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顺利拿到驾照

【顺利拿到驾照】

莫非走出驾驶室,舒展一下酸涩的双肩,看了一眼时刻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依琳娜,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今天是考驾驶证的日子,一大清早,依琳娜照例开车接上莫非,赶到教练场,时间还早,依琳娜建议莫非练会儿车,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

莫非这三个月的练车生涯可不轻松,牺牲休息日,起早贪黑,不过有依琳娜一路相伴,一面练车,一面可以和自己心仪的美人儿谈情说爱,还是蛮惬意的,就不觉得苦。

考驾驶证过去在江海市着实混乱过一阵子,练车流于形式,学员考勤考纪松懈,执法者碍于人情面子,屡开后门,违纪违法发放驾驶证,致使一些驾驶技术不合格的学员顺利拿到驾驶证,人为制造了一批马路杀手。

鉴于这种状况,市政法委决定大力整顿驾驶技术准入市场,把法律政策落到实处,纠正以言代法的不正之风,遏止权力寻租的势头,莫非就是在这个时期考驾驶证的,辛苦与难度可想而知。

莫非手握方向盘,开始了考票前的短暂习练。

+++++++++++++++++++++++++++++++++++

莫非很感激依琳娜,想到依琳娜这几个月来为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心里面便暖洋洋的,感激之情油然而生。

三个月的练车时光,都是在依琳娜的陪伴下度过的,一到练车日,依琳娜就照例接上莫非去教练场,风雨无阻,无一爽约。

依琳娜在莫非练车时不离左右,陪伴在他身边,未曾须臾离开过半步。

今日是考驾驶证的日子,依琳娜更是不敢怠慢,早早就接莫非来到了教练场。

莫非想,没人肯为自己下这么大功夫,出钱报名学车可以,依琳娜财大气粗,那么三个月不离左右不厌其烦手把手教自己学开车,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据说等到学会了开车,依琳娜还要把车交给自己开,这么大的情义莫非过去可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两人的感情发展很快,莫非投桃报李,对依琳娜百依百顺,表现得很温顺,这正符合依琳娜征服欲极强的女强人性格,两人已然到了形影不离谁也离不开谁的地步了。

但依然是那层窗户纸未曾点破,只是比暧昧多了一点点,属于“暧昧+”阶段。

正练着车呢,教练把电话打到莫非的手机上,通知他去考试,莫非拉着依琳娜直奔教练场。

“别怕,你的驾驶技术已经很熟练了,胆大心细就好了。”到了教练场,依琳娜从驾驶室出来,叮嘱莫非道。

莫非感激的点下头。

正像预期的那样,莫非考驾驶证是个毫无悬念的规定动作,不存在考不过去的问题,他顺利拿到驾驶证。

“走吧,去喝一杯,庆祝庆祝。”依琳娜拿出她那豪爽的女神派儿说道。

“这三个月净你陪我练车了,要庆祝也该我请你,让我表达一下对你的感激之情。”

“都到现在了,还纠结谁请谁吗?你说感谢我的话,纯粹是客气,我不用你谢的呀。”

很明显,依琳娜并不需要莫非的感谢,那么,男女之间不需要感谢的关系是个什么关系呢?

坐到了高级酒店的高间里,杯里斟的是高级拉菲酒,由于人少,桌上的菜并不多,但都是珍馐佳肴。

总之,他们端起了酒杯。

“不多说了,为你如期拿到驾照干杯。”依琳娜先入为主道。

依琳娜依然是一副十足的女神派头,这时再看情势,谁请谁已然一目了然了。

莫非举起酒杯,想说感谢的话回应依琳娜的祝贺,却因依琳娜不稀罕她的感谢而只好作罢。

不说感谢的话又能说什么?莫非不知该说什么好,一时语讷加口吃。

“你家里都有什么人?怎么总不见你提起过你的家人?”

依琳娜见气氛不太热烈,寻找话题道,其实依琳娜一直想要了解莫非的家庭情况,只是没机会谈。

人说男女相处,如果一方对另一方的家庭很关心,那么就说明这一方对另一方有意思了。

“家里只有一个妈妈,我没有兄弟姐妹,在我很小的时候,爸爸与妈妈就离婚了,我对爸爸一点印象都没有。”

“哦,是这样。”依琳娜机械地应了一声,“你住独身宿舍,为什么不与妈妈住在一起?妈妈不在本市住吗?”

“嗯,她住乡下,离江海市三百六十公里,四个小时的车程。”莫飞道。

“你多久回家看望妈妈一次?”

“这个不一定,但一年总能回家看望妈妈两次,一次是春节必回,另一次或是中秋节,或是十一长假。今年去美国考察学习三个月,中秋节和十一长假耽误回家了,准备在元旦长假回家一趟。”

“这么说,你有近一年时间没有回家了,距离元旦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要等就太久了。正好刚考完驾照,我看不行明天你就启程回家一趟如何?”依琳娜很关心莫非,设身处地说道。

“现在工作忙,我刚被任命为公司质检中心主任,回家要请假的。”莫非说,“现在我与莫飞存在很紧密的工作关系,他新近被任命为新药研发中心主任,研发中心出产的制剂,都要报送药监局审核,审核前要经过质检中心,由于我介入你们离婚纠纷,莫飞与我关系紧张,如果工作上出现纰漏,莫飞必定抓住我的小辫子不放,我不想在这个关键时期离开岗位。”

“哦,是这么回事。”依琳娜叹道,“是我不好,让你受牵累了。”她检讨道。

“不,是我愿意的。我没帮什么忙儿,只是为你们传个话儿。”莫非温情道,“我帮不上你的大忙,只能力所能及帮你点儿小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谈不上受牵累。”他谦逊道。

他的话让依琳娜很受感动。

这时,忽然手机铃声响起,依琳娜掏出手机,见铃声不是从自己的手机发出的,便对莫非说:“是你的手机来电。”

莫非赶忙掏出自己的手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他瞬间接通电话。

“喂,是莫非吗?”对方开口问道。

“是的。”

“我是你家的邻居幺伯,你母亲病倒了,躺在病床上想你,要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无论如何回来一趟。听说你一年没回家了,家里扔下一个寡居的老妈,不知你在外面瞎忙些什么,好意思!”对方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对莫非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说完不由分说扣掉电话。

莫非手拿电话在半空,愣怔半晌,不知放下手机。

“是催你回家看妈妈吧?”依琳娜隐约听到了谈话内容,问道。

“嗯,”莫非木木地应道,“看来我真得回家一趟了,就是不要这份工作了,也得回家看妈妈。”莫非忧心忡忡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