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爷爷】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依琳娜眨眨眼,晓得今天是星期天,还不用上班。

“这一天怎么过?”她问自己,“窝在家里吗?那不是我的性格,再说刚搞完卫生,没有理由再呆在家里。对了,去看爷爷,好久没去看他老人家了。”

她起床,洗漱一番,到衣柜里选衣服,“看爷爷一定要穿得光鲜靓丽一些,爷爷最疼我了,我要给他老人家一个惊喜,让他老人家一看到我就高兴。”她心下想。

在接连失去两个莫fei之后,当情爱不再温暖她的时候,看重亲情就成为十分自然的事情了。

自称是爷爷情人的依琳娜,在父母面前也不隐晦说这句话,爷爷也乐得接受,除第一次听到这句笑谈后嗔怪一句外,后来每当依琳娜这样说的时候,爷爷都笑而不语,似乎很享受孙女的情人说。

依琳娜在衣柜里选了一件她平时很得意穿的金黄色皮草,穿在身上,显得既高贵又典雅,走出家门。

她到楼下简单吃了点儿早餐,驱车去看爷爷。

依琳娜对爷爷的感情远胜于对父母的感情,她对爷爷的感情既出于亲情,又出于崇拜,她是爷爷的粉丝,她认为爷爷是这个世界上最棒的男人。

这一方面是由于她是跟着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另一方面爷爷对她的言传身教最多,无论是做人的道理,还是学识修养方面的影响,爷爷都堪称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每次都是看爷爷,才捎带着看一下父母的。

儿时,依琳娜的父母忙于工作,便把依琳娜寄养在爷爷奶奶家。

爷爷是一位高级知识分子,对江海市的发展有特殊贡献,是一位享受政府津贴的特殊贡献者。

依琳娜的爷爷跟其他成功人士有所不同,大多数人做贡献出成绩是在退休前,而她爷爷的辉煌是在退休后。

爷爷退休后大干将近二十年,把自己创办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发展成江海市乃至全国知名的企业,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个奇迹就是“长洲”。

二次创业退休后,依琳娜的爷爷也是退而不休,目前他是江海市政协委员、常委,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依然活跃在江海市的政治舞台上,为江海市的发展出谋划策,为江海市的发展尽参政议政的义务。

依琳娜把车开进爷爷的温馨小院,首先看到的是妈妈,妈妈告诉她爷爷这几日情绪不错,不像前几日总窝在楼上不下来,今天下楼待客了。

依琳娜问妈妈来客何人,妈妈告诉她,是“长洲集团公司”的总经理何方亮。

“两人正在谈事情呢,我为他们泡上茶,就出来了。”妈妈说。

何方亮,就是前文提到的依琳娜的那位追求者,“长洲集团公司”聘请的任期五年的职业经理人。

依琳娜听说是何方亮来了,原本听说来客人还打算回避的依琳娜,晓得何方亮不仅是自己的同事兼上级,还是自己曾经的追求者,觉得不该回避,应该进去知会一声才对。

她不讨厌何方亮,甚至有些小喜欢,若不是若干年前鬼使神差地投入莫飞的怀抱,说不定她首选的就是何方亮。

依琳娜款款的步入大厅,女神范十足,她想,今天的精心打扮没白费,终于派上用场,本来打算取悦爷爷的,不成想遇上了何方亮,她喜欢在何方亮面前靓丽惊艳出现的感觉。

爷爷神情淡定安详,正在与何方亮亲切交谈。

妈妈说的没错,爷爷气色很好,情绪也好,坐在特制的藤椅上,一条毛毯盖在双膝上,用以御寒。

阳光从偏窗射进来,暖暖的,照在家具什物上,也照在两人喜气洋洋的脸上。

“哦,琳娜,你来了。”不等依琳娜招呼爷爷,何方亮首先起身,迎上前去,向依琳娜

热情致意道,“来看爷爷了。”他问候道。

依琳娜不说话,莞尔一笑,算作对何方亮的致意。

她越过何方亮,到爷爷跟前去问候了。

“爷爷,你好吗?”她问候道。

在私下场合里,时至今日,依琳娜对与何方亮见面仍存害羞心理,或称不好意思,因为当年在与何方亮保持亲密恋爱关系的情况下,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依琳娜突然宣布与何方亮解除恋爱关系,转而投入莫飞的怀抱,这让何方亮一时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甚至爷爷都晓得当年他们之间的热恋状态,爷爷一度认为,他的孙女会非何方亮不嫁的,因为在爷爷看来,依琳娜和何方亮才是般配的一对,后来不知怎么了,风云突变,依琳娜不顾一切的投入莫飞的怀抱,终止了与何方亮的热恋。

而在公司相处,并没有这样的不好意思,因为他们两人都尽力避免触及当年那段敏感的失恋伤痛,因此合作还是蛮密切,蛮愉快的。

“我很好。”爷爷回应她,“琳娜,你来得正好,方亮刚才还提到你呢,快坐下,听他怎么说。”爷爷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