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手阔绰】

依琳娜扫了一眼支票上的奖金数额,发现不多不少,正好一个数——100万。

她与计财主管告别,下楼发动车子,驱车赶往医院看望莫非。

她一面开车,一面心想,这一百万真是从天而降,昨天还没影呢,今天就从天上掉下一百万。

早晨从家里出来时,将两张银行卡带在身上,计划着动用个人账户,从里面取钱为莫非交住院费,有了这一百万,根本不用动用个人账户了。

她想,这一百万别说为莫非交住院费了,就是小虎的白血病后期治疗费用都够了。

从理论上讲,莫非的脑创伤治疗费用要小于小虎的白血病治疗费用,但很明显,如果莫非能够苏醒过来的话,则后续治疗尚需一笔不菲的康复费用。

转眼间就到了医院,依琳娜先到住院处收银台办了一个捐款委托代理协议。

协议如下:

甲方:依琳娜,

乙方:市第一人民医院。

兹有公民依琳娜为该院两位患者捐款,一位是脑创伤患者莫非,另一位是白血病患者李虎,捐款数额计壹佰万元整,对半打入两人的治疗账户,用于两位患者的治疗和康复费用。待两位患者病愈出院后,若该款项仍有余额,则余额归院方支配,但要确保用于无支付能力的患者身上。

此协议一式两份,具有同等法律效力,分别由甲乙双方各执一份。

签完协议,依琳娜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迫不及待去留观室看望莫非。

她想绕过周小予,不想去找她了,前天晚上因为住院费的事儿与她大吵一架,今天都觉得难堪。

到了留观室,发现莫非住的那张床已经换成了别人。

医生告诉她,莫非虽未苏醒,但病情已趋稳定,无继续发展的可能,已转入普通病房。

她问莫非转入几号病房,人家告诉她是9号,她旋即来到9号病房,见莫非果然在那儿。

这是一间住着八个患者的病房,加上陪护和探视者竟有二十多人。

二十多人挤在不足三十平米的房间里,吵闹异常,拥挤不堪,简直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人还未醒,就从留观室里给驱逐出来了,简直太不像话了。”依琳娜为莫非的遭遇感到不爽,嘴里嘀咕道,“一定是院方看莫非的治疗账户里迟迟未打进钱来,就把他从留观室里驱逐出来了。”依琳娜心下想,“哼,还人民医院呢,干脆改成黑心医院得了。”

依琳娜心里对医院有气,又见莫非在打点滴,身边空无一人,无人陪护,更觉生气,“人还昏迷着呢,身边竟空无一人,没人陪护怎么成?”依琳娜立时对周小予来了气,嗔怪她不给莫非找护工。

她重新返回住院处,要求为莫非更换病房,人家问她要什么标准的,她点名要VIP病房,她晓得VIP病房方便舒适,因为上次出车祸时,她住的就是VIP。

市场经济,只要有钱,不分官职级别大小,什么昂贵的病房都可以住。

住院处工作人员到电脑上敲了一下,见莫非的治疗账户上竟有伍拾万元之多,立刻答应为莫非更换病房。

依琳娜看那账户上的钱,晓得她捐助的款项已经对半打入莫非与小虎的治疗账户上了。

依琳娜提出增加护工,工作人员现为难之色,“太晚了,护工都派出去了,没派出去的也回家吃饭了,要护工需等到明天。”工作人员说。

依琳娜回到莫非身边,见护士已经在为莫非换病房了。

莫非住进了宽敞明亮的VIP,单人独间,房间虽不大,但设施齐全,两张床,病人和护工各一张,挺方便的,另有桌椅等必要的生活设施,有对讲设备,直通护士站,便于患者有要求时直接呼叫护士。

依琳娜闲着也是闲着,想为莫非做点儿事情,见莫非的脸脏兮兮的,晓得整个一天都没人管他,脸都不曾洗过。

她转身出去,到院内小卖部买了一兜生活日用品,香皂毛巾什么的,准备给莫非搞一下个人卫生。

她刚把毛巾放进水盆里,还未透湿,就见周小予踩着高跟儿鞋,有节奏地,不紧不慢地赶来了。

“我刚出去一会儿,你就给莫非换房间了,治疗费还没着落,就让他住高间儿,这钱从哪来?”周小予没好气的质问道。

前天晚上刚为莫非的事儿吵过一架,周小予今天见面又挑毛拣刺,依琳娜一肚子的不高兴,不想待见她。

见周小予一见面就市侩地提钱,依琳娜十分反感,还因为昨天为住院费的事儿发生口角,依琳娜憋了一肚子的气。

“我既然让他住高间儿,自有让他住高间的道理。”依琳娜冷冷地诘问道,“我不仅给莫非换房间了,还给他雇护工了,明天医院就派护工过来。”

依琳娜的一番话,有向周小予示威的意味,也有对她不满的宣泄。

“换房间雇护工,这得多少钱?别忘了,还有好几台手术等着莫非呢,有钱也得悠着点儿花。”周小予依然纠结于钱,说道。

“普通病房脏乱差,像个卖菜的集市,怎么利于莫非恢复健康?”依琳娜反驳道,“你我都上班,不雇护工谁来照顾莫非?”

“你为莫非打钱了?”

“打了。”依琳娜轻声道。

“打了多少?”周小予问道。

“五十万,够了吧?”

周小予不听则已,一听五十万,心下好大震惊,连连叹道,“好一个依琳娜,好一个公司副总,果然出手不凡,一出手就是五十万。”她在心底叹道。

“好吧,还是你有钱,莫非遇见你,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说着,悻悻离开依琳娜,回了办公室。

回办公室的路上,周小予一面走一面想,依琳娜真是说一不二,说为莫非出住院费就出住院费,毫不含糊,一出手就是五十万。

联想到自己,有些汗颜。

她也向家里要钱了,妈妈也答应了,但不会太多,顶多也就三万五万,就是这三万五万,至今仍未到账。

不过,周小予有些不相信依琳娜的话,不相信她会为莫非捐那么多的钱,空口无凭,不足为信,万一依琳娜谎报了呢,回办公室的路上,依琳娜顺便绕了一个弯儿,到收款处问了一下,工作人员轻敲电脑,屏幕上赫然出现五十万的金额,让周小予心服口服。

耳听是虚,眼见为实,周小予释然了,担心依琳娜不管莫非的想法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