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接她出院回家

【接她出院回家】

莫非坚持把依琳娜送回家,无论依琳娜怎样反对和拒绝都没用。

“我没能把你老公给动员来接你出院,内心愧疚,你就让我把你送回家吧,算作我对你的补偿。”莫非真诚道。

“噗,”依琳娜几乎笑出声来,“这个怎么会怪你?男人若是有外遇变了心,八头老牛都拉不回来,你一个人的力量,怎么会大得过八头老牛呢?”依琳娜调侃道。

依琳娜是乐观的,面对有可能被老公抛弃的厄运,仍然谈笑风生,不愧为淑女范儿,女神儿范。

但听得出,依琳娜故作轻松的外表下掩盖的是被丈夫抛弃的无奈和苦涩。

可能有人会问,像依琳娜这样淑女范儿和女神范儿十足的女人,男人会忍心抛弃吗?

是的,答案是肯定的,要不怎么有鬼迷心窍这句话呢?

古语有糟糠之妻不可弃,而现实生活中确实有文人雅士不弃糟糠的,与之相反,女神也有遭遗弃的,比如说汉代王昭君,就是被皇帝遗弃后远嫁匈奴的。

呵呵,不知这个比喻恰当不恰当。

莫非执意要送依琳娜,其实依琳娜本心是乐意让莫非送的,拒绝和推辞不过是出于客气罢了。

只有莫非的陪伴才能使依琳娜暂时忘记被丈夫抛弃的悲哀。

当莫非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依琳娜走出住院区的时候,那情形还是蛮温馨的。

一个坐在轮椅上,一个在后面推着,没人怀疑她们是一对恩爱无比的伉俪,无论是同病房的病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的不相干的人。

这一幕恰巧也被周小予看到了。

当莫非推着轮椅上的依琳娜走下医院门前的台阶时,与迎面而来的周小予不期而遇。

当周小予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她在先前的基础上又加深了一步印象,她认定是依琳娜这个有夫之妇施了魔法和法术什么的,勾引了她的莫非,莫非爱上有夫之妇纯属鬼迷心窍。

至此,周小予对依琳娜的了解算是完整了。

刚住进来的时候,周小予是不认识依琳娜的,后来她见依琳娜的谱摆得很大,公司上下有不少人来探望她,甚至公司高层也来了,还给她送来豪车,她好奇地打听依琳娜的来历,人家告诉她,这位外表略显文弱的女士是“长洲实业技术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主管技术的副总,姓依,叫依琳娜,她方才晓得。

不仅了解到这些,周小予还了解到,依琳娜是有夫之妇,不仅了解到依琳娜是有夫之妇,而且还了解到,依琳娜的婚姻发生了危机,正在闹婚变呢。

周小予据此断定莫非一定是爱慕虚荣,想插足依琳娜的婚姻,爱上了依琳娜这个有夫之妇,爱上了她的金钱和地位。

周小予由此判断,莫非做了可耻的第三者。

“周大夫,我出院了,向您道别。”依琳娜向周小予打招呼道。

周小予是依琳娜的主刀医生,周小予为她做的手术很成功,依琳娜还是很感激周小予的。

出于礼貌,周小予不得不应了一声,可是心里却别扭得很,看到依琳娜和莫非在一起,她就感觉万箭穿心。

周小予怒目圆睁,看着莫非和依琳娜,气愤得胸膛一起一伏的,要不是箍得紧,怕是那酥物就要滚出来了。

她无法谴责依琳娜,只好迁怒于莫非,把全部的怨气撒在莫非一个人身上。

“莫非,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她气哼哼对莫非说。

莫非推着轮椅上的依琳娜,刚走下最后一个台阶,就听到周小予以命令的口吻对他说。

莫非与依琳娜对视了一下,依琳娜用眼神示意莫非跟周小予去一趟,那意思是说,不去不好。

莫非听从依琳娜的劝告,将轮椅上的依琳娜独自一人撂在台阶下,跟着周小予去了她的办公室。

依琳娜想了想,猜出周小予找莫非是怎么回事了,莞尔一笑,转动轮椅的两个轱辘,只管向自己的车运动而去。

莫非尾随周小予到了她的办公室。

“莫非,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跟那个富婆去了,今天跟你说吧,有她没我,有我没他,你今天若是踏出这个门,我就不认识你,你今后就别来找我。”到了办公室,周小予气哼哼地下了最后通牒似的说道。

“你没见她腿上打着绷带呢,她行动不便,不送她回家怎么办?况且她还有很多东西物品需要搬运。”莫非据理力争道。

“送她有她老公,你跟着瞎搀合什么?你就不嫌寒碜!”周小予挖苦道。

“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老公变心了,不会来接她了。”

“呵呵,笑话。”周小予冷笑一声,“她老公变心了,正好由你来填补这个空白,你是铁了心要跟她走了是吗?”

“嗨,车轱辘话说过多少遍了,有意思吗?依琳娜还在台阶上等着呢,不要在这儿瞎耽误工夫了。”

“我和你处了两年,她一个眼神就把你给勾走了,她到底有什么魔力?你觉得娶个二婚头有意思吗?我告诉你,今天你若是敢走出这间屋子,以后我就不认识你,你就不要回来见我。”周小予气急败坏地喊道。

周小予气急眼了,失了淑女范儿,泼妇般地喊道。

莫非听了周小予的最后通牒,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背后留下周小予恶毒的叫骂声:“滚吧,走了你就不要回来,去找那小娘们儿去吧,去找你的二婚头去吧。”

莫非义无反顾的走了,去找依琳娜去了。

莫非前脚走,周小予不甘心,后脚凑到窗前,查看窗外莫非与依琳娜的动静。

方才莫非尾随周小予重新返回楼里,依琳娜依靠自己的力量勉强运动到自己的车前,但她腿上有伤,无法靠自己的力量上车,于是静候莫非回来。

莫非来到依琳娜身边,把她从轮椅搀扶到车上,搀扶她在驾驶位上坐下。

依琳娜身上有伤,行动迟缓,莫非谨小慎微地搀扶她上车。

依琳娜猜中莫非此去定会与周小予发生一场冲突,于是戚戚然说道:“你和周大夫正在谈恋爱呢吧?但愿我没有影响到你们的关系。”

“没有的事儿,我只听从心灵的召唤。”莫非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就送到这儿吧,回到周大夫身边去吧。”依琳娜劝说道。

“额?轰我走!”莫非吃惊道,“没人帮你,你都上不了车,我走了,到了家里,你怎么下车,怎么上楼?”

依琳娜一听也是,赶紧不做声了,乖乖的让莫非送她回家。

依琳娜刚要发动车子,莫非忽然想起病房里还有没拿出来的东西物品,于是急令依琳娜打住,往返楼里楼外好几个来回,为依琳娜拿东西取物品。

整个过程周小予在楼上看得一清二楚。

她见莫非屁颠屁颠不辞劳苦的为依琳娜服务,跑前跑后,跑上跑下的,气得要死。

她心中妒火腾腾,气急败坏,“啪”地一声摔窗离去。

周小予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她认定自己是在跟莫非谈恋爱,而莫非却不这么认为。

周小予气哼哼的,认定莫非是有新欢就忘旧爱的人,她把移情别恋、喜新厌旧、另觅新欢等好几顶大帽子隔窗统统向莫非砸了过去。

“辛苦了。”

依琳娜等莫非倒腾完东西,坐上副驾驶位子,心有感念,向他温情地道了一声辛苦,同时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瞥。

依琳娜手握方向盘,一踩油门儿,发动车子。

车子一路驶向依琳娜的家,沿途两人谁也不讲话,但内心却涌动着浓情厚意,依琳娜已经做不到专心致志开车了。

到家了,莫非提着大包小包,把依琳娜的东西倒腾上楼,依琳娜在车里等着。

倒腾完东西,莫非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歇歇吧,让你为我搬东西真是过意不去。”依琳娜客气道。

莫非不讲话,重在行动落实。

他把依琳娜搀下车,他想还是不进依琳娜的家门为好,依琳娜的老公找到了,他需要避嫌,再进她的家有点不合时宜,他以为还是避嫌不上楼为好。

莫非看着依琳娜的背影,想目送她上楼回家。

“你还会来吗?”依琳娜没有马上进楼,而是温情的问道。

一个多月的相处,让依琳娜对莫非产生了感情,要说不留恋那是假的。

特别是在基本断定老公出轨的情况下,她想多留住一些感情,疗伤她那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

“我现在已然成为弃妇了,人间真情对我来说所剩无几,我应该在有限范围内留住我的真情,而他就是我最想留住的那个人,当不了爱人,成为朋友也是好的呀。”她心下想。

“嗯,我会的。”莫非哽咽着点了点头,说出四个字来。

依琳娜拄着拐,亦步亦趋的向楼里走去,刚从病床上下来的她,行动显得有些迟缓,拖着一条伤腿有些趔趄的走着。

走了几步,显得吃力,回头看莫非,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忍心看我一个人上楼吗?

莫非在后面看到了,心下一惊,“走平地尚且如此,更别说上楼了。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伤者独自上楼?太不讲情理了。”如此想着,不禁走上前去帮忙搀扶。

依琳娜见他从后面上来,对他温情一笑。

莫非与她相视一笑,搀扶她向楼里走去。

莫非搀扶依琳娜上楼,走到家门的时候,依琳娜示意莫非钥匙在她的裤兜里,莫非到裤兜里去掏钥匙。

隔着薄薄一层裤兜,他摸到了依琳娜柔软的肌肤,那感觉很好,感觉很亲切,甚至内心起了冲动,怜香惜玉之情油然而生,要拥抱依琳娜。

依琳娜一动不动,静静地等着他拿钥匙开门,她瞪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莫非。

门打开了,莫非站着不动,让依琳娜进去。

“为什么不进?”依琳娜问道,“你要不进去就走吗?到家门口了。现在与过去有什么不同吗?你在我家连澡都洗过,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依琳娜为了让莫飞放松下来,说出了洗澡的敏感事儿。

莫非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走进了依琳娜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