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拿耗子】

会整整开了一上午,结束时,就到了午饭时间了,公司为参会人员安排了便宴,众人向食堂走去。

莫非一路走,一路寻思着,种种迹象表明,这个莫飞就应该是依琳娜的丈夫—名字叫莫飞,美国留学三年,与我长相酷似,妻子都识破不了,不是他又是谁呢?

会议室到食堂短短三五分钟的步行路程,莫非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活动。

“我曾经在心里向依琳娜承诺过,要为她找回丈夫,今天机会终于来了。”他庆幸道。

“我喜欢过依琳娜,曾私下里想,如果依琳娜找不回丈夫,或遭丈夫遗弃,我就娶她。”莫非心想,“可现在情况有变,这个莫飞出现了,他很有可能就是依琳娜归国不归家的丈夫啊,我该为他们牵这根线才是。当然了,这个莫飞很有可能变心了,不然他为什么不回家?”他顺着这个思路推理道。

走进食堂,莫非见陶如佳与莫飞坐一桌。

食堂的餐桌是大桌子,一桌能坐七八人,采用分餐制,用餐盘各取所需,由于下午还要上班,食堂不提供酒水。

莫飞与陶如佳这一桌已满,莫非在邻近的一张桌前坐下来。

他在想,如何跟莫飞搭讪,和他谈一谈,不谈怎么知道他是不是依琳娜的老公啊。

他想如果直接问莫飞是不是依琳娜的老公,那会很生硬,要是莫飞真的出轨,他会很反感这样的直接提问。

忽然他心生一计,计上心来,掏出一件东西看了看,然后戴在右手无名指上。

莫飞与陶如佳这一桌很快有人吃完饭,空出位子来了,陶如佳向莫非这边挥手喊,“到这边来一下,与你的孪生兄弟谈一谈吧。”她调侃着喊道。

莫非一看正好是个机会,可以和莫飞交流一下,于是端着没吃完饭的餐盘坐了过去。

莫非坐下,向莫飞点头致意,和他又握了遍手,两人方才在会上就致意了,只是一时还没来得及谈话。

当他坐下的时候,桌上剩余的人都纷纷说两个莫fei长得酷似,简直就是一个模子扒下来的一样。另有一些人纷纷附和着,都说这是闻所未闻的奇事。

陶如佳掏出手机,提议为他二人拍照,她让两人坐到一起,用自己的手机为他们拍了个二人合照。

陶如佳的提议和做法提醒了莫非,莫非忽然灵机一动,觉得拍个合照很有用处,他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陶如佳,要她为自己和莫飞拍个二人合照。

陶如娜照办了,举手之劳用莫非的手机为两个莫fei拍了一个合影,随手把手机递给莫非。

“刚入职公司,请多关照。”莫飞客气道。

“哪里,互相关照,今后还要仰仗你呦。”莫非收起陶如佳递过来的手机,同样客气道。

“你认为我们长相酷似、生日相同、名字谐音只是巧合那么简单吗?”莫飞出其不意问道。

莫非听了一怔,“我也这么想,你听说什么了吗?有没有听老一辈说过什么?”他不直接回答莫飞的问题,反问他道。

“没有,我只是猜测。”莫飞答道。

由于只是便宴,众人很快吃完饭,陆续离开了。

莫飞想要继续谈一谈的愿望较强烈,莫非也乐得陪他,到陶如佳走的时候,餐桌上只剩下他们两人了。

莫非故意把右手放到桌上,希望莫飞能够看到那个东西。

莫飞一眼瞅见莫非手上戴着镶金绿翡翠戒指,惊讶得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是的,方才莫非往无名指上戴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依琳娜“还”给他的戒指。

为了让莫飞能够看到这枚戒指,莫非故意把右手放到桌上,放在莫飞的眼皮子底下。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儿?怎么到了你的手上?”他惊讶的问道,“它在我老婆的手上才对,怎么跑到你的手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非看了一眼戒指,心想这一招果然灵验,“怎么,你认得这枚戒指?”他不露声色问道。

莫飞扳过莫非的手,仔细端详那枚戒指,当他看到戒指上个性化定制的“娜娜,嫁给我”六个字的时候,他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是我送给我老婆的定情礼物,我怎么会不认得?怎么在你这儿?”他又问了一遍。

“你老婆叫什么名字?”莫非不动声色问道。

“叫依琳娜。”

“哦,叫依琳娜就对了,果然是依琳娜的老公。”莫非暗想,“你回来多久了,从美国?”他不回答莫飞的问话,而是问道。

“半个月了,怎么了?”

莫飞不晓得莫非问话的用意何在,完全被他设计了,实话实说道。

“半月了,半月了为什么都不回家一趟?你老婆在家等你等得好苦呦。”

“你怎么知道我没回家?”莫飞纳闷,惊问道。

“你想想,你的定情礼物都在我这儿,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有家不回呢?告诉你吧,你老婆出车祸了,刚做完手术,正在医院休养呢,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老公在身边。”

莫非说这番话的时候,明显带了点情绪,他是在为依琳娜抱打不平。

见莫非这么说,莫飞用异样的目光看莫非,那意思是说,我老婆什么事儿你都知道,我老婆的戒指在你手上,难道你与我老婆有一腿不成?

“听你这话,我老婆与你关系不一般啊,”莫飞阴阳怪气地说,语气里含有很大讽刺挖苦的意味,“我老婆出车祸我不在身边,想必你在她身边喽,是你在护理她呦。说说,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了?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是第三者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这个人啊?”

见莫飞起了逆反,莫非心中连连叫苦,后悔没有把握好谈话进度,本来挺有利的,现在反而变得被动,他担心后面的话没法儿谈了。

莫非避其锋芒,不搭他的那个茬,自说自话道,“抽空还是回家去一趟吧,外面的世面再大,也是要回家安身的。你一个人在外面优哉游哉的不要紧,家里的老婆可是要望眼欲穿的呀。”莫非阴阳怪气扔出一句。

两人初次交谈,气氛就有些紧张,几乎谈崩,话不投机半月多,再不走怕是要引起更大的不愉快,于是,莫非头也不回地走人了。

莫飞愣怔半天,忽然醒过神儿来,冲莫非的背影狂喊道:“用你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儿!你管我回家不回家!”

餐厅里,公司员工吃完饭都已走尽,只有几个杂工在收拾残局,她们听到的是莫飞声嘶力竭的吼叫,都侧目向这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