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子大开口】

当莫非把莫飞要见依琳娜的请求打电话转告给依琳娜的时候,依琳娜从鼻孔里哼出一个字来,“狗急跳墙,等不及了,我就猜到他不会等太久,一定是小老婆在后面逼他离婚呢。”依琳娜道。

依琳娜把在他们中间横插一脚的第三者称为“小老婆”。

“你是说不要见他?”莫非征求道。

“不,我们又不理亏,干嘛怕见他?倒是他做贼心虚怕见我们,邪不压正嘛,我去见他。”

依琳娜故意把“我”说成“我们”,那情形好像在拉莫非,把他拉到自己这边来,搞成对付莫飞的统一战线似的。

“在哪儿见面合适呢?”莫非问。

“哦,你通知他到玉泉公园碰头,我跟他谈。”

“什么时候?”

“周五晚五时。”

“就怕你的伤没好,去不了公园。”

“不怕,伤筋动骨一百天,都过去三个月了,我都上班了,全好了。”依琳娜怀着巨大的义愤,要去会一会这个忘恩负义不肯露面的陈世美。

......

周末到了,依琳娜忙着打扮自己,不厌其烦地推敲化妆和穿戴方面的每一个细节,想着让即将出现在莫飞面前的自己显得既高贵自信,又凛然不可侵犯。

依琳娜是很在乎这个的,她不想在气势上被莫飞压倒,而要做到在气势上高人一筹,首先要做到穿戴高贵。

都说被丈夫抛弃的女人最可怜,命运最悲惨。

依琳娜晓得自己等于是被莫飞抛弃了,一个弃妇最怕被别人看不起,最怕被抛弃自己的老公看不起。

如果一个男人抛弃老婆反而觉得他老婆合该被抛弃,那么这个被抛弃的女人就是可悲的。

她不想让莫飞看到自己像其他弃妇萎靡不振面带泪痕的那般可怜相,就想着以清新亮丽的形象出现在莫飞面前。

她不追求莫飞一看到自己就后悔不该离婚的境界,但起码要让莫飞相信,她离了婚,一定能找到一个不错的男人,兴许比他莫飞还要好。

时令已至仲秋,天气渐凉,依琳娜为自己买了一件皮草,穿在身上,足下嘛,穿一双锃明瓦亮的皮靴最好,头上她也不忘捯饬,新烫的隆起式美发上扣一顶貂皮帽,与身上的皮草很搭,整个看上去不折不扣的一个贵妇。

打扮完了,她故意拖延时间,晓得不能先于莫飞赶到玉泉公园,否则**份。

她按半小时的迟到量到了公园,见莫飞果然在等她。

莫飞见依琳娜一身贵妇装束出现,不像是来谈离婚的,倒像是出席国宴,一时不晓得她有几个意思,有点不知所措。

依琳娜就是依琳娜,一个要离婚的女人站在人前也是很抢镜的,皮草上身,锃明瓦亮的棕色皮靴,顶起她那高挑的魔鬼身材,黑色貂皮帽外露出不掩风情的缕缕青丝。

这是两人时隔三年后的第一次相见,温馨和心心相印的感觉肯定是没有了,代之而起的是冷漠、猜忌和敌视。

“娜娜,你看大老远把你折腾来,实在不好意思。”

待依琳娜走到近前,莫飞掩饰住紧张的心情,陪小心道。他晓得自己理亏,在依琳娜面前不可造次。

“坐吧,坐下谈吧。”莫飞指着公园里的长椅,假惺惺道。

“不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依琳娜斩钉截铁道。

见依琳娜有点雷霆之怒,莫飞不敢啰嗦。

“我们不如好合好散,今天找你来谈谈条件,也好尽早作个了断。”

莫非是厚着脸皮说这番话的,说话的过程中,他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烧。

“谈条件?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依琳娜不为所动,不动声色道。

现在他想明白了,两性关系中软弱要不得,有的男人就是欺软怕硬,你让他三分,他得寸进尺一丈。

依琳娜现在要的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

“我晓得我没资格跟你谈条件,可你不想早点了断我们的关系吗?实话跟你说吧,我外面有人了,我不藏着掖着,明人不做暗事嘛。”莫飞讲。

“呵呵,你倒显得挺正义,想让我夸奖你两句吗?对不起,我没那个雅兴。”

“你夸不夸我都无所谓,你只要别骂我就成。”莫飞说,“外界要是晓得我们的关系到了这个份儿上,一定骂我忘恩负义,可我也冤啊,这么多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别人家的老婆都是以男人为骄傲,可到了我这儿,都是把你搬出来介绍我,人们说话总是这个口吻,这就是依琳娜的老公啊,有依琳娜这样的老婆很荣耀啊,可他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考虑过一个男人的感受吗?”莫非很矫情,说道,“好像我沾了你多大光似的,我若是沾了你的光,何至于混成这个德行,其实恰好相反,你爷爷若是当年帮我说句话,我也就挠上去了,死老头子。”

“住口!不许你说我爷爷的坏话,我爷爷对得起你。”

“哦,我不说了,不说了还不成吗?”莫飞陪着小心。

为了那开好价的三百万,莫飞也不敢得罪依琳娜,他是在以退为进,表面是让步,其实他是后退一小步,然后前进一大步,玩儿先退后进的把戏,玩儿小退大进的把戏。

“我受够了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就像你羽翼下的小鸡儿,生活在你的阴影下,我他妈的还算男子汉吗?倒像你豢养的一条狗,我实在是受够了,我要挣脱你。”他气愤道。

莫飞一番话说出后,依琳娜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你不觉得你这个理由有点牵强和荒唐吗?不如直接说有外遇,外面养了小姘,这个理由更有说服力。”

莫飞遭依琳娜一针见血的戳穿,有些脸挂不住,他后悔有些早告诉依琳娜自己有小姘了,但他晓得,这事儿不说都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

“你的意思不就是离婚吗?”依琳娜点破窗户纸道,“好吧,离就离吧,听说你是来跟我谈条件的,说说看,你的条件是什么?”

“呵呵,”

莫飞尴尬的笑笑,那情形好像明知无理取闹,也要无理搅三分似的。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要三百万,好让将来的生活有个保障。”

“你觉得你该得这三百万吗?”依琳娜故意问他。

依琳娜别的意思没有,想要寒碜莫飞的意思特别强烈。

“我晓得我不该得这三百万,咱家的钱都是你赚的,但念我们夫妻一场,你怎忍心把我扫地出门,净身出户。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就是一分钱不要,你也不忍心不给不是?”莫飞的小嘴很会说,喋喋不休的矫情道。

“不是我把你扫地出门,而是你自绝于我,净身出户是你自找的,弄弄清楚好不?蓄外室养小姘,我不告你重婚罪就算便宜你。”依琳娜很机敏,瞬间指斥莫飞道。

莫飞被戳穿,显得很无聊。

“看来你不念旧情,区区三百万都不想给我,我们俩算是白好一场了。”莫飞继续蛊惑道。

“我跟你没什么情可讲,就是有一点的话,也让你有家不回归国不归家给整没了。你一点情义信义也不讲,你若是回国以后跟我直说,你外面有人了,不想跟我过了,我会礼送你出家门,给你一笔丰厚的安家费,让你跟你的情人过去。你可倒好,归国不归家,跟我玩躲猫猫,害得我空等一场不说,在机场遇见一个相貌和名字跟你一样的人,把他当做你拉回了家,现在想想别提有多丢人了。”

听罢依琳娜一番话,莫飞立刻想到了莫非,心想,她遇到的那个人一定是莫非,拉回家的一定是这个人,听说莫非到美国考察学习三个月,也是近期回来的,不是他又是谁?她把他拉回家怎样了?卿卿我我,缠缠绵绵,还是更甚,同榻而眠,同床共枕?

“你是说莫非,你把他拉回家了?你们......怎样了?有没有......?还说我呢,你这不是也没闲着嘛。”莫非有些小得意。

莫飞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找到了依琳娜的破绽,发现了依琳娜的软肋,准备一举攻击之。

见莫飞如此说,依琳娜突然发觉自己不小心,说走嘴了,不过她觉得也没什么,她立刻想好了对付莫飞的话。

“小人之心!你觉得一对男女到一起只有那事儿吗?就你肮脏。”

“哦,我没说什么。”

莫飞晓得还未到跟依琳娜撕破脸皮的时候,他在想如何把三百万搞到手,于是赶紧把话拉了回来。

“其实,你们到一块去也挺好的,据我所知,莫非是个处男,正好配你这个女神式的人物,你可以梅开二度啊。”他嗫嚅着道。

“住口!”依琳娜断喝道,“我们到不到一起去,用不着你管,什么话到了你嘴里都变得猥琐,你没那资格。”

“好了,我猥琐,我猥琐还不行吗?还是说正事儿吧,那三百万你到底给不给,你不给我就无法离婚,我不能离了婚什么也没有啊,下半辈子我还要活人啊。”

莫飞指望用不离婚要挟依琳娜,让她尽快答应拿出三百万来。

他以为依琳娜早已有了意中人,要迫不及待跟他离婚。方才听说依琳娜机场错认莫非,更加坚定了他的这个猜测。

“你要三百万,有没有呢,实话跟你说吧,这只是我半年多的年薪,别说三百万,就是三千万我也拿得出,那也不过就是我六年的工资,据说公司还要给我涨薪呢。”依琳娜故意气莫飞,显摆道,“三百万有,也舍得,莫说三百万,就是一千万也舍得,但分给谁,我准备最近向希望工程捐款一千万,用于山区小学校建设,就是不给你,你这样对我,我若是给了你,天理难容啊!”

依琳娜终于说出了解气的话,说完感觉心里透亮极了,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你不给我,天理难容,无情无义的娘们儿,那是我们的共同财产,你想独吞!”莫飞急了。

“好意思说是共同财产,你为这个家添一块砖了,还是加一块瓦了?好意思!”

“没离婚就是共同财产,这是法律规定!”

“好啊,既然是法律规定,你去告我呀。厘清财产之前,先弄弄清楚蓄外室养小姘的事儿再说好不?”

一句话,说得莫飞哑口无言,依琳娜的这一下子,正好打中了莫飞这条毒蛇的七寸了,他气急败坏,“不给钱,休想离婚,靠死你们。”他一面离开依琳娜,一面回头冲依琳娜吼叫。

他使的这最后一招叫无赖杀手锏,在他脑海里,他真的以为依琳娜与莫飞已经做成好事儿了,不离婚就意味着拖延依琳娜和莫非喜结良缘,拖死他们!让他们感觉到疼。莫飞以为,不给他钱也是依琳娜和莫非串通好了的。

依琳娜看见他落荒而逃的狼狈相,“扑哧”一声笑了。

她心想,还不定谁靠死谁呢?我等得起,你那小老婆等得起吗?能等得起就等,反正三年五年,十年八年都行啊。遇上你这么个垃圾男人,让我对天底下所有男人都失去信心了,十年之内不想再找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