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做家政的尴尬

【做家政的尴尬】

“马上给我走人,不走我就喊人了。”依琳娜声色俱厉道。

“干嘛撵我走,我是来干家政的。”大老李嗫嚅道,满脸的委屈。

“干家政?”依琳娜惊问,她想到了钟点工,“你是来干家政的,你是谁?”她把方才对这个男人说的第一句话又问了一遍。

“我是大老李,李嫂的丈夫,我是来替她干钟点工的。”

“哦,原来如此。”

依琳娜明白了,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

这句问话若是依琳娜第一次问大老李,大老李就听清了,就没有后面这么多的麻烦了。

“你妻子李嫂,她为什么不来?”依琳娜仍放心不下,追问道。

“孩子在学校出事了,我老婆被老师叫去了。”大老李答道。

误会消除了,可还是有一个麻烦,麻烦还不小。

“活要从哪里干起?我从租车市场过来,连块抹布都没带,给我一块抹布什么的才好干活。”大老李请求道。

依琳娜很着急,想走出浴室为大老李准备工具,而走出浴室就必须穿上衣服,但衣服不在浴室里,总不能光着身子出去吧?

她想让大老李把衣服给自己拿进浴室,但转念一想,自己脱在外面的衣服都是内衣,让一个男人接触自己的内衣,真的很恶心。

“不让大老李为我拿衣服,我就得在浴室里待着,就不能走出浴室为大老李指点活该怎么干;让大老李为我拿衣服,我就可以穿上衣服走出浴室,指点大老李干活了。

她的心在纠结,像念绕口令似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着。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内衣被一个男人从卧室里拿进卫生间,依琳娜就感到恶心。

想把大老李撵走,然后继续洗澡,又下不了那个决心,她不是那样的人啊。

左思右想,权衡再三,她还是决定让大老李把内衣给自己拿进来。

“你隔门缝把衣服给我拿进来,我出去给你准备工具。”依琳娜下了好大决心,隔门缝说道。

大老李乖乖的去为依琳娜拿衣服,可他在卧室里转悠三圈,也未能找到依琳娜的衣服。

“在卧室里呢。”依琳娜等得心急,指点他道。

大老李看了一眼左手边的卧室门儿,走了进去。

依琳娜心想,让一个男人进自己的卧室也够恶心的了,但是没办法。

不多一会儿,大老李拿着依琳娜的贴身衣物站到了浴室门前。

依琳娜把身子闪到一旁,把浴室门轻开一条缝,让大老李把自己的贴身衣物塞进来。

依琳娜拿到衣服,立刻将门反锁上,快速穿上内衣,出去与大老李相见。

她定睛一看,来人果然是李嫂的丈夫大老李,只是比每次肮脏一些,邋遢一些,想必是正干着活过来的。

相比妻子来说,大老李来得少多了,不过一年总要来个三两趟,为依琳娜干她不能干的力气活。

依琳娜为大老李找来抹布,指点他干活。

她穿一件薄纱的半透明睡衣,站在大老李面前依然情何以堪啊,但是已经好多了。

她趁大老李干活的功夫,进卧室换上一件得体的正装,这才心安理得地坐下来,拿起方才那本没有看完的时尚杂志,看了起来。

“你儿子在学校出什么事儿了?”她一面看杂志,一面问正在擦玻璃的大老李道。

依琳娜很关心大老李一家三口,尤其对他上高中的儿子,更是关爱有加。

大老李的儿子是依琳娜五十个资助者之一,每年除学杂费外,依琳娜还为他捐助一万元钱。

“我也不清楚,我老婆给我打电话,让我来你家干活,只说孩子学校有事,让她过去一趟,并未说详情。”大老李回道。

大概干了个把小时,大老李的妻子李嫂来了,她一进门就抢丈夫手里的抹布,张罗着干活。

她不是心疼丈夫,而是怕丈夫干不好主顾家的活,惹主顾不高兴。

“先不忙干活,”依琳娜拦住李嫂,“先说说虎子的情况吧,他怎么样?有事儿吗?”她十分关心孩子。

虎子是大老李两口子的儿子李虎的乳名,依琳娜从来都是喜欢叫他乳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