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剪不断理还乱

【剪不断理还乱】

依琳娜从市第一人民医院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时分了。

折腾了一宿,她又累又困,换上睡衣,一头栽倒在床上,扯过被子,昏昏欲睡。

她的心空荡荡的,就像这空荡荡的家。

她的家本不空荡,有精美的装修,豪华的家具,真可谓应有尽有,一应俱全。

但家里没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纵使有万足金,有珍珠玛瑙,也是空的。

虽说困,可睡不着,心里就像长满杂草的荒地,乱极了。

她晓得在自己接连错过几个追求者后,留给自己的机会不多了。

要不说人在挑选伴侣时切莫看走了眼,否则的话,可能终生都找不对那个合适的人。

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失恋,是在结婚三年后。

她的失恋与别人有所不同,大多数人失恋是在婚前,而她是在婚后。

她想,也许要永失莫非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看见墙上的夫妻合影,那是她与莫飞的结婚照,自己穿着婚纱,莫飞穿西服打领带,穿得精精神神儿,一表人才。

那是何等的新婚燕尔啊,女的俏,男的浪,婚姻生活展现美好前景,而今一切都过去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时,她对莫飞寄予多少厚望啊,起码把终身托付给他是不成问题的。

依琳娜能赚会花,家里的一切吃穿用度,还有房子汽车等大件,都是依琳娜一手置办的。

孝顺双方父母老人的开销,也是一应俱全的由依琳娜负责,根本不用他莫飞操心。

莫飞其实就是个甩手掌柜的,依琳娜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只要莫飞对她好,依琳娜就知足了。

可是后来事实证明,这样的想法太天真,家庭里并不因为老婆比老公为家里做的贡献大,老公就要对老婆感恩戴德,相反,不起逆反心理就不错了。

依琳娜盯着照片,盯着莫飞,心里一阵阵酸楚涌上心头。

她是大家闺秀,出身名门,爷爷为她开创了一片天地,虽没接班,但那是迟早的事儿,因为董事会已有约定,在合适的时机,要把“长洲”的大权还给依家。

依琳娜虽出身名门,但从不自恃清高,她为人淳朴,做事低调,在恋爱问题上从不大事张扬,从不待价而沽,虽拥有众多追求者,但也绝不做那脚踏多只船的勾当,不以追求者众多而沾沾自喜,而是快刀斩乱麻,仓促选中莫飞,结束众星环月的风光局面。

可莫飞却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着实让依琳娜伤透了心。

她虽伤心,但却绝不去求莫飞,她晓得爱是求不来的,特别是女人对男人。

早就该拿掉这幅照片了,真的没必要继续挂它了,到了该撤下它的时候了。

本来,在她晓得莫飞变心的时候,她就要撤下这幅照片,只因那时她已然认识了莫非,一个跟莫飞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她跟莫非关系发展得很快,似乎在向恋爱结婚的方向发展,她想,就当那照片里的人是莫非得了,所以她没有撤下它,而是一直挂着。

而今,莫非也离她而去,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同年同月同日生的男人先后都背叛了她,她好不伤心,沮丧到了极点。

她起身,到对面墙上摘那幅照片,可是够不着,她拿了把椅子,站在上面,把那幅照片取了下来。

摘下那幅照片的同时,她的心也死了,不光是对莫非,而是对所有的男人。

但是她的另一个我却坚信,那摘下的只是一幅照片,她心中的莫非却是无法摘掉的,她对莫非的希望还没有完全破灭,那情形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依琳娜看了下表,才九点多钟,时辰还早。

今天是周六,不上班,公司是不用去了。

她想这漫长的的一天该怎么过,闷在家里不是太无聊了吗?

这要在往常,她会一个电话给莫非打过去,约他出来,或游玩,或吃饭,怎么的都成,那叫一个过得快。

可现在不行了,莫非给自己下了最后通牒,今后不要再来往了。

“要找点事儿做做,接触一下人,用接触人的方式转移一下对失恋的关注,不然的话,会老想着莫非,而不能从死局里跳出来,人都会魔怔的。”依琳娜想,“可以搞搞家庭卫生,家里已经很久没有做清洁保洁了。”她想。

她给钟点工打电话预约,她想可以一面让钟点工做清洁保洁,一面

洗个澡,做做个人卫生什么的。

原先家里是雇有保姆的,自从莫飞远赴美国留学,她反而喜欢上了清静,辞掉保姆,改雇钟点工了。

这个钟点工姓李,人称李嫂,是依琳娜定点的钟点工,没有特殊情况,依琳娜是不会换人的。

遇到家里有重体力活,依琳娜也找李嫂,李嫂会让她的丈夫来给依琳娜帮衬一下,依琳娜从不白用人家,不仅给钱,而且还往多了给,十分照顾这对夫妻,夫妻俩很是感激。

李嫂和丈夫从四川来江海市打工,丈夫在运输市场干装卸工,两人供一个在城里上初中的儿子读书,起早贪黑,十分不易。

她把热水器打开,一面拿起一本时尚杂志看了起来,一面等水温升至自己喜欢的42度。

钟点工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往常一个电话打过去,不出半小时准来。

看着水温达到了自己的要求,她想,不如一面洗澡,一面等待李嫂,她脱去睡衣,走进卫生间。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依琳娜意识到是李嫂来了。

“有门铃不摁却偏要敲门,李嫂不是这样的呀。”依琳娜纳闷儿。

此刻依琳娜拧开水龙头,正要往身上冲水,听到敲门声,去开门不是,不去开门也不是,一时手足无措。

她还是决定去开门,衣服脱在浴室外,图省事儿,往身上披块浴巾,就往浴室外跑。

先入为主的思维,让她没去想门外那敲门的有可能不是李嫂,而可能是李哥或者其他的什么人。

她快速的打开门,“啊”的一声,掉头就往回跑,因为她看到的不是李嫂,而是一个男人的身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