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婚姻的前世今生

【婚姻的前世今生】

最初,莫飞疯狂追求依琳娜,男人追求女人所采用的经典桥段他差不多都用上了,甜言蜜语说尽,殷勤讨好做绝,就差给依琳娜跪下了。

那时,依琳娜的爷爷经营一家小型技术服务公司,莫飞是其属下的一名业务员。

莫飞仗着会来事儿腿儿勤快深得依琳娜爷爷的器重,常往依琳娜爷爷的办公室跑,隔三差五也去家里一趟,就这样,与去爷爷家的依琳娜相识。

其时,依琳娜正在上大三,芳龄二八,情窦初开,长得清新脱俗,漂亮异常,莫飞一眼就相中了。

起初依琳娜对莫飞并不正眼相看,对与他谈情说爱不屑一顾。

依琳娜的爷爷原本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总工程师,退休后发挥余热,创办“长洲技术研发服务有限公司”,就是“长洲实业技术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的前身。

一晃十几年的功夫过去了,因“长洲”的产品和技术服务适销对路,事业越做越大,十几年的功夫,就由一个小型企业发展成集团公司规模。

在公司做大做强的同时,依琳娜的爷爷与时俱进,改变家族式公司管理模式,把公司改制为股份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成立董事会,引进职业经理人,大刀阔斧改制公司。

等这一切做完,依琳娜的爷爷也老了,干不动了,看着自己创办的公司步入辉煌,老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

依琳娜的爷爷无力掌舵公司,依琳娜的父亲有病,况且不懂技术和管理,接班公司心有余而力不足。

依琳娜的爸爸是她爷爷的独生子,依琳娜没有叔叔大爷什么的,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管理层提出让依琳娜接班。

当时依琳娜才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虽说毕业于名牌大学,学了一身的本领,专业也对路,学的是企业管理和技术研发。

但爷爷不同意依琳娜接班,理由是依琳娜年轻,毫无经验,需要历练才能担起“长洲”这副重担。

依琳娜很理解爷爷,不争抢那个让人眼红的“长洲”掌门人的位置。

依琳娜的爷爷说服董事会,引进职业经理人,把企业管理完全交给市场和社会。

依琳娜没做成总经理,从最基层做起,入职公司做了一名技术推广业务员。

一年后,因业绩突出,又因爷爷的人脉关系——老爷子退休了,但影响力还在——依琳娜被提拔为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即部门主管,又过了一年,擢升为部门经理,紧接着升至主管技术开发的公司副总。

三年之间完成了三级跳,一时间好评如潮,坊间认为,“长洲”公司根本用不着到外面去招聘职业经理人,内部就有合适人选,依琳娜被看做是若干年后接班总经理的热门人选。

在企业改制过程中,莫飞的升迁之路走得并不顺利,可谓一路坎坷,因他学历低,不懂技术和管理,在屡次拔擢人才时惨遭淘汰。

他曾痛哭流涕求依琳娜的爷爷给说句话,可正直的老爷子觉得既然退下来了,就不要干涉公司管理层的决策,况且,依琳娜的爷爷也不看好莫飞,觉得他不足以胜任大事。

那种靠小聪明和腿脚勤快获取信任而赢得的实力,最终不能在企业改制和大发展来临时转化为继续发展的资本,莫飞一路败北而去。莫飞的升迁之路坎坷,可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他却如愿以偿,终于俘获依琳娜那颗芳心。

这就叫职场失意,情场得意。

莫飞一直未放弃对依琳娜的追求,这是他最终赢得依琳娜芳心的重要条件。

与莫飞同时追求依琳娜的还有被“长州公司”聘为职业经理人的何方亮,此外还有市场企划部的主管萧翰和公司副总工程师林航路。何方亮,32岁,身高一米七八,相貌气质上佳,留学美国,企业管理海归博士头衔。

何方亮的优势是长相俊朗,个头高大,性情温厚,办事练达,劣势是年龄有些大,比依琳娜大八岁。

莫飞的优势是最早追求依琳娜,与依琳娜的爷爷和家人关系良好,劣势是既没金钱,也无地位,十足的白丁一个。

但依琳娜并不稀罕金钱与地位,她要的是男人对她好,要的是男人的心。

依琳娜希望既没钱也没地位的莫飞能有一颗金子般的心,能够关心她体贴她,和她心心相印的走完人生的路。

依琳娜欣赏莫非帅气的外表和花言巧语的口才,女人被男人拿下多半是看到了他的几点长处。

依琳娜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遇到失意之人,她只会同情,绝不会瞧不起或落井下石的。

她见莫飞职场一再失意,反而动了恻隐之心,晓得莫飞那颗备受伤害的心需要抚慰。

依琳娜的善良和母性促使她来到莫飞身边,宽慰他,补偿他。

依琳娜在莫飞几番甜言蜜语的凌厉攻势下,终于答应了他的求爱。

总之,以何方亮为首的实力派在对依琳娜的爱情围剿之中大败而归,不起眼的草根莫飞大获全胜,一时间舆论哗然。

事实证明,既没钱也没地位的莫飞,也没有怜香惜玉之情,与依琳娜结婚仅两年,就背叛了当年的爱情誓言。

女人啊,你为什么总是被几句甜言蜜语所迷惑,看不穿男人口是心非的本性,难道你天生就是语言的俘虏吗?

莫飞乖乖地在他的业务员的职位上干了近十年,眼睁睁看着依琳娜由业务员、业务主管、部门经理一路升至公司副总,心里酸溜溜的。

他们在走过两年恋爱时光后,如愿以偿走进婚姻殿堂。

小业务员娶公司副总,这个爆炸性新闻当年在“长州公司”乃至整个江海市都引起巨大轰动。

当年他们的婚礼着实在江海市引起轩然大波。

婚后,两人过了一段相对平静的日子,依琳娜很爱莫飞,处处迁就他。

慢慢地,莫非感到了巨大的落差和不平衡,首先是收入上的悬殊和巨大反差,他的收入与依琳娜的收入在结婚之初的差距是两倍,逐渐飙升为五倍、十倍,后来没法比了,根本不在一个量级上,依琳娜开始挣年薪了。

几年下来一盘点,家里的存款、房子和置办的金银细软都是依琳娜一手赚下的,相比之下,莫非的工资不过是她的零花钱罢了,被他随手花掉了,不够还得依琳娜另给他。

夫妻关系中男人挣得少依靠妻子赚钱并不是一件好事儿,男人会感到心里不平衡,进而产生逆反心理,以此要挟妻子。

在听到有人背后说他吃软饭后,莫非被激怒了,他先是提出调转工作,后来意识到以他的资历,就是调到别处去也是白丁一个,不一定比在“长洲”好,于是无理取闹,非难依琳娜。

他开始在家耍,找依琳娜的毛病,鸡蛋里挑骨头,等到依琳娜意识到是自己的一手纵容,才惯出莫飞这些臭毛病的,依琳娜开始寻求改变,但为时已晚。

不得已,依琳娜提出私费送莫飞出国留学的动议,指望他到国外散心几年,回国后心情会好些,再说也是为他寻找一条出路,不能看着他干一辈子业务员,有心让他回国后走一条技术发展的路子。

莫非当年上学上的是医专,中专学历,专业是西药制剂,在公司做业务员,主要从事西药制剂的推广业务,依琳娜便联系美国芝加哥理工学院,不惜重金把莫飞送去进修,专攻西药制剂研发与推广,希望他学成后能够为“长洲”的西医药推广事业做出一番贡献。

不成想莫非三年学成归来,不仅心情没好,还在外面有了外遇,养了小姘,回来跟依琳娜玩起了“躲猫猫”的游戏,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团聚不得,离婚不成。

这就是莫飞,说轻了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说重了是烂泥糊不上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