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两个女人的战争

【两个女人的战争】

“你好,周医生。”

起码的礼节还是要讲的,依琳娜问了声好,

走进周小予的办公室。

“莫非怎样了?他醒来了吗?”

周小予正要去查房,见依琳娜进来了,放下手里的病案,说道:“琳娜姐来了,我正想去查房,晚去会儿,陪你坐坐。”

“别耽误了你的正事儿,我就是随便来看看。”依琳娜客气道。

“不要紧的,可以晚去会儿。”

别看周小予表面轻松,其实正为筹措不到莫非的住院费而心焦着呢,见依琳娜走了进来,好像见到了大救星似的,忙请依琳娜坐。

“还没醒呢。”周小予苦着个脸道,“能不能醒来还两说着呢。”

见周小予心焦,依琳娜也不开心。

“伤得这么重,要醒来也不能这么快,别急,再等等。”依琳娜劝道。

此刻,依琳娜不晓得除了几句苍白无力的劝慰话儿,还能做些什么?

“愁人的事儿不光是这个,还有......”周小予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依琳娜追问道。

“莫非的治疗账户至今还是空的呢,一分钱都没有,现在医院是在无费的情况下给他医治呢。”周小予道。

听了周小予的叙述,依琳娜方才意识到,莫非的治疗费用还缺着口呢。

如果不是莫非一句“今后我们不要来往”的话说出口,依琳娜会把莫非的治疗费用当回事儿来办的,说不定会连同小虎的治疗费用一同送来。

小虎的医药费都掏了,还差莫非的吗!

而在莫非说了这句话之后,依琳娜下意识把自己置身事外了,再说莫非受伤并不是由于自己的缘故。

“医院说,限期三天,如果再不打钱进来,就要终止对莫非的治疗。我给家里打电话要钱了,妈妈也答应了,可钱到不了这么快,急死人了。”

“昨天才把病人送来,今天就催款,是不是急了点儿?”依琳娜不满意,发牢骚道。

“现在拖欠医药费的太多,医院也是没办法。”周小予不愧为这家医院的大夫,遇事总是替医院说话,“这还是看了我的面子,否则非撵莫非出院不可。”

“什么?!”依琳娜吃惊了,“医院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市侩,变得这么不负责任了?还讲不讲人道主义救死扶伤了?”

“哦,你也不能那么说,还不是因为莫非住进医院后家属迟迟不露面造成的吗?院方认为家属不出现有故意拖欠医药费的嫌疑。”

这一句说出口之后,依琳娜嗔心了,她不晓得周小予说莫非的家属是不是有所指,如果有所指的话,那一定是指她依琳娜了。

“周小予肯定不晓得莫非拒绝我的事情,仍把我当莫非的女朋友看待,在莫非的唯一亲人,他的妈妈,远在家乡不能来的情况下,女朋友当然算是家属了。周小予借莫非的家属这句话来敲打我,好像我就是那个该为莫非交住院费的唯一的人似的。”依琳娜心下不高兴,想道。

她想跟周小予说莫非不再是她的男朋友了,她跟莫非没有那个关系了,可转念一想,说那个有什么意思呢,好像成心摆脱责任似的,要说也不是现在。

“那好吧,我明天就把住院费送过来,今天太晚了。”依琳娜大气地说。

这一句说完,周小予也没能完全释然,心想,“她出钱能出多少?她嘴上不说,心里可是在跟我计较莫非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该我出住院费才对,虽然她是莫非的女朋友,她也不想多出住院费。”周小予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地想着。

“她都没问该出多少住院费,明明是想象征性地出点儿,借此掩人耳目,造成一种关心男朋友的假象,事实上却不会出太多。”周小予铁定不把依琳娜往好了想。

周小予不是一个大气的女孩,在莫非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她不以大局为重,反而斤斤计较。

她不念莫非是她的救命恩人,而偏执于依琳娜作为莫非的女朋友该多出多少住院费的问题。

这也是周小予发泄私愤的一种方式,他至今仍耿耿于怀依琳娜抢走了莫非,他的逻辑思维是这样的,既然你抢走了莫非,莫非是你的男朋友,那你就给他出住院费吧,谁让你是莫非的女朋友了。

而对于莫非是因为谁受伤的,她却不去管。

虽然这回依琳娜救了她和莫非,可这并不能抵消她对依琳娜的怨愤。

“琳娜姐,你说莫非能醒过来吗?”周小予问依琳娜道。

“你是医生,反倒问起我来了。”依琳娜调侃她道。

“他要是醒不过来可咋办?成了植物人,一辈子谁伺候他?”周小予忧心忡忡道。

依琳娜感觉周小予每说一句话都有所指,都有潜台词,都在旁敲侧击。

“成了植物人谁来伺候他?这句明明是说给我听的呀,警告我一旦莫非残废了不要抛弃他。”依琳娜心下想。

但依琳娜不愿把周小予想得太刻薄,而宁愿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误解周小予了,而实际上周小予没那个意思。

“别担心,会醒过来的。”依琳娜劝慰道,“莫非年轻,生命力顽强,一定会醒过来的。”她说。

“琳娜姐,你总是想得那么乐观,别忘了,重度脑创伤患者的治愈率是在百分之四十上下,还不到一半呢。”周小予道,“你是莫非的女朋友,你可得有这个思想准备啊,一旦莫非成了植物人,站不起来了,你可得做好伺候他一辈子的准备啊。”

“额?”依琳娜听了周小予的一番话,大跌眼镜,“她果然是这个意思,我不想把她想得很刻薄,可她自我现行,生怕话说得不明白。”依琳娜愕然了。

依琳娜非常不愉快,心想,哪有你这样劝人的?既然你这样不相信我,我就把实情告诉你得了。

“我不再是莫非的女朋友了,我们俩不再有那个关系了,莫非已经拒绝我,让我今后不要与他来往了。”情急之下,依琳娜否认道。

“什么?”周小予听罢跳了起来。

周小予万没想到依琳娜会否认与莫非的关系,她镇定了一下,想了一想,重新调整了一下说话的思路,决定要给予依琳娜以狠狠回击。

“把自己打扮成受伤害的可怜样子,其实要我看正相反,不是莫非拒绝了你,而是你抛弃了莫非。”周小予先入为主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