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创新工作大奖”

【“创新工作大奖”】

何方亮要说的第三个议题不是别的,就是他昨天向依琳娜说的辞职之事,他要将这件事在高管会上宣布,晓瑜公司全体高层,以示郑重和诚意。

他这样做也是为了向依琳娜表白,他向她说的是事实,绝非妄言和儿戏。

“诸位,想必大家晓得,一直以来,在公司董事会内部都有一种意见,就是要让依副总接班总经理一职,实现公司的新老交替,我想现在是时候了。”何方亮说,“在公司即将迎来上市的关键时刻,把公司大权移交给依副总,有利于她在上市的节点上通盘考虑公司事务,运作好公司上市这盘大棋局。”

何方亮一番话说出口,无异于一石激起千层浪,平地一声春雷响。

其实他宣布辞职完全是为了依琳娜,如果不是为了依琳娜,他是不愿离开“长洲公司”的。

在此之前,公司董事会关于把权力移交给依家的传言,或多或少传到公司高层,甚至普通员工也知道一点儿,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由于该话题较为敏感,所以公司高管会从不涉及此议题。

今天何方亮在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宣布辞职,等于是将他的决定正式提出,等于是将自己推到没有退路的境地,一经提出,绝无更改的可能。

其实公司董事会内部除了主张把权力移交给依家的一派外,还有一派董事主张续聘何方亮,前者称“归政派”,后者称“续聘派”,后者的主张主要基于何方亮任职长洲以来所取得的较理想的业绩。

高管们不认可何方亮辞职,想要力促何方亮收回成命,但碍于依琳娜在场,话不好说出口,于是三缄其口,静观其变。

一般情况下,辞职无外乎两种状况,一是公司经营滑坡,领导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任期未到而引咎辞职,二是另有高就,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另谋高就是人之常情,而这两样何方亮一样也不占,高管们感觉此时何方亮提出辞职,匪夷所思。

高管们不理解何方亮辞职,依琳娜也不领何方亮的情,反而在心里直骂他脑残,“好你个何方亮,说说也就得了,你还当真,当真也就罢了,你还一天不停地把它摆到高管会的桌面上。”她心有不满地想,“你当辞职是儿戏吗?说辞职就辞职,太轻率了,一点也不严肃,就凭这一点,当初董事会聘你为公司总经理就是个错误!”

这一番话哪是能说得出口的,只在心里想想还差不多。

“何总经理,”依琳娜于全场沉默之间大声说道,“我反对你的辞职决定!”

众人看去,只见依琳娜杏核眼圆睁,柳叶眉倒竖,一副义愤的样子,“何总经理,你不觉得在公司即将上市的关键时刻提出辞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吗?你该带领大家励精图治,共克时艰,而不是在这个节点上提什么辞职;你此时提出辞职,跟‘逃兵’无异。我劝你还是收回成命,重新考虑辞职的决定。”

一番话说出口,全场哗然,高管们惊讶于依琳娜对何方亮毫无保留酣畅淋漓的批评。

既然依琳娜可以痛批何方亮,那么其他高管对于劝何方亮收回成命也就无后顾之忧了,一时间,高官们七嘴八舌,纷纷劝说何方亮收回成命,干满任期,甚至有的高管还劝他竞聘下一任期。

听到高管们七嘴八舌劝留何方亮,依琳娜意识到,自己远未到接班上位的时机,如果不顾民意强行接班,工作起来也不会得心应手,会有很多阻力的。

何方亮的辞职宣言被一阵猛烈的炮轰瞬间打得熄了火,见这阵势,何方亮既不表示收回成命,也不再坚持辞职,此事不了了之。

何方亮宣布进行第四个议题,就是评优议题,评选本年度各项大奖。

在所有奖项中,“创新工作大奖”的评选格外引人注目。

说它引人注目,是因为这个奖项在高管中产生,有大奖中的大奖之美誉,除奖项名字靓外,奖金数额也高,非其他奖项所能比,“创新工作大奖”究竟花落谁家,众高管拭目以待。

经过提名、口头评议和最后举手表决,依琳娜以卓越的技术贡献无可争议地荣膺此项大奖。

待所有议题进行完毕,何方亮宣布散会。

依琳娜返回办公室,不足一刻钟,何方亮尾随而至,很明显,会上有未尽事宜需要单独交流,或者说有不宜在会上公开的内容需要个人沟通一下。

“请原谅,我方才的发言有些言重了。”未等何方亮开口,依琳娜抢先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了?”何方亮似乎并不以为意。

“我说你当逃兵啊。”依琳娜道。

“哦,没什么,我根本没当回事儿。”何方亮答道。

何方亮现在依然深爱着依琳娜,他怎么会计较她的一句话呢?

“你今天真不该在会上提辞职的事儿,多此一举。”依琳娜说他,“你不觉得此时把公司的摊子扔给我不公平吗?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好了,我暂时不辞职,但我决定任期一结束,就立马离开‘长洲’,多一天也不逗留,绝不寻求下一任期。”何方亮表态道。

“‘长洲’怎么得罪你了,让你一天也呆不下去。”依琳娜挤兑他道。

“琳娜,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走了你正好可以接任总经理,你此时接任总经理是最佳时机,趁你年富力强,趁你爷爷的影响力还在,正好可以大展宏图,干出一番事业来。”

何方亮后一句话让依琳娜听了别扭,感觉不顺耳。

“你是说我需依靠我爷爷的影响力才能当上总经理吗?”依琳娜向来对何方亮不客气,说话专挑他的破绽。

“不,我不是那意思。”何方亮马上加以否认道,“我是说当官要趁早,趁你年轻,趁公司即将上市的大好时机,你该把大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职场风云,变幻莫测,公司里后生可畏,人才辈出,过两年,你知道谁又脱颖而出了?”

依琳娜晓得何方亮的意思重点是后面那几句。

“好,我谢谢你的提醒。”依琳娜道,“如果到时真有人在我之上,我不会强求上位的,会毫不犹豫让贤。”依琳娜毫不客气道,“没想到你也那么俗气。”依琳娜嗔怪了一句。

何方亮见自己说话又没说到依琳娜心坎上,很是气馁。

“好了,既然你现在不想辞职,说这些都为时尚早。”依琳娜斩钉截铁道,“集中全力运作上市吧,我全力支持你,做你的助手。”她缓和语气道。

何方亮默默地答应,说着准备离开依琳娜的办公室回去。

“奖金还没领呢吧?”临走,他关心依琳娜道,“今年‘创新工作大奖’的奖金数额在去年的基础上浮动四十万,趁财务主管没走,赶快去领吧。”他礼节性的催促道。

依琳娜对奖项和奖金的事情不感兴趣,不知道去年“创新工作大奖”的数额是多少,也就不晓得浮动四十万之后该项大奖为几何。

不过她产生一个想法,急切地想知道今年的“创新工作大奖”数额是多少,因为她想去看莫非,顺便为他把住院费交上。

“如果创新大奖奖金数额足够多的话,就不用再麻烦去银行取钱了。”她心下想,“否则还要找银行客服经理办理取现,十分麻烦。”

为了住院费的事儿,周小予与她几乎翻脸,她再也不想拖了,况且院方也摆出一副相煎何太急的架势,貌似不交住院费就要轰莫非出院的样子,十分可怕,她决定尽快为莫非交上住院费。

下午,她处理了公司的一些日常事务,整理一些上市需要的资料,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石英钟,发现时间已不早,决定早走一会,去看莫非。

走之前,她到计财部领取奖金。

计财主管先向她表示祝贺,然后开出一张支票,羡慕地递给依琳娜。

依琳娜顺便扫了一眼那上面的数额,不看则已,一看心里就有了底,确认那支票上的金额足够交莫非的住院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