阴阳怪气道,“你们俩为我接风,就够给我面子的了,别污蔑我乱搞男女关系就好了。”

莫非的一席话,也是两位美女不爱听的。

“给你接风,听说你还不愿来呢,最近被谁勾去了,我们这两大美女已然不入你法眼了。”陶如佳并没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什么不妥,阴阳怪气说道,“你不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啊,怎么有了温柔可人,就把我们这些闺蜜给忘了呢?”

他们三人原来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无话不说,谁也不因说错一句话而恼怒和记恨,所以相互之间说话较随意。

但那是在没有利害冲突的情况下,如今三人之间出现了第四者,纯粹的友情被爱情给搞乱了阵脚,三个人再也不能相安无事了。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