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找到你老公了

【找到你老公了】

走出公司餐厅,莫非像卸去千斤重担一般,心里别提多轻松了。

“总算替依琳娜找回了老公,我可以解脱了,今后不用再担心依琳娜与我同榻而眠同床共枕了。”

可是接下来,新的忧虑又袭上心来。

“莫飞回国半月不回家,一定是外面有人了,他担心回家依琳娜纠缠他,没了自由,就干脆来了个不照面。”

依琳娜还在医院里,莫非坚持把后半天班上完,傍晚回到医院探视依琳娜。

依琳娜也很感谢车祸,因为车祸后她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莫非。

车祸前,莫非处处躲着他,与他若即若离的,不时地还给她来个不辞而别。

车祸后,依琳娜发觉莫非真是大变样,对自己的关心已经上升为自觉行动了,不再像过去那样若即若离的,动辄还使个小性子,给她来个夜不归宿什么的,而这些变化都源于车祸。

原来的莫非被动,现在的莫非主动,原来的莫非木讷呆板,现在的莫非主动热情,原来的莫非只知退让,现在的莫非晓得主动关心人了,总之,发生在莫非身上的都是积极可喜的变化。

这不是车祸的功劳又是什么呢?

莫非在来的路上专门为依琳娜买来了她爱吃的牛奶泡芙,女人爱吃甜食,这莫非比谁都清楚。

依琳娜很高兴见到莫非。

“我的好老公,你还记得我爱吃牛奶泡芙这回事,这感觉可真是好啊!”依琳娜顾不得矜持,向莫非发出了女神嗲。

“娜娜,以后不要叫我老公了。”莫非道。

“为什么?”依琳娜刚把半块泡芙放在嘴里,还没来得及嚼,听到莫非的话,诧异地问道。

“因为我不是你老公,我找到你的真老公了。”

“又在说不是我老公,你想让我从航站楼顶上跳下去啊?这么久了,还在跟我开这样的玩笑。”依琳娜笑着嗔怪道。

“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那我去跳楼了哈。”依琳娜逗他道,说着摆出要走的架势。

“真的,我找到你真正的老公了,可以把你交还给他了。”莫非说。

“瞎说,什么真老公假老公的,你就是我的真老公。”依琳娜含情脉脉道。

莫非见依琳娜与自己打哈哈,不禁心下着急,忽然想起陶如佳为自己和莫飞拍的那张合照,掏出手机,从相册里搜到那张合照,递到依琳娜的手上,让她看。

“怎么是两个莫飞呀,呵呵呵,这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是谁呀?”依琳娜看那照片超级有趣,笑着问道,“是不是你用电脑技术合成的呀?呵呵呵。”

“别开玩笑了,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儿呢,这确实是你老公与我拍的合照啊。”

“呵呵,”依琳娜笑道,“你遇见了我老公,就是你遇见了你自己。你怎么遇见我老公的,是在梦里?”她仍不相信,打哈哈道。

“是这样的,你老公入职我们公司,被任命为新药研发中心主任,这是别人为我俩拍的合照,总算找到他了,可以给你一个交代了,我也可以和平地退出了,这回你总该相信我了吧。”

“入职你们公司?你真的不是我老公!你们是哪家公司?”依琳娜问道。

“博兴生物制药有限公司。”

“哦,这家公司我晓得,我们公司还与‘博兴’有合作呢,负责为‘博兴’的生产设备提供技术支持。”

依琳娜见莫非说得头头是道,忙把手机拿过来又看了一遍,接着看了一眼莫非,不解的嘟囔道:“那你是谁呢?你说你不是我老公,但为什么长得跟我老公一模一样啊?你怎么解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晓得我确实不是你老公。原本我们互相并不认识,我既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老公。”莫非见依琳娜发问,耐心地解释道,“就是机场的那次邂逅,让我们结了缘,为了帮你找到老公,我又认识了这个名字跟我谐音长相酷似的人。现在好了,我终于为你找到老公了,明天我就让他来见你。”

依琳娜见莫非如此说,不禁用异样的目光看莫非,好像忽然间莫非变陌生了,好像莫非忽然间变成了一头怪物了似的。

她回想着这近一个月的经历,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么说我与这个不是我丈夫的男人在一个屋檐下共同生活了一个多月,我有没有让他夺去贞操啊?”依琳娜心下想,“难怪他三番五次说他不是我老公,我还不信呢,难怪他三番五次与我不辞而别,他那是怕我拉他上床。怪不得他,是我不分青红皂白把他强拉回家的。哦,还好,他是个有分寸负责任的好男人,在我诱惑他上床的时候,他能够始终顶住压力,想尽办法逃脱,谢天谢地,老天没有让我遇到色狼。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他怎么长得跟我老公一模一样啊?名字还谐音,不然的话,也不能在机场叫我老公的时候,歪打正着刚好叫到了他的名字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儿吗?简直不可思议!”

依琳娜见莫非说得有点离奇,仍不能完全相信,半信半疑的。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也真够巧合的了,我老公为什么这个公司不去,那个公司不去,专入职你们公司。”

“其实说巧也不巧,我们是一家大型生物制药厂,你老公学的专业是生物制药工程,到我们公司求职正合适。”

“哦,可也是。”依琳娜似乎被说服了,应道,“他留学前在公司里是专攻医疗器械的业务员,赴美留学学的是医疗器械研发和西医药制剂研发,正对口啊!”

依琳娜低头沉思,心想,如果眼前这个男人不是我老公,那么我老公八成是投入别人的怀抱了。

“你说了一大堆,好像挺有道理,可怎么才能让我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呢?”依琳娜问道。

莫非略一沉思,从衣袋里掏出那枚戒指,“还记得这枚你‘送’给我的戒指吗?你当时说这是你老公送你的定情信物,你把它‘还’给我,让我时时刻刻看着它,就不会忘记你。我想你老公一定认识这枚戒指,这枚戒指就成为判定那个人是不是你老公的试金石了。我戴在手上让他看,果然把他的视线吸引过去了,问我他老婆的戒指为什么在我手上,难道这还不能说明这个人是你老公吗?”莫非道。

“嗯,这倒也是。”依琳娜若有所思道,“那么你怎么才能让我见上他一面?俗话说,耳听是虚,眼见为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