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室惊魂】

这男人蓬头垢面,一套深蓝色的粗布工装穿在身上,十分猥琐,你想啊,一个运输市场的装卸工能有什么好形象?

由于紧张,加之那男人的脸被灰尘遮掩了,依琳娜没能看清那男人的真面目。

男人眼瞅着近乎一丝不挂的一个女人来为自己开门,他认得依琳娜,晓得这光屁股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这家的女主人依琳娜。

长腿,赤脚,大高个,皮肤白皙,除了中间一窄条用浴巾围着,其余部分可以说是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嫂的丈夫大老李。

李嫂有事,因为事出紧急,孩子在学校出事了,李嫂不愿打电话回绝老主顾,便派她的丈夫来了。

依琳娜重新跑回浴室,将门反锁上,抑制不住心脏狂跳,一时惊魂未定。

依琳娜人是跑回来了,可房门却为大老李大敞四开着。

这得亏是大老李,如果是不法之徒,光人跑回了浴室,房门却大敞四开的,有什么用呢?

大老李有些尴尬,不期看到女主人的裙下风光,想走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纠结万分。

他晓得听从妻子指派,来为依琳娜做清洁保洁,什么也不做就走,说不过去。

大老李走进依琳娜的家,忽然出现问题,他不晓得从哪里做起,本来他不是做这个的,只因近来运输市场萧条,他就被妻子打发到这里来了。

本来他对家政工作一窍不通,加之依琳娜家的保洁工作他头一次弄,不问问主人,还真无从下手。

“砰砰砰。”大老李敲响浴室的门,他晓得依琳娜在里面。

“你是谁?想干什么?”依琳娜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原来,依琳娜方才回到浴室,并无心思继续洗澡,而是蜷缩在浴室一角,一面瑟瑟发抖,一面密切关注浴室外的动静,她断定来人不是好人,对她欲行不轨。

浴室隔音强,依琳娜的问话并没有传到大老李的耳朵里,大老李压根没听清依琳娜的问话,加之大老李潜意识里认为依琳娜认识他,并不

浴室内,依琳娜见来人不说话只管敲门,愈加断定该人是入室劫财劫色的劫匪,十分惊恐,想要拨打110报警,无奈手机却不在浴室内,十分着急。

“砰砰砰。”浴室门被敲得山响。

大老李依然秉持他平时少说多做的一贯作风。

大老李,一个乡下男人,平时只知干活,不乐意说话,用手干活的时间远比用嘴说话的时间多,用手多于用脑,除与妻子交流,平时鲜有与人交流,遇事不懂得沟通,而只知蛮干。

依琳娜凑到门边,冒着裙底走光的危险,颤巍巍的问道:“你要多少钱才可以答应走?”问话里既有一种怯懦,也隐含着商量的口吻。

她想以给劫匪一笔钱的方式,保全自己的贞操,结束今天的“纠缠”。

这一句大老李听清了。

大老李晓得自己是来干钟点工的,怎么会没干活就拿钱?

透过浴室的磨砂玻璃,大老李隐约看到依琳娜白花花的身体。

“我不要钱。”大老李说。

他依然是言简意赅,认为多余的话他一句也不说。

依琳娜在浴室里愈加惊骇,她晓得劫匪若是不要钱,那十有八九就是要色了,这是一个劫色的劫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