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谢天谢地,终于醒了

【谢天谢地,终于醒了】

周小予回到办公室还未坐稳,下班的时间就到了,她脱去白大褂,换上漂亮衣服,把女式包拎在手上,准备下班。

她想,下班前应该去向依琳娜打声招呼,“依琳娜做得仗义,我也不该失了礼数。”由此想着,便又回了莫非的VIP病房了。

“琳娜姐,莫非今晚就一个人,得有人护理他。”她对依琳娜讲,“既然你来了,就由你来护理莫非得了。”她说,“连着护理莫非三天,把我都累死了,我得回去休息一下,睡个好觉。”她不忘在依琳娜面前表功,那意思是说,我都护理三天了,也该轮到你了。

“好的,你走吧,让我来护理莫非。”

依琳娜不跟他计较,爽快的答应了。

“要不你去吃个饭,等你吃完饭回来我再走。”周小予于心不忍道。

“不用了,我包里有点心,饿了垫吧垫吧就成。”依琳娜貌似颇不以一顿饭为意似的说道。

周小予走之后,依琳娜真感觉有点儿饿了,到暖瓶里倒了一杯水,从包里拿出稻香村的点心,吃了起来。

吃完点心,她拉过一把椅子,坐到莫非面前,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尚未苏醒的莫非。

此时她心事浩茫,心绪烦乱,她在想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如果莫非真的醒不来,我该怎么办?”她心下想,“难道要嫁给他吗?嫁给一个植物人过一辈子,你做好这个准备了吗?”她自问道,“周小予肯定不会嫁莫非了,当然她也没这个义务,是我从她的怀抱里把莫非抢走的,强求周小予嫁给莫非是不公平的。”她很纠结,“但我就应该嫁给他吗?就在出事前,莫非刚拒绝了我,我若是嫁他,就违背了莫非的意愿;我若不嫁他,必遭道德谴责,人们会说莫非是因残疾被我抛弃了。人们不晓得莫非拒绝我,因为那仅仅发生在莫非被打伤前不久,无人知晓。”

依琳娜努力从一堆“乱麻”中理清头绪,可无论怎么理,依然是一团乱麻,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前面的吊针打完了,依琳娜通过对讲设备通知护士,护士进来为莫非换药,又给他点上一支。

这一支是营养液,护士说是助莫非恢复记忆的,这一支比方才那支量更大,估计费时更长。

依琳娜看一眼莫非,又看一眼滴答落下的药液,眼睛就在这两者之间反复不断地游移转换。

她盯着滴答落下的吊针,心里像十五支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本来依琳娜心中装满对莫非的情意,可是让莫非一句“今后让我们不要再来往了”的话给说得寒了心。

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怎能不令依琳娜百感交集,那曾经的过往,那曾经的情意,怎么是一句话就能轻易给抹杀的。

“莫非......”

忽然,依琳娜喉咙哽咽,冲动地唤了一声。

“莫非,千不该万不该,那天晚上我不该轰你下车。”她愧悔道,“要是我不轰你下车,你就不会深夜遇见小流氓,也就不会被打成重伤。”她自责道,“都是我的错,要是这个世界上有卖后悔药的,无论付出多大代价,我都要买来吃下,只求你平安无事。”她深情表白道。

她的一番话充满自责,情声声,意切切,好像莫非受伤是他一手造成似的,好像她应该为莫非的受伤负责似的。

那天晚上,出于一时之气,她是撵莫非下车了,但莫非最后下车完全出于自愿,他是在拒绝依琳娜后无奈下车的。

“莫非,醒来吧。”她继续道,“如果你不愿与我交往,那也不要紧,只要你醒来,你要怎样就怎样。你不乐意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愿与我交往,那也没关系,只要你醒来。”

她对着昏迷不醒的莫非不断倾诉着,一面倾诉,一面流下两行热泪。

她掏出那枚曾经见证他们真挚情感的水晶镶金钻戒,戴在昏迷不醒的莫非的无名指上。

“这枚戒指曾给你带来过好运,现在我把它给你重新带在手上,愿它助你尽快苏醒过来。”她虔诚地祈祷,嘴里喃喃道。

任凭依琳娜如何倾诉,莫非就是一动不动,仿佛这个世界对他来说是个静止的存在似的。

夜已深,依琳娜抑制不住袭来的阵阵困意,不住地在莫非面前打着瞌睡。

不知过了多久,依琳娜被一个响声惊醒,睁开眼一看,是莫非身边的一件东西被碰掉地上发出的声响。

她惊讶了,意识到是莫非把那东西碰掉的。

“如果是莫非碰掉的,那不就说明他醒来了吗?”依琳娜心下想。

她观察莫非,发现他依旧纹丝不动,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不以为意,继续打她的盹儿。

忽然,一个更大的声音响起,这回不是东西碰掉地上发出的声音,而是人发出的声音,她睁开眼,发觉是莫非醒了,正在**。

“哇,醒了,他醒了,莫非醒了。”她忙不迭的大声呼喊道。

她兴奋异常,首先想到的是将这天大的好消息通知医生,她欣喜若狂冲向对讲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