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你尽到心了,走吧

【你尽到心了,走吧】

莫非略一思索,道:“这个好办,这样吧,明天早上我们开车去一趟‘博兴制药厂’,我们在大门口候着,你老公八点钟以前准来上班,到时你看到一个长相与我一模一样的人,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了。”

“哦,这个办法不错。”依琳娜同意了。

第二天早上,依琳娜开车拉着莫非来到博兴制药厂,把车停在大门外,依琳娜摇下车窗,静候莫非说的那个人的到来。

果然,八时许,一个男子拎着公文包出现在公司大门口。

透过车窗,依琳娜清楚地看到一个长相与莫非酷似的男子走进公司大门。

依琳娜相信了,走进博兴制药厂的那个人才是她的老公,而眼前的这个人,不过就是与她的老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莫非把依琳娜送回医院,依琳娜似乎相信了,但心有不甘,很是纠结了一阵子。

这时,医生进到病房里通知依琳娜,她明天就可以出院了,但不能马上上班,伤筋动骨一百天嘛,需在家静养一段时间,直到痊愈。

“你来接我出院好吗?”待医生走后,依琳娜请求莫非道,“虽说你不是我老公,但我已经对你产生依赖感了,觉得有你在我身边心里就踏实。”

莫非心想,这样一个事业上的女强人,生活上却是一个典型的小女人,小鸟依人,需要人爱她疼她,需要人呵护她。

“让你老公来接你有多好!”莫非说,“找到你老公了,今后万事要依靠你老公,我们不宜再见面了,再见面让人说闲话。明天到公司我把你要出院的消息告诉你老公,正好让他来接你。”

“你觉得他真的会来吗?”依琳娜不信,反诘莫非道。

......

当晚,莫非回到他的独身宿舍歇息。

第二天一到班上,莫非就径直奔“新药研发中心”而去。

他不信说不动莫飞,他不信莫飞会不爱有着千种柔情万般风情的依琳娜。

莫飞也刚上班,这是他就任新药研发中心主任后的第一天上班,他准备先建立新药研发台账,然后逐步把自己从美国带回来的资料用于药品实验。

虽说是新药研发中心,可中心只有他一个主任,不曾有手下人,他等着公司为他配备人手呢。

“哦,一早起就遇见你,看来这一天注定要晦气喽。”

他见莫非推门而入,没好气的诅咒道,他还没忘昨天午饭时与莫非发生的龃龉。

莫非后悔昨天对他多有冒犯,抱定莫飞说什么都不与他一般见识得想法。即便他说出难听的话,也要听进去,不为别的,只为莫飞能回到依琳娜身边。

“跟你说件事,”不等莫飞让座,莫非先自坐下了,“你妻子依琳娜今天出院,她要你去接她。”莫非像什么也未发生一样,若无其事说道。

莫飞只管整理他的资料,不理莫非。

莫非又说了一遍。

“我要是不去呢?”莫飞抱定要跟他打一架的决心,态度冷冷的说道。

莫非一看莫飞极度不配合,为了说服他,不得不放下身段,谦卑地和他谈,谁让他昨天得罪人家了呢。

“有件事可能我不该问,你外面是不是有人了?”

“有人怎么了?跟你有关系吗?要你管!知道不该问还问。”

“我不是管你,我是想把你和依琳娜往一块撮合,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依琳娜等你等得够苦的了,她做梦都想着和你有团圆的那一天。”

“用你撮合,你算老几?慢说我没出轨,就是出轨了,用你教训我吗?我们团圆不团圆,说破大天也不用你管。自己什么烂人不知道,还偏要装救世主,什么玩意?!”

由于第一次谈话就没谈拢,双方没有互信基础,所以说谈拢的可能性极低。

话不投机半句多,二人的第二次谈话又是不欢而散。

下午,莫非请假到医院专程向依琳娜交代事情经过。

当他赶到医院的时候,伊琳娜的行装已由护工打好,正准备出院呢。

依琳娜给公司打电话了,不让公司来人接她,说亲友来接。

她望眼欲穿,希望她等待的那个人能够在最后一刻到来。

莫非出现在依琳娜面前时,依琳娜是躺在床上的,见到莫非出现的那一刻,她“忽”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你是哪个莫fei?”她惊问道。

正巧莫非是换了衣服来的,昨天穿一身儿西装,今天穿一件儿休闲装。

依琳娜以为来人是莫飞,因为昨天莫非说过,一定要让莫飞来接她。

“你是......”依琳娜指着莫非问道,“哪个莫fei?”她又问了一遍。

“对不起,我没能说服你老公来接你。”莫非愧疚地说。

“哦,你是莫非,不是莫飞。”依琳娜听了莫非的话,方才弄明白,“他为什么不来?”她嗫嚅着问道。

依琳娜明知她老公不会来接她,但还抱有一线希望,当听说莫飞真的不来时,她还是有些惆怅和沮丧。

依琳娜听不到莫非回答她,晓得莫非有难言之隐,不愿直说,立时躺倒在床上,闷声哭了起来。

“我怎么命这么苦,在身边的不是我老公,是我老公的不屑于到我身边来,呜呜呜。”她一面哭,一面诉说着。

莫非见依琳娜哭的很伤心,内疚之情油然而生,暗骂自己无能,竟然不能动员莫飞来看依琳娜。

“别难过了,明天我一定动员他来看你,哪怕是我求他。”

“不要求他,夫妻情份是求不来的,他八成是变心了。他若有情,会不请自到的,无情请他也是枉然。”依琳娜道,“你走吧,你尽到心了,我给你添麻烦了,纠缠你一个多月,向你道歉,给你赔情。”依琳娜真诚道,难掩失落情绪。

见依琳娜催他走,他忽然心生不忍,呆立在床头,久久不愿离去。

“你结婚了吗?”依琳娜问他道。

“还没呢。”莫非乖乖的答道。

“那就更不能跟我在一起了,我是结过婚的人,跟我在一起会影响你的名誉,你有女朋友了吗?”他温情的问道。

“还没有呢。”莫非怯生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