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看妈妈】

“哪有那么严重?”依琳娜劝道,“不过你真的该请假回去一趟了,明天是周五,你向公司告假一天,加上双休日两天,你就有三天的时间,顶上一个小长假了,我开车送你回家看阿妈,这样路上可以比乘火车或长途公交车节省三分之一的时间,怎样?”依琳娜设身处地为莫非着想,征求他的意见道。

“让你送我怎么好意思。”莫非嗫嚅着说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承认我们是好朋友不?”

莫非点头称是。

“是好朋友就不要客气,就这么办了。”

“你送我又要耽误工作。”莫非过意不去,执意谢绝道。

“我的工作已经打开局面,谈不上耽误不耽误的,我送你一趟顶多半天时间,用不上请假,我自己就有这个权限。”

莫非听罢,方才想起依琳娜是公司副总,不会为请假的事情纠结。

两人草草吃完饭,依琳娜送莫非回公司请假,路上顺便买好给莫非妈妈的见面礼,然后拉莫非去加油站加油,加完油,事不宜迟,直奔石塘镇莫非的家而去。

石塘镇在江海市以北,与江海市同属于Z省行政区划,两地的交通百分之八十由高速公路连接,在接近石塘镇时进入乡间小路,换乘公交车再有半小时就到了,总体上来说交通还是蛮通畅的。

“本来考虑到你拿到驾照可以独立驾驶回家看妈妈了,可又一想你没跑过长途,沿途又是高速路,怕你中途出危险,稳妥起见还是我送你。”依琳娜一面开车,一面又是一顿表白,“我送你回家有一大好处,如果我开累了,可以和你换换手,你还可以实践一下高速路上的驾驶。”

莫非见依琳娜想得如此周到,心下不觉大受感动。

“谢谢你想得这么周到,心细得简直像我的妈妈,什么都为我想到了。”莫非心有感念道。

他觉得依琳娜就像妈妈或幼稚园里的老师阿姨,而自己就像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一样,言为心声,不知不觉就把心中所想吐露出来了。

“呵呵,我可不想做你的妈妈,我想做你的......”她不往下说,打住了。

依琳娜觉得那个字眼好敏感,还是不说为好,免得彼此尴尬,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为时尚早。

“想做我的什么?”莫非也有些蠢蠢欲动,觉得总是在哑谜中过日子也够压抑的。

他不反对现在就点破窗户纸,因为他心里明镜似的,莫飞已经铁了心想离开依琳娜,依琳娜与莫飞绝不可能破镜重圆了。

“做你的......不告诉你。”依琳娜故意卖着关子,但转念一想,姐弟相称还是可以的,于是道,“做你的姐姐啊,怎么样?”她晓得莫非与莫飞同龄,自己比莫飞大,就一定比莫非大。“我不稀罕姐姐。”

“那你稀罕什么?”

两人就这么逗着嘴,感觉无比有趣。

依琳娜把球踢给了莫非,这回轮到莫非捅破窗户纸了,莫非一点也不比依琳娜勇敢,支吾了半天,也未能说出那个让他们肝颤的敏感字眼来。

莫非想,这一个多月的经历简直太神奇了,不但刚下飞机就有人称呼我老公,白捡一个媳妇儿不说,她还把她手上的戒指摘下来给我戴,从此我好运连连,她与我卿卿我我,与我缠缠绵绵,她要与我同榻而眠,与我同床共枕,虽说碍于男女大妨被我拒绝了,可后来想想可真美啊!

车祸也没怎么奈我何,他思绪翻飞,继续想,她为我报名学车,不离左右陪我练车,美女相伴的滋味谁不知道美啊?

然后是顺利拿到驾照,接着,女神为我当司机,陪我一道回家看母亲,你像女神陪我吃饭那就更是家常便饭了,吃饭就吃饭呗,还不断的煽情,讲过去我跟她的情意,莫非有生以来的愿望好像在这一个多月里都得到了实现!

上帝啊,你对我太好了……隐隐的,莫非感觉自己可能是有点神经了,嗯,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每一个患有爱情狂想症的人,内心总是有点神经的。

开行了一个小时,莫非幻想了一个小时,当意识到依琳娜累了的时候,决定替换她开车。

“好的,你正好实践一下高速路驾驶。”依琳娜欲把方向盘交给莫非,她把车停下来,“不要下车了,高速路上危险,我们就在车里换一下位置吧。”她建议道。

莫非在上面,依琳娜在下面,两人在狭小的空间里互换位置,几乎脸贴脸身挨身,莫非近乎触到了依琳娜的鼻尖,忽然亲切的占有欲让他不顾一切压下去,依琳娜并不硬性的反抗,而是被“侵犯”后发出象征性低低的**声,那声音好听的不得了,莫非立时那个地方起了反应。

这样的感觉只发生在一瞬间,莫非没有理由将其持续下去。

两人心有余念的分开,各自坐到了互换以后的位置上,心扑通扑通跳个没完,面部表情紧张得一点也不自然。

两人如此换了两个来回,石塘镇就近在咫尺了。抬腕看表,比预定时间至少提前五分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