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度比对】

少妇的情绪好了许多,脸上露出笑容,坚持要莫非陪她散步,两人沿小区的街道上徜徉着,看得出,少妇是很黏莫非的。

“莫飞,你留学归来有何打算?”少妇征求道,“是回咱们公司发展还是应聘其他公司?现在你头顶‘海归’的光环,应聘其他公司也不是件难事。”

莫非听罢,方才意识到,这少妇的老公与少妇在同一个公司工作。

大概走了个把小时,少妇说累了,提出回家。

在这一个小时当中,莫非几次想找借口脱身,但看到少妇兴致盎然的样子,想必溜不掉,如果强行溜掉,少妇又要寻死觅活的寻短见,他不想让少妇有个三长两短,因为他已经对这个少妇产生了好感。

回到家的时候,夜幕已降临,少妇依然处在亢奋的情绪之中,她脱去黑色薄纱套裙,露出温婉性感的酮体,到额头上敛了一把掉下来的头发。

她到电脑前,打开电脑,从相册里调出她与丈夫的合影,叫莫非凑过去看。

“这些是我们过去的亲密照,看看你就有感觉了。”少妇说。

莫非迟疑一下,还是凑了过去,与少妇脸儿贴脸儿,身儿挨身儿,耳鬓厮磨的一起欣赏起那些亲密私照了。

“我不是你老公,不能与你同室共浴,不能与你同塌而眠,不能与你同床共枕,但看看你们夫妻俩的亲密私照还是可以的,这叫合理犯规,谁叫你拉郎配似地把我强拉来的,我一再声明我不是你老公,你就是不听。”莫非在心里yy想。

电脑相册里有好多照片,都是少妇与丈夫的亲密照,那亲密照尺度大得惊人,若不是夫妻关系,是不能那样照的,甚至不是夫妻关系连看都不能看那种无限亲密的夫妻合照,如果一定要看的话,那只能脸红着看了。

莫非是个处/男,对男女之事少不更事,直看得他脸红心促,甚至无地自容,但他不能表现出来,否则又要引得少妇不解了

莫非仔细辨认,也未能从那夫妻私照里分辨出自己与少妇的丈夫有什么两样。

两人看过相册,离开电脑。

少妇看了一眼窗外璀璨似繁星的灯火,拉上窗帘,温情的瞟了一眼莫非,那意思是让莫非采取主动。

莫非像一尊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你离家三年,我独守空房,内心的清苦可想而知。”少妇苦着脸说,“俗话说,久别胜新婚,你一定想要我,等我洗洗就来,我会很温柔的。”

少妇脱掉身上仅有的......走进浴室。

此刻,莫非眼睁睁看着少妇在自己面前脱得精光,不忍直视,心脏狂跳不止。

莫非从遐想中醒过来,看着少妇走向卫生间的婀娜身姿,完全惊呆了。

他的思想活动很激烈,是走掉还是坚守,这是一个问题。

走掉,少妇就要故伎重演,寻死觅活,不走,等待自己的将是......他简直不敢往下想......如果拒绝少妇,则在少妇看来,很不合情理,久别的老公怎会拒绝与老婆寻欢?如果顺从少妇,跟她做成好事,就有违道德,那成什么了?不说乘人之危,也差不多啊,他简直矛盾死了。

卫生间关门的声音打断莫非的遐想,接着浴霸打开,刺眼的强光从卫浴门上的磨砂玻璃投射出来。

少妇的家采用的是新式格局,客厅与其他房间无间壁,从客厅可一眼望到卫生间。

透过磨砂玻璃,在强光的照射下,莫非依稀可见浴室内少妇洗澡的的景象。

在莫非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的巨大纠结之中,少妇从浴室里走出来了,身上穿着一件睡裙,完全是浴后要办事儿的样子。

莫非一眼看去,少妇美人出浴清爽无比的样子简直萌翻天。

“你还用洗吗?晚饭前刚洗过的。”少妇贴到莫非身边,温情道。

莫非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心提到嗓子眼,后悔方才没有趁少妇洗澡时溜掉。

少妇凑到莫非身旁,温存的给了他一个吻,同时把一双玉臂搭在莫非的脖颈上,做环形状,心有余念的看着莫非。

莫飞愈加紧张了,不敢正视少妇艳若桃花的脸。这女人没做错什么,她向自己的“老公”寻欢又有什么错呢?

少妇愈加情迷神醉,把一只涂着口红的樱桃小口再次凑近莫非。

“这女人莫非是要‘霸王硬上弓’?”莫非心驰神摇地想,“她若强要,我给还是不给?”他忽然想起那句笑谈,“女人不能说不要,男人不能说不给。”心里更加紧张了。

“嘀铃铃......”手机铃声响起。

两人都去翻自己的手机,原来凑巧两人的手机铃音是一样的。

当两人把手机拿到手的时候,方才发现是少妇的手机铃声在响。

少妇打开手机接听了一个电话,聊了几句便扣掉了,对莫非说:“老公,对不起,公司有急事要我去一下,冷落你了,我去去就回。”

少妇脱去拖地睡裙,到衣柜里拿出一件蕾丝褶裙穿在身上,跟莫非道了句拜拜,就出了家门。

莫非长长舒了口气,庆幸一个电话把少妇找走了,否则非发生尴尬的事情不可。

莫非想趁机溜掉,否则少妇回来又要黏他没完,但转念一想,她出去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不如利用这个时间......

他瞅了瞅墙上的夫妻照,接着下意识地瞅向电脑。

他到自己的旅行袋里拿出手机数据线,把自己的手机与电脑相连,从手机上下载自己的照片到电脑上,放入相似度比对软件里,然后从少妇与丈夫的合影中剪切少妇丈夫的头像,和自己进行比对,瞬间电脑给出比对数据,莫非与少妇丈夫的相似度竟然是98%。

这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只有孪生兄弟才有的相似度,竟然发生在没有一毛钱关系互不相识的两个人身上,这太诡异了!

莫非不晓得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想要把这一切搞明白的冲动,大得像八月十五的钱塘潮,汹涌澎湃而来。

他不等少妇回来,悄悄地溜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