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师岚】

莫飞说没外遇是鬼话,他把莫非与依琳娜说成是一对奸夫淫妇,而把自己摘得却很干净。

事实上,莫非就是因为外面有人才不回家与依琳娜团圆的。

莫飞是一个典型的外遇男人,并且这个外遇是在国外遇到的,可谓外遇到国外去了,外遇出国际水平,走向世界了。

与莫非大吵一顿,挨到下班,莫飞就去找他的相好的去了。

他的相好叫师岚,是他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

师岚是位音乐人,自费留学美国,家里为供她留学倾其所有。

师岚在芝加哥音乐学院主攻作曲和小提琴专业。

她是个很有魅力的小美女,高挑的个头,脑后梳条马尾辫,穿一双高跟鞋,顶起挺拔的身子,不笑不说话,很甜,很有魅力,站在芝加哥音乐学院演播大厅的舞台上,非常有音乐人的气质,能晃瞎一干听众,未来舞台影响潜力不可估量。

师岚是黄花闺女,为什么会委身于一个有妇之夫,解释这个问题还是那四个字—鬼迷心窍。

师岚在美国留学时就给国内发回了求职函,由于她的留学美国的牌子很亮,她被江海市交响乐团破格录取。

师岚家住外地,就为追随莫飞,她来到江海市,在江海市交响乐团做了一名首席小提琴手。

师岚在江北观澜小区的一座公寓里租了一个房间,莫飞有家不回,在与师岚租房的同一座公寓里也租了一间,两个房间相距不远,只有两个楼层之隔,这样来去方便。

不过,莫非嫌单独租房费用大,老想着与师岚同居,这样可以省去一个人的租房费用。

这两个人都属于刚毕业打天下的阶段,钱要算计着花,甚至有时一分钱要掰成两半,稍有算计不周之处,就会陷入拮据状态。

尤其是师岚,留学花去家里的所有积蓄,父母含辛茹苦,她必须尽快进入赚钱状态,贴补家用,孝敬年迈的父母。

她听说过“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想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的心情比任何人都迫切。

师岚也刚下班,在团里排练一天,一下班喊了一声累,直接就要睡觉。

她无心弄饭吃,脱去衣服,换上睡衣,这样睡着舒服,一头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大约睡了个把钟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她惊醒,她睁开惺忪睡眼,起身去开门。

门开了,莫非出现在门口。她料到了,这时候敲她门的,不是莫飞还能有谁呢?

她只身跟随莫飞来到江海市,刚入职市交响乐团,没有几个朋友。

师岚懒得和他打招呼,最近两人因为同居的事儿闹得不可开交。

她返回到房间,坐在仅有的一把椅子上,似乎还没醒过盹儿来,莫飞没处儿坐,坐到了师岚的床上。

师岚的出租屋并不大,仅够放一张双人床的,此外勉强可以放一张桌和一把椅子,要想再放一把椅子,恐怕就没有回身儿的地方了。

卫生间是公共的,不在室内,三个租户共用一间厨房,条件是够简陋的。

也有条件好的,但租金也贵啊。就这师岚都嫌贵,老想着换一个更便宜的。

“岚儿,”莫飞称呼道,“我老婆发现我回国了,她托人和我谈条件,我们是不是同居起来,这样就可以断了我老婆想和我再续前缘的念想了。”

同居的事儿他早已谈过,今天算是旧事重提。

“呸,”师岚骂了一句,“净想着占便宜,一点儿责任也不负,我怎么看上了你这么个渣男?!”

师岚不听则以,一听火冒三丈。

她指望莫飞一进屋就问她吃饭没有,然后请她去饭店吃饭,菜点好的,酒要贵的,吃完一推碗碟,掏出“毛爷爷”,往桌上一拍,抹抹嘴儿走人,没有做饭之操劳,亦无收拾碗筷之繁琐,那叫一个爽。

可没成想莫飞不请吃饭,却旧事重提同居之事,怎能不让师岚恼火。

相爱的人如果见天被金钱纠缠着,那他们就没好日子过了。

两人的关系如此分裂是后来的事儿,两人也曾经甜蜜过。

两人的感情得从头说起,那是在美国,在芝加哥,两人在旅美学界同乡会上结识了。

最先是师岚引起莫飞注意的,莫飞对这个个头高挑外表靓丽的女孩一见倾心,他晓得自己是有妇之夫,无权与人谈情说爱。

事情发生戏剧性转机,是在一个深秋的夜晚。

++++++++++++++++

“一个男人占女人便宜的最好办法,就是未婚和她同居。”师岚心下想,“吃饭男人等着女人买单太没面子,男人一般是做不出来的,那么未婚同居就是男人占女人便宜最直接最有效最冠冕堂皇的办法了。”

师岚想,原来你莫非是这么个东西,想做的事儿不答应你,你就磨叽没完,好,什么人什么办法对待,你有来言我有去语,你兵来,我将挡,纵然你有千条妙计,我有一定之规。

师岚从鼻孔里哼出一个字来,表示极大不屑,“赶快把婚离利索了再说,不离婚,结婚同居都免谈。姑奶奶我亏大发了,黄花闺女跟了你这个有妇之夫,还不知趣点儿,赶紧把婚离喽。”她给莫飞下了最后通牒。

“离婚急不得,我计划着从我老婆那搜刮一笔钱,好让我们的婚礼办得不至于寒酸,好让我们婚后的生活能宽裕些。”他是这样说服师岚的。

“搜刮钱财不耽误离婚,甭拿这个做借口敷衍我,拖延我。”师岚有点儿不乐意了。

“我若是急着离婚,法院会把我视为过错方,那么在财产分割上我就会吃亏,什么也不判给我。”莫飞解释道,“我只有拖着我老婆,等她被拖得不耐烦了,主动向我提出离婚,我就可以趁机敲诈她一下,弄过来几百万,我们好风风光光办婚礼,舒舒服服过日子。”

“你能弄出那么多?你老婆是财神爷呀?”师岚很吃惊。

“我老婆是公司高管,挣年薪,一年好几百万呢。”

“额,”师岚吃惊道,“有这么个财神爷的老婆,你怎么舍得离开她?算了,我们俩就此散了吧,就当没好过,免得你后悔。”师岚故意激他。

“说什么呢?你看我是为了钱而不顾感情的人吗?我爱你是不讲条件的,海枯石烂不变心,依琳娜就是再有钱,我也不稀罕,我认定你了。”他云山雾罩又是一顿蛊惑。

“切,少来这套,爱我就赶紧离婚,我不想做那不明不白的第三者。不离婚别说同居,就是继续处下去都别想了。”师岚亮出了底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