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莫飞是你的弟弟啊

【莫飞是你的弟弟啊】

日暮黄昏,莫非把车子开进镇子,车子在铺满青石的路上慢慢行驶。

石塘镇因镇上多石多水而得名,镇上人家以石砌塘,以塘挡水,故此得名石塘镇。

镇上人家见一辆豪车驶进镇子,莫不好奇的向车子这边张望,镇上鲜见轿车,像这样豪华的车子就更是少之又少。

莫非故意把车窗摇下,预备见到乡亲们向他们致意,但绝不是为了显摆,莫非是个很纯朴的人,不懂得显摆,在他心里压根没有那个意识,再说车是人家依琳娜的,根本不值得显摆。

众人透过车窗见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莫非,再看他身边坐着一位贵妇一般的女人,便三五成群聚在路边,纷纷议论着:莫家这小子八成在城里发达了,领回一个漂亮女人,开着豪车回家来看他妈妈,上次还是肩背手提步行进镇子的,这回可阔多了,看来莫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莫非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见到认识的乡亲,总要放慢车速,轻鸣汽笛,以示敬意。

到家了,莫非把车停在庭院外,没等进门,就见给自己打电话的隔壁邻居幺伯闻讯走出家门儿。

“我说莫公子,你这是在城里娶到老婆了。”幺伯看了一眼莫非身边的依琳娜,说道,“不怕你娶媳妇儿,就怕你娶了媳妇儿忘了娘。”他冷嘲热讽道,“你妈可不容易,为了你都没找老伴儿,你要是不隔三差五会来看看她,那你可就丧良心了,她是因为想你才病的,也不是有多远,三百多公里,常回来看看也不是没条件。”幺伯并不给他留面子,专拣让他没面子的话说。

莫非是个忠厚老实之人,对长辈总是规规矩矩,不敢有半点儿违逆。

“哦,幺伯,您说得对,赶明儿个我会经常回家看阿妈的。”莫非顺从幺伯道,同时算作给幺伯陪个不是。

“好了,别啰嗦了,进去看你妈好了。”幺伯依旧是倔倔的说。

对于幺伯把自己错认做莫非的媳妇儿和对莫非一番劈头盖脸的责备,依琳娜显然不适应,她产生一丝紧张,对即将见莫母有着一丝莫名的恐惧感,“到时我将以什么身份见莫非的妈妈,会不会有尴尬?会不会对莫非产生不良影响?”依琳娜心下想,“不见也不行,一则失礼,二则没面子,到了家门儿而不见莫母,好像我与莫非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似的。”

她抬头看了一眼莫非,见莫非以手势引她进家门,对于把她引见给母亲根本没有顾虑。

最后一刻,要进去见莫母的想法战胜了不见莫母的想法,她鬼使神差地跟着莫非进了家门儿。

莫家是一幢石屋,稍显破旧,很明显,由于缺少人丁,显得冷冷清清的。

走进家门儿,果然见莫母躺在病榻上,面色憔悴,苍老异常。

莫母是一个不到五十岁的女人,但此时看上去,却有六十开外的样子。

“妈妈,我回来晚了,让你受苦了。”莫非眼睛湿润,凑到床前,心有愧疚地说道。

本来他就心存愧疚,让幺伯这么一说,就更无地自容了。

“你回来就好。”莫母见到儿子,宽慰他道,“我想让你回来,可还怕影响你工作。”她忽然看到儿子身后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这位是......”她问。

“哦,”莫非赶忙把依琳娜拉到母亲面前,“她叫依琳娜,是她开车送我回来的。”

他机械地介绍道,之后便没了下文,除了这样介绍一下外,他还能说什么呢?他无法三言两语言简意赅地把与依琳娜的关系说清楚。

莫母听了儿子简单的介绍,也未能弄清这位漂亮女人的身份。

依琳娜向莫母道了一声“好”,奉上见面礼,询问了一下病情,就静静的站在一旁,听母子俩聊别后境况。

依琳娜有一丝尴尬,觉得自己之于母子俩来说是多余的,便向莫母道别欲走。

“你陪妈妈住几天,好好照顾一下妈妈,你要哪天回去,给我打电话就成了,我来接你。”她温情地征求莫非的意见道。

本来来前儿就说好了的,莫非在家住三天陪妈妈,三天后返回公司上班,可为什么依琳娜却问莫非哪天回去呢?

依琳娜不想在莫母面前生硬的“规定”莫非几时而归,尤其是方才受到幺伯的一番责备,她就更感到不能自行其是了,以征求的口吻询问莫非,让他在母亲面前定归期更好一些。

莫非并未说出几时而归,那情形好像是说视母亲的病情而定。

依琳娜与莫母告别,走出莫家,莫非尾随送行,与依琳娜窃窃私语一番,将她送上车,两人有些依依不舍,莫非目不转睛注视依琳娜驾车消失在黄昏中才恋恋不舍回到母亲身边。

莫非在家精心照顾母亲,晓得妈妈没出大状况,便觉庆幸,母亲只是过度想儿子,积郁成疾才病倒的,庆幸之余,更觉得要精心伺候妈妈才是,给她最精心的照顾,给她最好的关怀。

“是妈妈不好,让幺伯唤你回来,其实真的没严重到那个程度,休息两天就会好的。”莫母心怀愧疚的对儿子说。

“您和幺伯说的没错,我不该这么久不回来照顾您。”

“你回来之前,是幺伯在照顾我,我不忍心让他照顾,就同意他唤你回来。”

“哦。”

莫非在家忙了三天,除了为母亲做吃的,为妈妈洗衣服,操持家务,收拾什物,他觉得逗妈妈开心最重要,妈妈很苦,要让她感受温暖才对。

“儿啊,这次陪你回来看我的为什么不是小予姑娘?”莫母问道。

在认识依琳娜之前,莫非曾经带周小予回家看过妈妈,莫母对周小予很满意,一心想着自己的儿子能够跟周小予结婚。

“这姑娘有多好啊,你要好好待人家,方便的时候可要再带来给我看看啊。”

莫非却不愿多谈周小予,在他认识依琳娜之后,周小予在他的心目中就没位置了。

城里有好多开心的事儿可以和妈妈说,莫非一面喂妈妈吃饭,一面讲城里的新鲜事儿。

“妈妈,我在城里遇见一件奇事,你猜怎么着,我遇见了一个叫莫飞的人......”

“跟你同名吗?”莫母问道。

“也不是,姓氏相同,名儿同音不同字,他名字中的fei是飞机的飞。”莫非答道。

莫母听罢,心募地震颤一下,她心中有一段隐秘往事,她甚至都未将这段往事跟儿子说过,当她听说那个人叫莫飞时,她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了。

“跟我名字谐音还不奇怪,奇怪的是他跟我长相一模一样,长相一模一样那才叫奇怪呢,长相一模一样也就罢了,不仅长相一模一样,而且与我同年同月同日生,这让我无论如何想不通。”莫非像是说绕口令一般地说道。

“儿子,你在说什么?你说的是什么?”

莫母躺不住了,吃惊地问儿子,问罢不等回答全明白了,反而平静了,静静的思索着往事,把儿子撂在了一边。

莫非见妈妈反应强烈,不知何故,想要一问究竟,“阿妈,你知道什么吗?难道你认得那个叫莫飞的吗?”他问妈妈道。

“孩子,他是你的弟弟啊,你的孪生兄弟,你们生下来时是一对孪生兄弟双胞胎啊。”莫母眼含热泪,非常确切的说。

“额?”莫非异常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