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一发】

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从旁边的岔路口驶来一辆轿车。

司机一见这阵势,俩小流氓在扒女孩的衣裳,旁边躺着一个男人,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紧鸣汽笛,给小流氓以震慑,意图吓跑流氓。

小流氓不晓得车里的态势,还以为有很多人呢,吓得丢下女孩,屁滚尿流的逃了。

女孩得救了。

司机下车,欲帮助女孩把莫非抬上车。

“额?是你,周医生!”司机认识女孩,惊喜的大叫一声道。

女孩被流氓弄得有些神志不清,一时没认出依琳娜来。

依琳娜见女孩表情木然,无甚反应,好像不认识自己似的,赶忙说道:“我是依琳娜呀,莫非的朋友,上次出车祸,我右小腿骨折,是你给我做的手术,你忘了?”

“哦,想起来了。”女孩兴奋地应道。

被称作周医生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周小予。

救人的司机也不是别人,正是依琳娜。

原来莫非下了依琳娜的车与她分手后,依琳娜越想越窝火,没有马上发动车子向前进,而是趴在方向盘上在车里哭了两刻钟,然后表情茫然面带泪痕的发动车子往家里开,没想到在拐上淮海路的时候,正碰上俩小流氓在对周小予耍流氓。

周小予对于先遇上莫非救自己,继而又遇上依琳娜救自己感到很好奇,她不晓得这一对恋人为什么不在一起,而是先后出现。

“快,此处不宜说话,流氓可能没走远,发现我们人并不多,还会杀回马枪的。”依琳娜很会看事儿,对周小予道。

“嗯。”周小予应道。

两人快速把莫非抬上车。

“额?怎么是莫非?”

这一次,依琳娜又惊讶了,先前见周小予深更半夜被欺负就够惊讶的了,见因为帮助周小予而被打伤的是莫非,就更惊讶了。

她对先遇上周小予,又遇上莫非感到吃惊,心想午夜惊魂,遇上的竟然都是和自己有关系的人,一个是自己的情敌,一个是与自己好了许久然后又拒绝自己的男人。

“你怎么遇见了他?你们怎么在一起的?”

问完不等周小予回答,立刻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莫非方才下了自己的车,一定是在回独身宿舍的路上遇见周小予被流氓欺负,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才被打伤的。

两人把莫非抬上车,紧闭车门,刚要发动车子,就见俩小流氓果然又回来了。

两人后怕得要死,心想,得亏行动迅速,及时把莫非抬上车,不然的话,让小流氓杀个回马枪,莫非人事不省帮不上忙,俩小流氓对付她俩女的轻而易举,原先一个,不够俩小流氓忙乎的,现在又多一个,小流氓乐不得的。

“快走,别看他们。”依琳娜说了一声,一踩油门,车子呼啸着开走了,后面留下一溜烟。

俩流氓在车后面捶胸顿足,忙乎半天,什么也没得到,闹了个鸡飞蛋打的结果,实在气恼得很。

车里,两人意识到危险已过,聊开了。

“周医生,怎么这么不小心,深更半夜独自在街上走,这要是碰不上莫非,该有多危险啊。”依琳娜为周小予着想,问道。

“我去看演出了,芭蕾舞剧《天鹅湖》,朋友有急事,把票让给我了。”周小予解释道,“只有一张票,不能找同伴,不去就瞎票了,票很难搞到,一票难求。”

依琳娜方才意识到,周小予是因为看演出,深更半夜往回走,被流氓盯上才上演午夜惊魂的。

本来周小予对依琳娜并无好感,因为她认为是依琳娜把莫非从她身边抢走的。

这要是在大街上相遇,她是不会搭理依琳娜的。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依琳娜救了她的命,她怎么可以不搭理人家呢?

就是在依琳娜住院期间,周小予见莫非总是和依琳娜在一起黏糊,于是认定依琳娜这个有夫之妇迷惑莫非,把他从自己身边抢走了。

周小予告诉依琳娜直接把车开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对莫非进行抢救。

依琳娜是个有情有意的女子,虽说莫非刚跟她说了绝情的话,她也不计较,把莫非送到医院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密切关注莫非的伤情。

已是凌晨一点多,周小予忙着为莫非诊断疗伤,跑前跑后,张罗东张罗西,把依琳娜丢在一边,依琳娜也无怨言,甘于寂寞地守候在重症监护室门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