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高管会】

翌日晨,依琳娜一觉醒来,意识到今天是星期一,该去上班了。

她见时间还早,没有马上起床,而是望着欧式天花板发呆。

她看了一眼身旁的位置,一米八精美双人大床的另一侧空空如也,身边知冷知热的那个人早已不复存在,至今已空了一年多。

此前那位置是属于莫飞的,今后属于谁尚不可知。

她一度想努力找回那个人,想让莫非取代莫飞,成为她身边那个位置上的人,但是在与莫非进行了半年有余的婚外恋后,她最终也未能留住他。

她躺在床上,逐一盘点上周末发生的诡异事件。

上周末发生了一系列令人始料未及的突发事件,令她唏嘘不已。

在看芭蕾舞剧《天鹅湖》的归途中,她遇见了莫飞和他的小姘师岚,师岚竟然是《天鹅湖》女主角的扮演者,一个貌似品味很高的人。

由于意识到一个品位很高的人拆散了她和莫非的姻缘,依琳娜无疑感觉感情很受伤,甚至私下里感到是自己不好,把莫飞推到别的女人怀抱里去了。

同样在归途中,莫非宣告与她决裂,接着发生了午夜凶案,为救周小予,莫非可能面临终身残疾的危险后果。

她起床,洗漱,整理妆容,到楼下餐厅吃饭,然后从地下车库提出车来,准备驱车去上班。

她打算先去上班,然后抽空去看莫非,为他交住院费。

“哎呀,没带卡,怎么给莫非交住院费。”她忽然意识到,惊呼道。

她把踩向离合器的脚收了回来,重新返回房间,打开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两张卡,然后回到车上,一踩油门,向公司的方向驶去。

她对新的一周充满期待,这期待不是对爱情的期待,而是对事业的憧憬。

在莫非拒绝她以及莫非面临终身残疾的情况下,依琳娜认定她与莫非的爱情已死,短期内找回爱情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她想,今后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去了,以此填补情感上的空虚。

这个想法还源自何方亮要禅位给她的决定,这是昨天在爷爷家何方亮亲口对她讲的,这是上周末发生的诸多令人感到意外的事情中的一件。

何方亮欲主动辞去“长州公司”老总的决定,令她大跌眼镜。

“嗨,这个何方亮啊,总是做让人出乎意料之外的事情。”她心下想。

她一面开车,一面想着发生在何方亮和她之间的事儿。

何方亮辞职禅让的意向非常明显,让依琳娜平添几分紧迫感,她想,何方亮任期未满就提出辞职,这无疑给了她一个信号,“看来我早晚要接过‘长洲’的帅印,带领长洲人砥砺奋进,开辟出一片更广阔的天地来。

是的,“长洲”在经过近二十年的大发展后,的确需要一个新的爆发。

“长洲”需要崛起,需要奋进,需要再出发,而在依琳娜看来,她就是那个带领“长洲”重新走向辉煌的不二人选。

在莫非拒绝了她的情爱之后,在她拒绝了何方亮的二次求爱之后,她觉得情爱的事儿已经不再属于她这个结过婚行将离婚的女人了,这也成为她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的主要原因了。

何方亮的禅让之举,让她看到接班是迟早的事,她应该有这个思想准备。

她不想立刻接何方亮的班,至少在何方亮第一个任期结束前。

她希望何方亮再干一届,好让他把没干完的事儿做完,以实现功德圆满。

与何方亮交谈获得的另一个意外是何方亮还在暗恋她。

昨天在爷爷家何方亮对她讲的话言犹在耳。

通过与何方亮交谈,依琳娜弄明白了,这个当年的追求者,在时隔三年后依然在暗恋着她。

依琳娜已然结婚,而今又走到快要离婚的边缘了,而大依琳娜六岁的何方亮,不仅不结婚,而且连恋爱都不谈,在当初依琳娜拒绝了他一次后,仍摆出一副非依琳娜不娶的架势来,着实让依琳娜错愕不已。

此前,依琳娜对于何方亮不婚的原因还只是猜测,弄不清他不婚的真正原因,而通过昨天的交谈,她彻底弄明白了,何方亮不婚是在等她。

她惊诧了,世界上竟有这样痴情的男人,竟然为等一个人连婚都不结。惊诧之余,她为自己当初不开眼拒绝何方亮而嫁给莫飞的举动而懊悔不已。

她心事浩茫地行驶在去公司的路上。

“尽快为莫非交上住院费,不能再拖了。”她心下想,“周小予为这事儿跟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几乎跟我吵翻,医院也貌似不交住院费就要轰莫非出院似的,不跟这帮小鬼一般见识。”她心下想。

她驱车行驶在通往公司主干道的淮海路上。

越是接近公司总部大楼,街道两旁越是洋溢着浓厚的节日气氛,大街上张灯结彩,彩旗飘扬,一派喜气洋洋。

这热烈的喜庆气氛源自新年快到了,而“长州公司”有几场重大活动恰好赶在元旦前后举行,这无疑给本来已经很热烈的气氛又平添几许。

公司总部大楼正面巨大的蓝色玻璃幕墙刚刚经过清洗,五六个清洁工吊在玻璃幕墙上整整清洗了三天,两条巨型条幅从楼顶上凌空飘展下来,左幅为:借改革开放东风成就辉煌惊世人,右幅为:值南巡讲话时机再攀高峰创佳绩。

行人每行至此,都不免要把那标语看上一眼,不仅看上一眼,还要说上一句:口气好大,有如此大的气魄,江海市企业独此一家。

是啊,“长洲”的成功足以震惊世人,它是一个标杆,这个标杆至今无人超越,且在江海市这个范围内不可复制。

“长洲”用二十年的时间,完成由资本原始积累向高端飞跃的发展过程,在江海市走出了一条兴业创业的非凡之路。

“长洲公司”是一家有两千多人的技术服务型公司,从规模上看公司并不大,但内涵充实丰富。

它在全国五十多个城市开设有技术售后服务机构,服务网点遍及全国各地。

它主打技术开发和服务,有强大的技术研发团队,开办有技术研发学院和大型实习工厂,产学研一条龙,走出了一条自己独特的经营发展之路。

“长洲公司”是市属重点骨干企业,每年为财政上缴大笔利税,是政府特别倚重的企业。

“长洲公司”每年都要利用年终岁尾这几天举办大型庆祝活动,起码有两场“长洲”的活动引人注目,一个是年会,另一个是周年庆。

依琳娜意识到,今年是“长洲公司”成立二十周年的日子,逢五逢十,必为大庆,庆祝前的气氛如此热烈,也就不足为奇了。

走进总部大楼,一股喜庆气氛更是扑面而来。

一楼大厅的电子公告板上打着一则会议通知,通知上说十时整在公司二楼小会议室召开本年度最后一次高管会。

走进办公室,依琳娜通过对讲机向秘书小高喊话,问她今天有何活动安排,小高说,有一个与客户的座谈会需要依副总主持。

小高是依琳娜的专职秘书,在“长洲公司”,副总配备专职秘书的,独此依琳娜一人。

年底召开客户座谈会,是“长洲公司”的惯例。

每年年底,“长洲公司”都要邀请主要客户开展座谈,征求他们对过去一年里技术服务的满意度,以便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改进工作不足。

客户座谈会八点半开始,开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依琳娜想着十点钟的公司高管会,从一个会议室出来,进了另一个会议室。

依琳娜还是来晚了,她是最后一个走进二楼小会议室的。

看得出,由于依琳娜的迟到,高管会迟迟未开,总经理何方亮问依琳娜的去向,知情者说依副总在主持客户座谈会,何方亮便隐而不发,静候依副总到来。

见依琳娜走进会议室,何方亮扫视全场,宣布本年度公司最后一次高管会开始。

会议议题有四,其一为公司年会和周年庆的筹备工作,由主管后勤的副总介绍庆祝活动的形式和日程安排。

第二项议程是关于将公司优质资产在资本市场上市的问题,何方亮提请公司全体高层,一定要把上市当做公司今后一个时期的重点工作来抓。

“诸位,我接掌‘长洲’总经理一职至今已经快五年了。五年来,在诸位的鼎力支持下,‘长洲’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和完全市场化运作的既定目标,取得了一定的业绩。如今‘长洲公司’走到了十字路口,如何使‘长洲’在原有的高度上再上层楼,法宝就是上市,到资本市场上去筹措更多资金,为企业发展提供支撑,把‘长洲’重新纳入再发展的轨道,扩大市场,做大蛋糕。运足一把力,就会推高企业,助力企业破茧化蝶,浴火重生;反之则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与会高管就上市议题发表意见,最后达成共识,上市是目前助力公司再发展唯一可行的办法,公司上下唯有全力以赴做好上市议题,才是走出困境重振辉煌的唯一之路。

在进行完前两个议题后,何方亮干咳了一声,镇定一下情绪,好像第三个议题颇为沉重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