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有空过来坐坐

【有空过来聚聚】

莫非时刻记得依琳娜与莫非谈判这件事儿,打电话给依琳娜,问他谈得怎样。

“他朝我要三百万,我没给他。”依琳娜据实道,“死小子发狠说要靠死我们,不晓得他说的我们是指谁,要说我靠死他还差不多,我怕什么呢?经过他这么一闹,我已经对天底下所有男人都失去了信心,我对他那么好,换来的竟然是恩将仇报,岂有此理。”

依琳娜得意地说,说完发觉有一句话不妥——莫非也是男人,天底下所有男人当然包括莫非——而她潜意识里,天底下所有的男人是不包括莫非的。

她意识到,她爱上莫非了。

莫非在电话里听见依琳娜的声音很欢快,晓得她很高兴,并没有在与莫飞的谈判中吃亏,因而很为她高兴。

“我心情很好,那死小子在我面前露怯了,一个劲儿的跟我说小话赔不是,他求我给他三百万,我偏不给。我占住理儿了,在他面前没丢份。”依琳娜高兴的说,“你哪天有空过来,我得好好谢谢你。做那死小子和我的中间人,为我们传话,辛苦你了,头些日子为了我,你还受了他的委屈,我得好好谢谢你才是。”依琳娜发出了邀请。

依琳娜下意识里动辄就想和莫非见面,近三个月的交往,使她感觉到莫非是个很柔情的男子,与自己配合得很默契,和他在一起很放松很惬意,女人与男人相处图什么呢?不就是图个情投意合吗?

莫非推说工作忙,不能马上与伊琳娜见面,依琳娜说不要紧,什么时候有空就来聚一聚。]

莫非愉快的答应了。

放下电话,一股暖流流遍全身,莫非感到前所未有的温馨,梦想着如果能跟依琳娜过一辈子,享受她的温柔,那可就太好了。

莫非yy着,忽然觉得有人进来了,抬头一看是莫飞。

“我跟依琳娜谈过了,”莫飞一进屋就道,“谢谢你为我们传话,做我们的中间人。”

自从上次莫飞求莫非做依琳娜和他的中间人,为他们传话,他们的关系已经缓和多了,不再那么剑拔弩张的了。

谢过之后,莫非并不直言所说,而是犹豫了半天,莫非看出来了,他有难言之隐。

“有话直说,是不是又托我给依琳娜带话儿,带一次是带,带两次也是带,有话直说。”

莫非显得很大度,他想,帮助依琳娜和莫飞破镜重圆,是他早就下定的决心,他不能帮助依琳娜做别的,为他们传话是举手之劳的事儿,他义不容辞。。

“不是让你带话儿,而是想谈谈你和依琳娜的事儿。”

“我和依琳娜的事儿?我和依琳娜什么事儿?”莫非发出质问,“我们有事儿吗?”

“呵呵,别瞒我了,你们的事儿大了。”莫飞故作神秘,好像他什么都知道似的,“你敢说依琳娜没在机场把你错认成我,她好像把你拉回家了,至于你们在我家都做了什么,你不说,依琳娜不说,鬼才知道!”

“放屁!我们能做什么?你以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到一起去,就只有干那事儿吗?阴暗,猥琐!”莫非骂道。

“别急嘛,我又没有指摘你们什么,我是说你年龄也不小了,依琳娜和我无法回到过去了,你们也该成个家了。我听说你跟我生日相同,同年同月同日生,你也老大不小了,连个女人还没粘过呢,亏不亏啊,我都玩过两个女人了,呵呵呵。”

“无耻,”莫非骂道,“难怪你跟依琳娜整不到一块去,根本不是一个路子的人。”

莫飞并没有因为挨骂而翻脸,而是继续无耻地说,“好,我们不是一路子的人,你们是还不成吗?其实,你不如趁她把你认错的机会,把她拿下算了,你们做成好事儿,神不知鬼不觉的,到时就是她知道错了,也不会把你怎么样。”他喋喋不休地蛊惑道,“呵呵,其实我可能是瞎操心,没准你们早就做成好事了,害得我跟着你们瞎猜。”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什么事儿都没有,你不要以这个为借口抛弃依琳娜,她是个好女人,多少人求之不得,你却不知珍惜。”

“看看,说漏了不是?言为心声,你每提依琳娜言必称好,看来你在追求依琳娜,怎么样,要是喜欢的话,就把依琳娜收了吧。”

“收了,什么叫收了呀?你当那是只小猫小狗啊?收回家养着,那是一大活人,有思想,有主见,难怪你跟依琳娜整不到一块去,你把女人当成附属品了。当然当你遇见一个强势的女人时,你又会做这个女人的附属品,总之你不会与女人平等相处,这是你的悲哀啊。”莫非道,“你劝我和依琳娜结婚,我倒要问问你,这对你有什么好处?我感觉你这个人是善于玩心眼的人,无利不起早,不知依琳娜与我结婚你能得到什么?”

“干嘛想得那么市侩?我希望你们喜结良缘难道有所图吗?干嘛把人想得那么坏呀?”他不放过任何把自己打扮成好人的机会。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想把依琳娜推给我,然后让依琳娜向你提出离婚,你趁机向依琳娜敲诈三百万,是不是?”

“胡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别人呢?难道我希望你们俩喜结良缘有错吗?有罪吗?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实话告诉你吧,依琳娜与我没那层关系,她也不想给你三百万,你怎么那么天真,用膝盖想都想得出,你向她要三百万,那跟敲诈有什么两样?她要是真给了你,他会是什么心情?脑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

这一次谈话,基本又是不欢而散,莫飞扇不搭走出质检中心。

已经很久没联系依琳娜了,莫非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而要联系她,又怕别人说闲话。

他晓得依琳娜和莫飞的关系目前到了关键时期,自己不能频繁联系依琳娜,否则让别人说闲话事小,影响依琳娜和莫飞关系的恢复事大。

在想联系与不好意思联系之间徘徊和纠结的还有依琳娜,这样苦等了两个多月后,依琳娜终于拨通了莫非的手机。

“喂,莫非,”打开手机接听电话,手机里传来依琳娜好听的富有磁性的女神音儿,“好久听不到你的消息了,”她开口道,“玉泉山那边新增了法国料理一条街,法国大餐应有尽有,要不要去品尝一下?”依琳娜发出了邀请。

“这......那......”他有点语讷,“我看我们还是......”他说不下去了。

“还是什么?”依琳娜接上说,“我们要是再不聚一聚,到时在街上见到了,都认不出了,呵呵呵。”依琳娜萌笑道。

“呵呵,”莫非陪笑道,“我是说我们频繁接触会影响你跟莫非缓和关系,不利于你们破镜重圆。”

“呵呵,你可真是太天真了。”依琳娜嗔怪道,“你以为我们真有破镜重圆的可能吗?就是莫飞有那个想法,我都不想了,他伤害了我,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我不想回到不堪回首的过去。”

依琳娜把话说得够明白的了,让莫非直接感觉到她性子刚烈,眼睛里揉不得半点沙子,是个烈女。

“那好吧,我去。”莫非怯生生接受邀请道,“只是......你没离婚......我们总在一起......也不太好吧。”他支支吾吾道。

“离了婚总在一起才不好呢。”依琳娜抛过一句。

“额,”莫非感到匪夷所思,“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你跟莫非长得一模一样,要是我和他离婚了,我们总在一起,就会让别人以为我跟他在一起,人家会说,离婚了为什么还总在一起?那才叫诡异呢!傻样。”依琳娜嗔怪道。

“哦,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莫非恍然大悟道。

他被骂了一声“傻样”,心里美滋滋的,心想,男女之间只有到了十分亲密的程度,才能享有这样的“待遇”。

“我们约会,定在什么时间呢?”莫非问道。

依琳娜抬头看了一眼挂历,明天正好是双休日。

“就明天吧,咱俩都不上班,正好可以出去玩一天,散散心,这几个月在家养病,可把我憋坏了。”

依琳娜是个爱享受也会享受的女人,休闲时不愿闷在家里,想方设法也要找出点儿娱乐项目来。

她是个女神级的人物,本身赚钱多,是个能赚会花的主,要不是莫飞不识时务跟她闹离婚,影响了她的心情,她早就决心把享受生活进行到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