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花残了】

依琳娜脱去大衣,挨着爷爷坐了下来。

何方亮回到老爷子身边,与依琳娜一同围坐在爷爷身旁。

与依琳娜一样,何方亮对依琳娜的爷爷充满了无限崇敬爱戴之情。

其实,何方亮原本并不认识依琳娜的爷爷,一则由于他留学美国多年,二来他并不是江海市本地人。

他留美归来,来到江海市,正好赶上“长洲集团公司”招聘职业经理人的消息传来,他阅读有关“长洲集团公司”的有关资料,深深为“长洲集团公司”的实力和依琳娜爷爷传奇的创业经历所折服。

他抱着试试运气的心态参加面试,从五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幸运的成为“长洲集团公司”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外聘经理。

当时,依琳娜的爷爷已然退居二线,只在董事会挂名名誉董事,但何方亮还是与老爷子建立了忘年交,公司做出重大决策前,总要拜访老爷子,听取他的意见,就是没事儿他也喜欢往老爷子家跑,听他讲过去创业的故事。

何方亮从来不只把老爷子讲的当故事来听,而是当做创业的经验聆听汲取。

“琳娜,你猜方亮是来做什么的?”爷爷对依琳娜道,“他是来辞职的,他想让你接替他干下一届公司总经理。”爷爷笑道,点明何方亮的来意。

“为什么要辞职?干得好好的。”依琳娜吃惊,问道,“你第一个任期还未到期啊,董事会关于续聘你下一个任期的呼声很高,可你却偏偏在这个时候要辞职,这究竟是为什么?”依琳娜不明就里,惊问道。

“我们作职业经理人的,应该尝试各种类型的企业,啃各种难啃的骨头,才能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立于不败之地,是另寻出路的时候了。”何方亮道,“董事会认为,现在‘长洲集团’的经营业绩是历史上最好的,各项经营指标已达历史峰值,此时把总经理一职交给你,正好可以运筹下一阶段企业上市的重大举措,为企业筹措更多资金,为下一步把公司推向一个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创造条件。”

何方亮关于交权的一番说辞说得有理有据,其实他是言不由衷,他并不想一走了之,并不想离开他钟爱的“长州公司”。

他辞职完全是为了依琳娜,为了使他钟爱的女人能够尽早掌权铺平道路,再者也是因为董事会里有一派意见主张还政于依家。

他想,自己若是不采取主动,让董事会说出他贪恋权利就不好了。

依琳娜说的“续聘说”确有其事,董事会内部有一派意见认为,何方亮业绩突出,应该续聘他为下一任期的公司总经理,这一派的意见被称作“续聘派”。

而另一派的意见则认为,应该将企业的经营权还政移交给依家,毕竟依老爷子创办了这家明星企业,除了老爷子本人,依家还没有人执掌过企业的帅印,况且他的孙女十分优秀,应该趁依琳娜年富力强之时,把权力移交给她,这一派的意见被称作“交权派”或“还政派”。

而依琳娜的爷爷却把权力移交看得很淡,他并不热衷于让自家人当那个人人羡慕的总经理,他认为,只要能搞好企业,任何人都是可以做总经理的。

爷孙两人听罢何方亮的谦让之辞,不禁对视了一下。

爷爷好像在问孙女,琳娜,你做好准备了吗?你一定要接任那个总经理吗?你还年轻,在家庭关系还未处理好之前,你接任总经理,会顾此失彼焦头烂额的。

近来,关于依琳娜与莫飞婚变的风言风语,也不时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他不禁为孙女的婚姻大事儿深深的忧虑。

“琳娜,告诉我,你到底和莫飞怎样了?回来这么久,他为啥就来家一趟,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了?”爷爷忧心忡忡问道。

他还记得半年前的那个晚上,由于天色已晚,依琳娜带着莫非隔门向他致意的情景,但就是那一次,他看到的都不是莫飞,而是跟莫飞长得一模一样的莫非。

老爷子是看着莫飞长大的,对于孙女与莫飞的婚变,老爷子在感情上难以接受。

依琳娜从不把自己遭遇的情感困惑和家庭变故跟家里说,尤其不愿跟爷爷说,让爷爷为她担心是她最不愿看到的。

依琳娜晓得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怪不得别人。

当年爷爷就是力阻依琳娜嫁给莫飞,而是劝她嫁给何方亮,可依琳娜很执拗,认准了的非坚持到底不可,不撞南墙不回头。

依琳娜无法回答爷爷的问话,只好用沉默回应爷爷。

“你们谈吧,我有些累了。”老爷子见问不出啥来了,说道。

依琳娜听罢,忙搀扶爷爷上楼,何方亮上前帮忙,把老爷子扶上楼,

两人回来坐下继续谈。

何方亮含情脉脉的看着依琳娜,那情形像一对初恋情人似的,依琳娜一时被他看得心慌意乱,害羞地低下了头。

依琳娜婚变的事儿,何尝没有传到何方亮的耳朵里,他了解的情况远比依琳娜的爷爷了解的要多。

何方亮内心重燃要娶依琳娜的欲望之火。

时至今日,他一眼看去依琳娜,仍抑制不住暖暖的爱意的冲动。

当年,依琳娜一念之差没有嫁给何方亮,现在看来,怎一个遗憾二字了得!

三年过去了,依琳娜经过结婚,而今到了婚姻破裂俨然要离婚的边缘,而何方亮仍孑然一身,对此依琳娜百思不得其解,一个而立之年不算年轻的男人,不结婚不知是为哪般?忙工作忙事业吗?哪有忙事业连婚都不结的!

她不明白何方亮为什么不结婚,是因为我的缘故吗?我当年抛弃了他,他就赌气不结婚,现在看我与莫飞发生感情危机,就拉着架子等我吗?依琳娜不禁自问道,问罢感到脸红,她笑话自己自作多情,难不成每一个不结婚的男人都在等自己?

“琳娜,就依我这一回吧,接任下一届总经理,我去应聘“大唐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总经理,把我的职业经理人生涯向证券业延伸发展。”何方亮看着依琳娜,温柔地说道,“让我们在不同岗位上做出更大的成绩吧。”他温情道。

依琳娜晓得何方亮此举是为她好,腾出“长洲”总经理的位置,好让她依琳娜上位接班。

他们做经理人的,从来都不固定在一个公司干,他们频繁跳槽,总是像猴子似的,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不只为薪水高,而是为工作更有挑战性,增强自己的实践能力。

“大唐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是江海市一流企业,人人以成其一名员工而自豪,职业经理人当然更是以供职“大唐基金”为荣。

“你怎么那么有把握,离开长洲,就一定成功就职大唐?”依琳娜嗔怪了一句,语气充满无限爱恋,“要是光为了我离开长洲,我可担当受用不起。”她谦让道。

她不愿让何方亮辞职,也是有爱恋他的因素在里面。

“到外面走走吧,外面阳光很好。”何方亮建议道。

依琳娜乐意与他多相处一会儿,答应他的建议,两人一同走出别墅。

外面阳光明媚,风和日丽,虽是仲冬时节,却不似那般阴冷。

两人并不远走,未离开爷爷的庭院,依琳娜建议到花园里逛逛。

两人一路徜徉过去,心怀浪漫,好像一对情投意合的恋人似的。

花园很妩媚,仲冬时节,花园里尚有未完全凋谢的花朵。

重要的是花园因人而异,因人而艳,对于何方亮来说,此情此景,由于依琳娜的到来,花园满园生辉了。

“琳娜,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回到你跟莫飞结婚之前?”面对此情此景,何方亮不知哪来的一股力量,温情问道。

依琳娜看了他一眼,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没有立即回答他,而是撇下何方亮,向园子纵深走去,何方亮紧追不舍,温情的又追问一遍。

依琳娜注视何方亮,眼神充满无奈,那神情矛盾得很。

我当年拒绝了人家,现在痛快地答应他的二次求爱,那不是很清楚地说明,我当年嫁给莫飞抛弃何方亮的选择是错误的吗?依琳娜心下想。

她是个极好面子的女人,让她立刻答应何方亮的求爱,她做不到。

“你看,这花凋谢了。”依琳娜从枝头上摘下一朵残花,“凋谢的花,还能恢复到原状吗?我看不能了,起码很难很难。”她无限忧伤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