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走机场路】

依琳娜为莫非穿好衣服,搀扶他走出病房。

依琳娜嘴上说随便走走,其实她早就计划好了,要带莫非重走机场路,体验他们在机场邂逅的那震撼一刻。

“不唤醒莫非,我在他面前就没有合法身份,连朋友都不是。”依琳娜心下想,“况且如果莫非的记忆得不到唤醒的话,他的小脑就会因此萎缩,成为一个半植物人。”

在医院走廊,她遇到莫非的护工,护工见依琳娜搀扶莫非要走,十分惊恐,她初次见依琳娜,不晓得她是谁,以为是漂亮女劫匪要劫持莫非,慌忙上前阻拦。

这时恰巧周小予从旁边经过,为依琳娜解了围。护工认识周小予,早晨起来护工来上工时,是周小予接待她的。

“这么早去哪里?莫非还没完全恢复呢。”周小予虽说解了围,但仍不免要加以阻拦。

“我带他出去转转,这样对恢复他的记忆有好处,医生不是说要多陪陪他吗?”依琳娜解释道。

周小予心想,做梦去吧你,医生说莫非大脑里有淤血肿块,压迫神经,吸收的可能性很小,甭指望他能变成正常人。

但转念一想,也好,万一莫非恢复了呢,我趁莫非把你依琳娜忘了的机会,正好可以下山摘桃子,抢夺胜利果实。

依琳娜冲破护工的“封锁线”,又跟周小予费了半天口舌,才冲出医院,和莫非一道上了车。

“哇塞,奔驰啊!这车好名贵!”莫非一见那车,不由得赞叹道,“还是限量版啊,据说要三百多万呢。”看到限量版的标志,他又不由得惊呼道。

“哦,这个他倒是精,还懂得全球限量版,那么别的他为什么忘得一干二净?”依琳娜心下想。

依琳娜见他对车这么在行,而对她这个大活人却视而不见,不高兴了,嘴里嘟囔道。

依琳娜一踩油门,车子风驰电掣般向北驶去,不久就上了通往飞机场的高架桥了。

莫非坐副驾驶位子,两眼目不转睛盯向被他称作美女司机的依琳娜。

依琳娜则目不斜视,两眼直视前方,开她的车。

依琳娜今天穿的是一件毛领短皮衣,蓝色的,配着她高挑婀娜的身姿,简直迷死人。

她的一头乌发光泽靓丽,流瀑一般的披散在脑后,眼睫毛长长的,忽闪忽闪的,鼻子上翘,小嘴性感,高傲地挺着。

莫非简直看呆了,但他的脑神经不知哪根搭错了,就是想不起身旁这位美女曾经是他的最爱,被他一句话就给拒绝了。

车下了高架桥,就上了一条被称作“机场路”的马路了,上了这条路只需十分钟的车程就到江海市唯一的飞机场了。

飞机场就是八个月前莫非在美短期学习三个月后乘机落地的那个飞机场。

当时一下飞机,莫非就与依琳娜邂逅,依琳娜不分青红皂白,上去就叫了他一声“老公”。

后来,莫非被依琳娜强行拉上轿车,在走过机场路的这十分钟当中,车窗外的景色曾让莫非流连忘返,心醉神怡。

“这景色能唤起他当初的记忆吗?”依琳娜看了莫非一眼,心下问道。

依琳娜故意放慢车速,想让这条十分钟车程的路变得更长一些,给莫非留出充裕的时间,让他回忆当初的情景。

她甚至在一个有着显著标志的地段把车停下。

可惜,莫非一点反应都没有,视若无睹的样子,依琳娜一下子就傻眼了,趴在方向盘上想哭。

“你还记得八个月前去美国的经历吗?”依琳娜抬起头,戚戚地问道。

“是的,有印象,我隐约记得我在美国的情景,我去的那个城市好像叫西雅图,美国西北部的一个城市。”莫非答道。

“那你归国那天,在飞机场候机大厅发生的一切,你还记得吗?”依琳娜继续问他。

莫非漠然摇头。

“哦,在美国生活的日子,他记得,回来那天在飞机场,他却不记得了,这也是选择性失忆啊,总之,凡是与我有关的事情,他都统统忘记了。”依琳娜悲戚地心下想。

她重新发动车子,向飞机场航站楼的方向驶去。

车子慢慢驶近候机大厅,依琳娜不时观察莫非的表情,看他神色有何变化。

莫非表情木然,丝毫没有唤起记忆的迹象。

依琳娜拉着莫非的手走进候机大厅。

“你带我到这来做什么?”莫非懵懂的问道,“这里不好玩。”他跟个孩子似的,抗议道。

“莫非,听话,我带你进去找一个人。”依琳娜安抚道,“这个人也许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不想找回她吗?”她同样像哄一个孩子似的安抚莫非道。

莫非很勉强,跟着进了候机大厅。

此刻不是飞机起降的时段,候机大厅里空空如也,要想如实还原当时的邂逅场景恐怕是不可能了。

但是,面对物是人非的候机大厅,依琳娜仿佛感觉到自己当时喊的一声“老公”仍在候机大厅里回响,那声音很大,很有磁性,响彻整个候机大厅。

候机大厅跟八个月前相比没什么两样,只是没有了当时的人声嘈杂。

遗憾的很,那一声“老公”的呼唤再也不能响彻候机大厅了,真个是物是人非了。

“你不记得了?”依琳娜噙着泪水眼巴巴问道,“当时你从入口进入到候机大厅,不记得我向你喊了一声‘老公’吗?”

莫非仍旧默然摇头,那意思是说不记得了。

依琳娜黯然闭上双眼,两行热泪滴洒下来。

过了许久,她睁开双眼,后退几步,模拟当时莫非从站口而入的情景,向着莫非温情的唤了一声“老公”。

莫非不明就里,不晓得依琳娜喊他做老公究竟是为什么,他感觉好玩儿,同时感觉这么漂亮的一个美女喊自己为老公,真是不可求的事儿。

他走到依琳娜的面前,看着她温婉大气光芒四射的脸,感觉无比亲切。

他产生冲动,要去拥抱面前的女神,可是心里的另一个莫非却阻止他道:“你跟这位女士刚刚认识,就轻浮的要拥抱她,这怎么可以?她是你的护工啊,你怎么可以拥抱你的护工?要拥抱也不是现在,我可以追求她呀,待水到渠成,我再拥抱她也不迟。”他心下想到。

如此想着,他收回要行动的手,变得规矩起来了。

“走吧,这里根本不好玩,让我们到玉泉山风景区那边去吧。”莫非建议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