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他开车】

总之,无论莫非和依琳娜这一对男女内心怎样忐忑,都抑制不住要互相见上一面的冲动。

周六,依琳娜早早起床,又是一顿精心打扮,盛装出现,开车到“博兴制药有限公司”的独身宿舍去接莫非。

依琳娜接莫非的时候,正好被莫飞给看到了,莫飞清晨闲来无事,正倚窗而立看窗外景致,见到与上次去公园晤谈时一样打扮的依琳娜打车里出来进了独身公寓楼,大概十分钟的光景,等再见到依琳娜的时候,她的身边多了一个男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莫非。

莫飞嘴角掠过一丝狞笑,不怀好意的冲开动的车子诡秘的一笑。

依琳娜开足马力,一路向玉泉山的方向开去。

时辰还早,还不到八点,依琳娜把车窗摇下,清晨的风吹进疾驰的车子,很凉爽,很惬意。

莫非到了车上,才有时间定睛观察依琳娜,他感觉依琳娜美极了,经过精心修饰的她,今日与往日不同,多了几分高贵和妩媚,简直是国色天香,分外妖娆。

美白的肌肤,柔媚的脸蛋,小巧的鼻子,明亮有神的大眼睛,睫毛长长的,上嘴唇上翘,很性感,很妩媚,下颌尖尖,好看得不得了。

通往玉泉山的路,是一条郊外的路,沿途可见湖光山色,与城里的景色迥异。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观赏着沿途美景,就这么一路兜风着而去,沿途美景尽收眼底。

依琳娜手握方向盘,紧盯前方,不敢有半点松懈,莫非则优哉游哉,一面看窗外的风景,一面看车里的景致。

相比较看,车里的景致比窗外的景致更胜一筹,有美女给自己开车当司机,莫非很满足,很惬意。

车里杳无声息,只有发动机发出轻微的轰鸣声可以隐约听见。

这是辆全球限量版梅赛德斯奔驰,噪音非常小,自打上次出车祸毁了自己的座驾,公司又给依琳娜配了一辆新车,就是这辆奔驰。

“莫非,你还敢坐我的车吗?”依琳娜忽然开口,打破车内的静寂,开玩笑道。

“为什么不敢?”莫非不知所以然,问道。

“呵呵,上次去我公婆家,带你回来的时候,可是路上出了车祸的。”依琳娜逗他道。

“呵呵。”莫非跟着笑道,“你开车技术还是满精湛的,上次属于特殊情况,遇上了飙车党,驾车技术再好,也难逃撞车的厄运。”

“呵呵,谢谢你这么说,只要你不怪我就OK了。”依琳娜上来了媚劲,嗲嗲地说,“你会开车吗?”她问道。

“不会。”

“我教你怎样,等你学会了开车,就开我这辆车,我们俩开一辆如何?”

“呵呵。”

莫非不好意思笑笑,心想,在依琳娜这样新潮的女人面前说不会开车,绝对是一件露怯的事情,本来不会开车就很没面子,还要依琳娜教,学会了还要开人家的车,就更觉得没面子了。

莫非参加工作不足三年,靠微薄的工资买车是不可能的,单位也不提供车给他开,所以他想不起学车,至今连票也没考,每天交通不是挤公交,就是乘地铁,能够开上属于自己的车简直是奢望。

莫非侧脸看了依琳娜一眼,发觉依琳娜并没有看不起或是嘲笑自己的意思,相反她很认真。

“一言为定,玉泉山下就有一个驾校,那的教练场很大,条件很好,我到那儿教你。”依琳娜似乎很认真,那情形并不是随便说说,而是要诚心教莫非开车。

玉泉山到了,依琳娜直接把车开到了教练场,开始他们来到玉泉山的第一个活动。

其实,玉泉山是一个风景区,位于江海市北郊,风景区内集山庄旅游、餐饮服务和休闲住宿为一体。餐饮服务堪称一绝,南北大菜,满汉全席,应有尽有,绝不仅仅只是法国料理那么简单。

玉泉山风景区绝不仅仅风靡江海市,在方圆五百公里半径内的城市生活休闲圈内都很有名,每年借五一国庆春节长假时,大批游客汇聚于此,一时人山人海,人满为患。

教莫非开车原本并不在依琳娜玉泉山之行的计划之内,而是依琳娜的一个发奇想,见莫非不会开车,灵机一动,要教他开车。

教练场设在玉泉山山麓一块开阔平坦的地界上,占地五百亩,很开阔,很平整,既有水泥路面,也有山野自然路,条件很优越,很适合学开车。

依琳娜下车,把驾驶位儿让给莫非,自己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驾车首要的要目视前方,手脚要配合好,做到协调并用,在转弯的时候,要看好回视镜......”

待莫非坐到驾驶位上,依琳娜开始了她的授课。

她像一位老练的驾驶教练,讲得有板有眼,头头是道,依琳娜至今还不到三十,可驾龄已有差不多十年了,还在上高中时就跟着爷爷学会开车了。

依琳娜离莫非很近教他开车,手把手,脸儿贴脸儿,肌肤相亲。莫非感觉到了依琳娜周身散发的温馨气息,很香,很有女人味,她的手,皮肤细腻,柔滑如脂,她的脸,温婉可亲,亮泽泛光,光彩照人,真是指如销葱根,肤滑如凝脂。

最招人喜爱的是依琳娜教他时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那媚眼儿,那神态,真是让莫非人迷神醉。

莫非也不含糊,个把钟头就基本掌握驾驶要领,又过了一个小时,已经能上路了。

依琳娜守在副驾驶位上,反复叮嘱莫非开车要注意的事项,纠正他开车中的不当做法,不时向莫非递过去一个温情鼓励的媚眼。

“好了,你出徒了,停车歇一会吧。”依琳娜对莫非说。

莫非遵命,乖乖的把车停在路边。

两人下车,一面观赏峰峦起伏的一带远山,一面聊着天。

“关键是以后多实践,开车这东西就是熟能生巧,最重要的是经验。”依琳娜俨然一个老手,说话口气很大,“今后多上路,回去后把我的车开去,上下班开车,不要再挤公交乘地铁了。”

莫非看了一眼依琳娜,被她的一番话说得有点手足无措。

“女人借我车开,那怎么好意思?”莫非心下想,“我还没有票呢,怎么能上下路开车呢?交警要抓我的。”莫非嗫嚅着说道。

“哦,对了,你看我这脑子,咋这么不灵光了呢。”依琳娜自责道。

依琳娜说着,立刻上车,坐到驾驶位上,见莫非在车外不动,催他上车。

莫非上车,不晓得依琳娜要做什么,也不好问她,沉默着被依琳娜拉着而去。

大概开了五分钟的光景,车重新开回教练场,依琳娜把车停在一排小平房前面,莫非抬头一看,是教练场的教练办公室和休息室。

只见依琳娜来到“学驾报名处”,隔着窗口问工作人员考驾驶证要多少钱,工作人员说要先学驾再考票才行,学考一体共计收费一万元。

依琳娜毫不犹豫掏出钱包,从里面抽出一沓钞票,交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问依琳娜叫什么名字,依琳娜道了一声“莫非”,工作人员在报名单上写上“莫非”二字,随手在性别一栏写上“女”,依琳娜发觉了,笑着纠正道:“错了,不是我,是他,莫非是他,我在为他报名。”说着,用手一指莫非。

莫非再次不好意思起来,觉得一切都是依琳娜为自己包办,作为男子汉,感觉很没面子。

工作人员填好单子,连同学员证一并递出窗口,又递出来一张学驾考注意事项,叮嘱道:“每周学驾三次,每次一个半小时,有教官全程陪同,三个月为限,每月允许缺课两次,有事不来提前向教官请假,不修满规定学时不允许参加考试。”

依琳娜接过单子,交给莫非,嘱咐他收好,然后看了下表,“午饭时间到了,该吃饭了。”她说,“这一头午运动量还是蛮大的,我都饿了,你呢?”她问道。

莫非点点头。

“走,我们去吃法国大餐。”

他们向法国料理一条街驶去,在一家装修阔气的法国料理店门前停车,看那招牌,是“马克西姆西餐厅”。

“马克西姆西餐厅”是跨国连锁店,其母店在法国。该店得名于其创始人马克西姆.加亚尔先生。自从一位贵妇将其捧红之后,马克西姆就成了全巴黎寻求风雅之士的聚会场所。今天的马克西姆虽已不见了昔日的王公爵爷,但仍然是政界名流,商界巨子和演艺明星们开沙龙的地方。

立刻,门前迎候的服务员把他们引进餐厅,为他们介绍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负责点餐的立刻过来,向他们介绍道:“本店为正宗法国大餐,食材一律取自法国本土,空运到中国。”介绍完,恭敬地递上菜谱,请他们点菜。

依琳娜女神派儿十足的坐下来,把点餐的权力交给莫非,用手一指莫非让他点餐。

莫非赶忙说没吃过西餐,不会点,依琳娜莞尔一笑,也不坚持,拿过菜单,擅自点了起来。

莫非说完没吃过西餐,心中直后悔,后悔不该在女神面前说没吃过西餐的话,简直是超级露怯,依琳娜一定笑话自己了。

依琳娜不紧不慢,先点了一档开胃酒,樱桃白兰地,一面点一面对莫非解说道:“法餐最讲究上菜的次序,餐前先饮开胃酒。”

垫席菜点了鱼子酱、生牡蛎两档,点了一道清汤,鱼菜点了一档贝类,主菜点小嫩羊排,配红葡萄酒,另外点了烤野禽,沙拉等配菜,甜食点了两款蛋奶酥和奶味薄饼,配有水果,最后咖啡殿后。

开餐了,开胃酒下肚,心里暖洋洋的,依琳娜眼神变了,含情脉脉注视莫非,心里翻江倒海想开了。

“这两个姓氏相同名字谐音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人,都与我有着莫大的关系,一个做了我的老公,企图摆脱我,另觅新欢,另一个我十分看重,欲与之喜结秦晋之好,我的想法现实吗?我是不是有些异想天开?

她思绪翻飞,情不能自己。

“还没等结束与莫飞的关系,就遇见了莫非,要开始与后者发展恋情吗?”她内心很矛盾,不停地想,“这两个长相相同名字谐音的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人,脾气秉性却大相径庭,莫飞性情乖张、暴戾、多疑,莫非和善、阳光、大气,相比较来看,莫非才是我的最爱啊。”依琳娜心下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