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为什么带搭不惜理的

【为什么带搭不惜理的】

莫母很矛盾,想留儿子在家陪自己,躲避倔老头幺伯对自己的骚扰,又怕耽误儿子工作,左思右想,左右为难,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最后,她横下一条心,宁可遭受老倔头的骚扰,也绝不耽误儿子的前程,如此想来,便心安理得催儿子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去。

莫非看了下日子,正好三天期限快到了,再不回去,就要以旷工论处了。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莫非拿出手机一看,是依琳娜打来的。

“什么时候回来,定了吗?我去接你。”

莫非一接通电话。就传来依琳娜那有磁性的好听声音。

“不能让她来接,已经错了,不能继续错了,必须斩断与依琳娜不明不白的关系,让她与我的弟弟言归于好,我这个当哥哥的绝不能横刀夺爱,当可耻的第三者。”他瞬间想到。

其实在此之前,他从未把自己当成过第三者,倒是觉得把莫飞从依琳娜身边抢走的那个女人才是第三者,自己只不过是填补由于莫飞离依琳娜而去而形成的空白罢了,那时与依琳娜在一起他还是很心安理得的。

但是,当确认莫飞是自己的弟弟后,他动了恻隐之心,对自己与依琳娜形成的不明不白的关系感到羞耻,想要把莫飞重新召回到依琳娜身边的愿望特别强烈,所谓兄弟如手足,十指连心啊!

“哦,我打算再陪妈妈住两天,暂时先不回去。”

“哦,也好,等老人家恢复了再回来不迟,别忘了向公司续假。”依琳娜想得很周到。

放下电话,他立刻做动身准备,临别,他看了一眼妈妈,十分动情地说:“等我回到江海市,一定尽快买房子,接您去城里享几天清福。”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同时在想,买房的钱从哪里来?就凭自己那点儿微薄的工资,连首付都不够!

但是,出于宽慰母亲为母亲解除后顾之忧的孝子之心,让他不得不这么说,至于钱的问题,回城里再说吧。

他还在心里说,我一定促成弟弟与依琳娜和好如初,让他们破镜重圆,他认定除了依琳娜,再没有任何另外一个女人能给弟弟带来幸福了。

他与母亲告别,乘长途公交车返回江海市,过了两天,依琳娜记得莫非说两天后返回江海市的话,又给莫非打来电话,问他几时而返,她好去接他。

“我已经回到江海市了,不劳你来接我了。”

莫非冷冷的说,他想用这种冷处理的办法冷却他与依琳娜热络异常的关系。

“你乘长途公交车回来的吗?为什么不等我去接你?说好了的嘛。”依琳娜热情的语气中略带责备道,“伯母怎么样?她还好吧?”她问候道,“我看伯母一个人住乡下挺不方便的,不行就把她接到城里来享清福得了,你守在她老人家身边,你就可以无后顾之忧的安心工作了。”

“额?”莫非诧异,“跟我想到一块去了,可你说的轻巧,房子怎么解决?我还住独身宿舍呢。”莫非心下想。

“有时间你过来一趟,研究一下接伯母到城里来住的问题,怎样?”依琳娜巧妙的发出邀请道。

“额?她又在约会我!她总是想法设法召见我,总是千方百计把我和她往一块拉。我不能一错再错了,为了母亲,我也不能让莫飞,我的弟弟,失去贤惠的依琳娜。抛开这个不说,若是别人晓得我搅进莫飞的婚变中,让别人说出哥哥成了弟弟婚姻中的第三者,那该是多么难堪的一件事啊!必须终结与依琳娜的往来,越早越好,越快越好,不然的话,肯定会传出绯闻的。”

他心中有一把尺子,晓得谁是谁非,他晓得依琳娜并没有错,有错的是莫飞。

“哦,这几日我很忙,脱不开身,过几天再说吧。”莫非搪塞道。

放下电话,莫非心想,这女人真的很不一般,有心计,会取悦人,心有灵犀,我刚有要接母亲来城里住的想法,她就为我筹划开了,这样的好女人上哪儿找去?

不过为了弟弟,我也不能再继续跟她保持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了。

“正是因为依琳娜好,我才不能横刀夺爱,才要努力促成弟弟跟她破镜重圆。”他心下想。

“莫非,今晚市音乐会堂有俄罗斯芭蕾舞团和市交响乐团合作演出的经典剧目《天鹅湖》,一票难求,很难搞的,我搞到两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仅隔两天,依琳娜又向莫非发出了邀请。

莫非一看,是周末,晓得依琳娜又在找引子约他聚会。

莫非晓得依琳娜是个时尚女人,哪有热闹往哪儿凑。

“这个女人很粘人,要想摆脱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莫非心想。

“今天很忙,没时间,晚上要加班,检测积压制剂,明天送审药监局。”莫非胡乱编了一套说辞,搪塞依琳娜道。

电话那边依琳娜略显愠意,无奈的挂掉电话。

结束与依琳娜的电话交谈,莫非心想该去找莫飞谈谈了,从家乡返回后他就一直想找他谈,可一直没倒开功夫。

他想劝莫飞迷途知返,离开第三者,与依琳娜言归于好,不要老是闹离婚。

现在他想好了,无论莫飞怎样抵触他,怎样恶语相向,怎样给他委屈受,他都不在乎,只要他能回心转意,与依琳娜重归于好。

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告诉莫飞,我是你的哥哥,也不想告诉他,我们的妈妈就住石塘镇乡下。

他想这一切迟早要告诉莫飞的,但不是现在。

莫非去研发中心找莫飞。

“快下班了,谈什么谈?没空!”莫飞生硬地拒绝道。

他对莫非参与他和依琳娜的婚变一事一直耿耿于怀。

“不占用你过多时间,只要十分钟就OK了。”莫非不放弃,执着道。

“十分钟也不行,你没见离下班时间还有五分钟吗?”莫飞毫不留情地拒绝道,“下了班还要吃饭,吃罢饭还要去听音乐会,哪有时间?”莫飞不耐烦道,“你可要知道,这是国外芭蕾舞团和我市交响乐团合作演出的《天鹅湖》,万人空巷,一票难求,耽误我看演出,你负得了责吗?”莫飞故作神秘道。

“哦,他也要去看那个用脚尖走道的什么芭蕾舞剧,有什么了不起,有人请我去看我还不乐意去呢。”莫非心下想。

两人再一次不欢而散。

晚上,莫非下班,到单位食堂吃完晚饭,向宿舍走去。

“莫非。”

他听到有人叫自己,是个女人的声音,很甜,很有磁性,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周围没有人,不晓得这声音是从哪里传出的。

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的毛病,并没有人叫自己,他只管走自己的路。

“莫非。”相同的声音第二次响起。

他再次回头看,还是没有人,但注意到一辆车,那车正是依琳娜送自己回家的那辆,他全明白了。

是走还是不走,他一时犹豫不决,纠结万分。

正犹豫不决之时,依琳娜把车开到莫非跟前,从车上走出,莫非眼前一亮,只见依琳娜今天的装束很不一般。

“你要去哪?我送你。”依琳娜对莫非说。

莫非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哦,我......我......我回宿舍。”莫非缺乏随机应变的能力,照实说道。

“上车吧。”依琳娜并没有责备他,轻描淡写道。

莫非无奈,跟着依琳娜上了车。

“你不加班,你没跟我说实话,不知为什么。”依琳娜并不急于发动车子,而是带着情绪说道。

莫非一言不发。

依琳娜发动车子,车子缓缓向莫非的独身宿舍驶去。

两人谁也不讲话,车里的气氛一时凝固异常,显得异常紧张。

宿舍很近,只一会儿的工夫就到了。

依琳娜并没有在莫非的独身宿舍前停车,而是绕过宿舍继续向前行驶。

莫非见依琳娜面色冷峻,想到依琳娜并不曾亏待自己,自己反而三番五次爽约,实在是对不住依琳娜,如此想着,便不敢贸然提出让车停下的请求。

汽车向市音乐会堂的方向驶去。

“莫非,说说吧,从石塘镇回来以后,你为什么老是躲着我?回家前后你简直判若两人。为什么三番两次约你你都不出来,是我哪得罪你了?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了你说,别这么带搭不惜理的好不好?”依琳娜冷冷的发问道。

莫非被问得理屈词穷,一时无言以对。

他想说,我是你大伯哥,你是我弟媳,今后我们别来往了,但这样的话他试着说却没能说出口,毕竟这样的话太敏感,说出来会令依琳娜和他自己都很尴尬的。

既然说不出理由来,只好跟着依琳娜走。

他就像警察押解的一名罪犯似的,乖乖地跟在依琳娜的身后,到了市音乐会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