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患儿捐款】

“虎子在学校上课......忽然晕倒......老师叫我过去一趟......我到了学校......在老师的帮助下......把虎子弄到医院......一检查才晓得......虎子得的是白血病......”李嫂磕磕绊绊,一口气说道。

许是来时走急了,还可能是为儿子的命运担忧,李嫂说话上气不接下气,磕磕绊绊把话讲完。

依琳娜忙搀扶李嫂坐下。

“不急,李嫂,慢慢说。”依琳娜劝道,说着递过去一杯水。

李嫂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一打听才知道,得这种病要做什么骨髓配型,如果配型成功,要做骨髓移植手术,手术费好贵,要五六十万。”她转向丈夫道,“孩子他爹,对我们来说,五六十万可是个天文数字啊,我们家连见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以后别歇着了,给儿子赚手术费吧。我们不能没有儿子啊,就是砸锅卖铁,就是把我们两个老命搭上,也要救活儿子。”李嫂真的急了,对丈夫说。

“额?不到那个份上,会有办法的。”依琳娜听罢李嫂的话,劝道。

“妹子,我的好妹子,”李嫂神经兮兮的说,“求求你,今后你们家的活不要让别人干了,包给我们家老李和我吧,我们保证给你干得干干净净,利利索索的,救儿子要紧啊!”李嫂急切地说。

“呵呵,”依琳娜笑道,“别这么说,孩子的事儿我不会袖手旁观的,用不着你们起早贪黑的干活,孩子也有救,我们快把活干完,就去看孩子,你看好吗?”依琳娜征求道。

“嗯,好......好......好。”李嫂连声道。

说着,动手干起活来,依琳娜也跟着干了起来。

又过了个把钟头,依琳娜的家就收拾一新,窗明几净了,依琳娜从抽屉里取出两张银行卡,招呼夫妇俩去吃饭。

请夫妇俩吃罢饭,依琳娜开车送夫妇俩去医院看儿子。

依琳娜把夫妇俩接上车,询问虎子住的是哪家医院,李嫂回答说是市第一人民医院。

依琳娜载着夫妇俩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先看过虎子,再到住院处询问虎子的医疗费缺口状况,人家告诉她,前期费用需要二十万。

她看了下表,已过银行上班时间,想到银行自助系统ATM机上取款,又觉得通过ATM取款机取出二十万是件很麻烦的事儿,于是联系银行客服经理,要求开通过时取款绿色通道。

在客服经理的帮助下,依琳娜顺利取到二十万。

她返回医院,到收款处为虎子交上白血病的前期治疗费用二十万。

就在依琳娜为虎子交住院费的时候,周小予到外面办事返回医院经过收款处,看到了依琳娜在收款处交款的背影。

“依琳娜是在为莫非交款吗?”周小予首先问道,“她是莫非的女朋友,为莫非交住院费也是应该的。”她心下想,“不对,”她立刻加以否认道,“莫非是因我而受伤的,她会那么自觉为莫非交住院费吗?假使真是为莫非交住院费,她也得知会我一声,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儿啊。”她心下想。

如此想着,周小予放慢回办公室的脚步,回头张望依琳娜的动静,想要弄清她究竟何为。

依琳娜并没有注意到周小予,交完款就去了小虎的病房了,她想再看一眼小虎,顺便把为小虎捐款的事儿告知李嫂夫妇俩,要他们不要着急。

周小予望着依琳娜远去的背影,重新返回到收款处。

她问收款处的工作人员,方才那个漂亮女人在为谁交款,工作人员把载有虎子治疗账户的台账拿给她看,她清楚地看到那上面捐款受益人是一个叫李虎的。

“妈的,”她骂道,“移情别恋够快的了,那边莫非还没醒呢,她这边就另有新欢了。”她断定依琳娜有了新的相好。

周小予方才看捐款台账资料时,都没看受益人的年龄,就匆忙下结论说依琳娜移情别恋,她哪知道李虎才是个十二三岁的中学生啊,呵呵呵,滑稽透顶了。

依琳娜返回小虎的病房,告诉夫妇俩,她为小虎的治疗账户打入二十万,她告诉夫妇俩,她还会继续捐款的,请他们不要担心。

夫妇俩激动的要给依琳娜跪下,依琳娜赶忙拦住他们。

走出小虎的病房,她忽然意识到,这是市第一人民医院,是周小予的工作单位,是莫非住院的医院,昨天她刚把莫非送进来。

从昨天走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打算再回来看莫非了,“人家已经提出再不要来往了,怎么好意思再去看人家,况且周小予也不会欢迎我,她对莫非与我交往有很大抵触。”周小予心下想。

可是依琳娜转念一想,既然来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越过周小予和莫非总不太好,不做恋人还可以做朋友吗?

况且莫非还没有醒来,不问候问候显得太寡情薄义,况且周小予给依琳娜做过手术,依琳娜是个很念情义的人,不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看一眼,问候一声,总还要的。

如此想着,便来到了周小予的办公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