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枪舌剑】

在周小予看来,依琳娜的这番话完全是临时编造的,想用编造理由的方式逃避对莫非的责任,“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儿,简直是无耻之极。”周小予心想,“莫非现在昏迷不醒,等于是死无对证,还不是由着她依琳娜怎么编怎么是啊。”

“啊,早不拒绝晚不拒绝,偏赶在莫非出事了,冒出莫非拒绝你的话了,哪有那么巧的事儿啊?明摆着是编瞎话逃避责任,这事儿搁谁谁信呢?傻子都不信!”周小予道。

依琳娜料到自己的话说出口后,周小予会反应强烈的,但没想到这么恶毒,什么“编瞎话”啊,什么“逃避责任”啊都来了。

“我干嘛编瞎话?我干嘛要骗你?”依琳娜感到委屈,质问道,“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人?我骗你做什么?”

“你说莫非拒绝你,什么时候说的?在什么场合?”周小予试探道。

“就在他救你之前,前天晚上,后来我不是也从后面赶上去了吗?”依琳娜回答道,“那个晚上我们一道去看演出,回来的路上他对我说的。”

“编,继续编,编圆乎了,待会儿别穿帮。”周小予戏谑道,“好好的一起去看演出,他会绝情的拒绝你,谁信呢?”周小予道,

“什么叫编呀?我说的是事实。”依琳娜火气上来了,大声说。

“那你说说他为什么要拒绝你?总得有原因吧。”周小予继续试探道。

“我不晓得,我问他了,他不说。”

“呵呵呵,”周小予冷笑道,“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可看出你真的是在编瞎话。实在编不下去了,你就说不知道,你编出来的理由,你自己相信吗?”

“怎么是编?我说的事实,你怎么这么不相信人?!不相信人的人才喜欢扯谎呢。我是看在朋友的份上才跟你说的,你爱信不信。”依琳娜气急眼了,说道。

“既然是朋友,就要讲真话。”周小予针锋相对道,“做事要讲良心,想当初莫非和我谈得好好的,硬是让你给拆散了。你把莫非从我手里抢走,现在看他要残废了,你就抛弃他,像扔块抹布一样把他给甩了,你这样做良心何在?天理何在?就不怕遭报应吗?”周小予愤慨了,“告诉你,莫非也不是好甩的,你想让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门儿都没有!莫飞就是残疾了,你也休想抛弃他!”周小予一股脑说道。

在周小予看来,依琳娜的理由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一点儿说服力也没有,顺手拈来、随口编造的痕迹特别明显,十分不可信,而事实上,依琳娜说的却都是真的,无半点儿不实。

依琳娜惊呆了,周小予的忽然翻脸,打了她个措手不及,她做梦都没想到今天会跟周小予有一场遭遇战,有的一拼,来之前他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

“谁想甩他了,谁想抛弃他了?我说的是事实,是他跟我说,今后再不要来往了,你让我有什么办法?”依琳娜也急了,大声喊道。

“事实?我看是狡辩,是逃避,说莫非抛弃了你,谁信?他那么爱我,你出现之后,他生是不顾一切的投入你的怀抱,现在说他抛弃你,鬼才相信!还不是看莫非要成植物人,你要照顾他一辈子,害怕了,又见莫非昏迷不醒,死无对证,凭你怎么说怎么是,编一套瞎话糊弄我,抛弃莫非,逃避责任。”

“我说的话你不信,等莫非醒了你去问他自己好了。”

“问他?!他还能醒来吗?”周小予强词夺理道,“要是能醒,你还不说你俩没那层关系了呢。”

“简直是无理取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依琳娜气急了,“谁说莫非醒不来了,这刚一天能看出啥来,你对莫非醒来这么没信心,究竟是何居心?你这么不相信我,不跟你说了。”

“不说了,不说就是说不过了,是心里有鬼,好好想想吧你,抛弃莫非你能活得踏实吗?”

依琳娜见周小予越说越不像话,晓得再纠缠下去也是无益,也不会有结果,于是想着尽早结束纠缠。

“好了,依副总,我要去查房了,今天就争论到这吧。”

不等依琳娜开口,周小予起身,把患者病案拿在手中,做出逐客的表示,抢先说道。

“在对待莫非的问题上,我请依副总好自为之,”周小予继续道,“千万不要一时糊涂,做出与你身份不符的荒唐举动,坏了你的名声。你没离婚就和莫非搞上了,大家不怪你,谁让你被老公抛弃了,可要是因为莫非身残你就抛弃他,那大家可就不原谅你了。你是公司老总,不要跟我们平民百姓玩儿心眼。”说完飘然而去。

周小予把称呼由“琳娜姐”瞬间改成“依副总”,讽刺挖苦的意味特别强。

依琳娜坐在座位上,半天才回过神来。

她心想,今天真是特码的出门遇上鬼了,要不就是昨晚没做好梦,今天被周小予这个丫头平白无故抢白一顿,真特码的晦气。

依琳娜走出周小予的办公室,带着气儿发动车子,驱车回家。

回到家,已经快十点了。

这一天发生的事儿,让依琳娜有喜有悲,喜的是为小虎捐款,帮助别人快乐自己,真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她已经从被莫非拒绝的心境中走出来了。

悲的是莫非没有从昏迷状态中苏醒,她非常不开心。

与周小予大吵一架让她着实不开心,这丫头怎么了?简直是疯了!怎么对我这么大劲儿啊!?

她不明白周小予为什么忽然变得她不认识了,自己明明说的是事实,却被她歪曲成是胡扯,周小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哦,也许是被莫非的伤情所困扰的缘故,情绪低落,不顺心,易怒,可以理解。”她心下想,“还有当初我把莫非从她身边抢走,她能不怨愤我吗?今天就当她出气了。”

依琳娜很宽容,是个心态很好的女人,凡事看得开,不往心里去,一会就把不愉快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她唯一遗憾的是不该跟周小予说莫非拒绝自己的话,跟她说那些干啥?惹来那么多口舌,到头来还是要给莫非出住院费,她心想。

忙乎了一天,依琳娜感觉好累,但心情是好的,好心情来自于助人为乐。

失去莫非让她的心很痛,但为虎子做了一件好事,让她暂时忘却了失恋的痛苦,转移了由于莫非离她而去而带来的沮丧,他好像找回了精神寄托似的。

她洗漱一番,宽衣解带,上床酣然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