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会诊】

莫非被打得不轻,脸有淤肿,遍体鳞伤,有器质性损伤。

小流氓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头部还是屁股,一阵拳打脚踢,可怜莫非被打得人事不省,重度昏迷。

莫非被直接推进重症监护室,周小予忙着为莫非诊治,把依琳娜丢在一边。

周小予是骨外科医生,而莫非伤势的症结在脑部,骨外科与脑外科隔行如隔山,周小予找来脑外科的值班医生,为莫非诊断。

做完器械检查之后,值班医生把片子放到灯箱上,向周小予介绍莫非的伤势,“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有轻微骨折;脑挫裂,无骨折,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头皮血肿。”值班医生介绍道,“患者伤势的关键在于脑部,如脑部无大碍,患者恢复健康只是个时间问题。还好,脑部有血肿,无骨折,这是不幸中的万幸,但依然不能排除重度脑震荡带来的后遗症。”

“可能是什么后遗症呢?”周小予追问道。

“这个......不好说。”值班医生欲言又止,“你可以请示院长,开通远程会诊专线,请求外院脑外科专家实施会诊,彻底弄清患者的病情。”

一句话提醒了周小予,“对呀,我何不开通远程会诊,让专家尽快为莫非确诊,以便及时为莫非诊治,不至耽误最佳治疗期。”她心下想。

周小予意识到,值班医生是个刚毕业不久参加工作的医生,难免经验和理论上都欠缺。

而值班医生晓得患者与周小予关系不一般,因此更加不敢轻易描述莫非的伤势。

于是,周小予迅速请示院长允许为患者开通远程会诊服务专线,待得到院长同意之后,远程会诊服务专线开通了。

通过系统调试和验证,周小予确定五位远程会诊专家有三位在线。

她在大屏幕上打上“各位专家辛苦,请为我院一位脑创伤患者进行远程会诊”的字样,然后静等专家的回应。

大概等了两分钟,三位在线专家要求出示患者的病历及现场诊断结论,周小予和值班医生一一作了解答,最后专家要求出示患者的脑电图和ct影像资料,这是远程会诊的关键环节。

周小予将远程视频探头移向载有莫非伤情的影像资料片儿。

经过专家的反复勘验和比对,最后得出结论:该患者脑电图呈杂散的波形,说明其大脑神经功能广泛严重受损,处于可能的不可逆深度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皮质下功能尚保存或部分保存意识,但属有障碍意识,中枢可维持自主呼吸运动和心跳,除保留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认知能力有可能完全丧失,此症状与植物人状态极其相似,不排除该患者永久性丧失意识。

周小予听罢专家的介绍,惊叫了一声。

“您是说患者将成为一个植物人,他将永远丧失意识,终生与床为伴?”周小予惊呼道。

“我是说可能。”三位专家中一位姓苏的说,“患者能不能醒来,还要取决很多因素,比如患者的年龄,患者的体质等,从理论上讲,患者越年轻,从植物人状态中苏醒过来的可能性就越大,反之则越小,体质也是一样。”

“苏教授,耽误您一会儿,再问一个问题。”周小予为莫非忧心忡忡,抓住教授不放,“患者最坏的结果是什么?最好的结果又是什么呢?”她急切的问。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苏教授明显有些不耐烦,“最坏的结果就是植物人状态,终生丧失意识,永远也站不起来了;最好的结果就是从植物人状态中苏醒过来,那就要看他的身体素质了,如果身体素质好的话,苏醒过来也不是不可能;但难免要留下一些后遗症,比如说头痛头晕,恶心什么的。”他虽说嫌周小予啰嗦,可还是耐心地予以解答。

“哦。”周小予长长出了口气。

她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莫非能够向苏教授说的后一种情况发展。

周小予感谢专家对莫非的会诊,结束远程,回到重症监护室莫非身边。

依琳娜还没有走,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的椅子上打盹,见周小予回来了,立刻迎上去询问莫非的病情。

“怎样了?”她关切的问。

“琳娜姐,”周小予叫了一声,没有勇气说,把头低了下去,“他......”

“莫非到底怎样了?”依琳娜追问道,“我听值班医生说,莫非经过专家远程会诊,专家怎么说?”

“专家说莫非有可能成为植物人,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了,呜呜。”说着,周小予哭了起来,“都怪我,让他遭流氓毒打,我真该死。”

“先别哭,”依琳娜也有些急,“专家还说什么了?”她问道。

“专家还说,如果幸运的话,莫非凭借身体素质好,有可能从植物人状态苏醒过来。”

听了这句,依琳娜稍觉心安,把周小予紧紧抱在怀里,安慰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