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你还会来看我吗

【你还会来看我吗】

莫非在试图说服莫飞时遭到抢白,大败而归。

这是她与莫飞的第三轮交锋,第一轮打了个平手,第二轮略占下风,第三轮完败而归,可以说是输得惨不忍睹。

本来他计划若是莫飞答应去见依琳娜,无论他们谈得如何,他都不准备再参与他们之间的事儿了,他要彻底从依琳娜的视线里消失,还他们夫妻俩自主处理纠纷的一个空间。

可是,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他没能说服莫飞回到依琳娜身边,不仅如此,莫飞也不愿与依琳娜离婚,似乎这盘僵局无法再走下去了。

莫非意识到,他已经深深卷入依琳娜和她老公的纠纷中去了,想要及早抽身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晚上,莫非回到依琳娜身边,向她交代与莫飞谈话的经过。

他很内疚,后悔与莫飞的谈话让他给谈砸了,好像莫飞不回到依琳娜的身边是他的责任似的。

依琳娜正在梳妆打扮,她晓得莫非要来。

近来不知怎么地,他总想以清新靓丽的形象出现在莫非面前。

他想,这也许是能留住莫非的一个办法了,让莫非做自己的知己,与他一生一世做好朋友。

不能做他的红颜知己,做他的蓝颜知己也行啊,所谓蓝颜知己就是无性密友。

她晓得与莫非发展两性关系、成就一桩美满姻缘好像是不可能的了,因为自己是结过婚的女人,而莫非还是个处男,无论从哪个方面论,莫非的条件都很优越,一般情况下,不会有小伙儿爱上少妇的情况发生。

听完莫非的描述,依琳娜叹了口气,后悔道:“没想到他恶人先告状,让你为我受委屈了,我怎么就没料到他会有这一手,是我考虑不周,给他送去了一个把柄和口实,让他以此为要挟抹黑我们俩。”

依琳娜意识到,与莫飞缠斗,自己远不是他的对手。

依琳娜是个大事上有主见有能力的人,遇事该出头则出头,能隐忍则隐忍,至于鸡鸣狗盗之事,鸡零狗碎之事,背后算计人使绊子,她是向来不在行的。

“他既不想回到你身边,也不提离婚之事,他究竟想干什么?”莫非心下疑惑,问依琳娜道。

“他是想让我开这个口,先提出离婚,他好趁机向我敲诈一笔钱,好与他的新相好喜结良缘过日子。”依琳娜道,“我与他做了三年的夫妻,他的鬼心思我最清楚。”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莫非叹道,“好一个歹毒之人!不过协议离婚他不是也可以得到一笔财产吗?”

“哼,他怎么好意思?家里的钱都是我一个人挣下的,他头些年走背点儿,一个大子儿不挣,后来转运了,可也没挣什么钱就去美国留学了,留学的费用还是我出的呢。协议离婚他不好意思提出更多财产主张,就用拖我的办法指望我先提出离婚,他好借机敲我的竹杠,多分得一些财产,狼子野心,休想逃过我的眼睛。”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莫非问。

“我偏不给他,他拖我,我也拖他,看谁能拖得过谁?他的小老婆一定催他离婚呢,我拖得起,他未必拖得起。”依琳娜有些气愤,愤愤的说,“我偏不让他的阴谋得逞!”

莫非无言以对,他晓得,以他的身份而言,应该没有资格参与依琳娜关于如何对付莫飞的讨论。

他不能说应该拖莫飞还是不应该拖莫飞的话,因为到目前为止,他仍然是个局外人。

如果他参与到这个讨论中来,那么就真应了莫飞的那句话了—勾结依琳娜,算计莫飞,西门庆与潘金莲,一对奸夫淫妇。

他不想过早地卷入依琳娜与莫飞的情感冲突中去,他想保持一个局外人的中立地位。

莫非起身告辞要走。

“你还会再来看我吗?”依琳娜温情地问道,“我感到孤独,感到无助,感到绝望,我害怕,害怕莫飞有朝一日会来逼我。”

“我会的,我会来看你的,我们是朋友嘛。”莫非答应依琳娜的请求道,“请放宽心,他不会那样做的,因为那样做是触犯法律的,对他也没好处。”

莫非晓得,除了几句苍白无力的劝慰话儿,他基本不能做什么。

......

莫飞本来想以不见面的方式要挟依琳娜,让依琳娜开口找他解决离婚问题,到时他好向依琳娜要挟个大价钱。

但他的相好师岚不想不明不白的跟着莫飞,要他从速离婚,既要离婚快,又要要个大价钱,争取更大“权益”,那情形好像是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这个权益是打引号的,出轨男人有什么权益可言,第三者怎配侵占原配的财产?如果配的话,那不是强盗逻辑吗?看谁家的钱多,可以入室抢劫了?

莫飞无奈,晓得师岚的意思就是圣旨,不敢拖着不办。

他想出个折中方案,向依琳娜提出协议离婚,向她主张三百万的财产分割权。

三百万?狮子大开口吗?背叛家庭的人怎配得到巨额财产分割?

先不要大惊小怪,原本莫飞要主张五百万的财产分割权,只是急于达到离婚的目的,才把价码降到三百万的,这叫退而求其次。

他不好意思直接找依琳娜谈价钱,怕遭到痛斥,他就是明知自己猥琐也偏要做猥琐事情的那么一个人。

无疑他想到了莫非,他想叫莫非做中间人,把话儿传过去。

他与莫非进行了三场论战,最后以撕破脸皮告终,怎么好意思有事找人家?

犹豫不决中不觉过去半个多月,两人工作中互有接触,缓和了先前紧张的关系。

新药研发中心与质检中心是“博兴”制药公司两个互有工作交集最多的部门,新药投放市场前首先要过内部质检关,然后才能向药监局报批,最后推向市场。如果连内部检测这一关都过不了,还谈何报批和投放市场呢?

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尽早与依琳娜结束婚姻关系,莫飞横下一条心,决定厚着脸皮去求莫非做一次中间人。

这几日,莫非忙于组建质检中心不可开交,他暂时忘记了依琳娜,忘记了与她闹纠纷的丈夫莫飞,也好多日不与依琳娜来往了。

“邦邦邦。”质检中心实验室的大门上响起了敲门声。

莫非正在里面为药品做定性分析。

未成立质检中心时,公司的质检工作是分散进行各自为政的,每个车间都配有质检员,质量检查技术含量低,无仪器或少有仪器,以手动为主。

成立质检中心,情况好了些,质检工作归入统一科室进行,改变了先前质检工作多头并举标准不一的弊病。

莫非想,质检中心是公共之地,还从来没有来人敲门的,会是谁呢?

随着“进来”的招呼声响起,莫飞出现在门口。

“呵呵,”莫非尴尬的笑笑,“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的事儿言语不周,多有得罪,请多包涵。”他对上次之事先做了检讨,“今天有一事相求,想托你转告依琳娜,我想和她谈谈,不知她愿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

他显得很谦卑,他信奉那句话,叫做大丈夫能屈能伸,该硬时则硬,该软时则软。

莫非见他主动来讲和,也不小气,请他坐下。

莫非想,今后工作方面还要开展合作,搞得太僵没什么好处,再说伊琳娜的事儿,今后自己要充当和事佬,与一方搞得太僵,怎么说和?

莫飞为什么不直接给伊琳娜打电话,提出和她谈?原因是莫飞没那个脸,没那个勇气,他怕遭依琳娜痛斥。

而托中间人给传个话就好多了,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都不会担心遭依琳娜痛斥,不答应再想别的办法,或者是继续拖。

说实在的,在他与依琳娜短短几年的婚姻生活中,他莫飞一千个对不住依琳娜,一万个对不起依琳娜。

要想了解莫飞与依琳娜之间的恩怨情仇,就需了解他们婚姻的前世今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