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不信邪

cpa300_4(); 大家都紧张的大吼一身。“老天爷是不是又要开玩笑,还是死亡延续要开始了?”

整个村子的人紧随天气变化和各种怪异事情的而情绪波动。大家脆弱的内心已经被这接连发生的事情撕开了,鲜血淋漓的。

肯毛蛋又一次磕头说道:“各路神仙,我肯毛蛋说话一定算话,对你们的承若一定做到。”

经历了那么多,肯毛蛋都被吓到了,浑身发抖,额头冒汗,嘟嘟嚷嚷半天。

肯毛蛋话音刚落,锄头咔嚓一下就从坟头上落了下来。叮当一下,落在破损的墓碑碎片之上。

善师傅和爷两人对坐着,彼此眼睛里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味道,深沉而恐惧。

爷一直低垂着头,脸色苍白。善师傅叹一身气喝一口酒,眼睛眯成一条缝,缝隙里面露出了淡淡的泪花。

“善师傅,你怎么了?”爷吸了一口烟后,深沉地询问。

“没有怎么的。”善师傅呵呵而笑,喝下一口酒。

“怎么流泪了?”爷疑惑地看着他。“你也会有心软的时候的吗?”

“哪有,我就是喝酒呛到了,你看看你这什么破酒,那么难喝,辣的我眼睛疼。”善师傅摇了摇头,无力的说着。

“这个事情你怎么看?”爷端起一杯酒大口喝下。“这个事情你真打算不管了?”

“怎么管?”善师傅无力地唏嘘着。

“肯毛蛋的本事你知道的,你为什么放手让他去做呢?”爷叹了口气,额头的虚汗一直在冒。

“为什么不可以呢?”善师傅疑惑地看着爷。“这样不是很好吗?我觉得肯毛蛋处理这点事情的能力还是有的。”

“好吧,算是我多想了。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你觉得呢?”爷沧桑的脸上总有一种恐惧之感。

“你担心什么呢?”善师傅僵硬的脸一直死死地盯著爷。“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操心太多,你操心的过来么?再说了,这件事情也算是你热不出来的祸。”

“我惹的祸?”爷有点不服气地说着。

”你不去西山捣鼓能有这些事情吗?“善师傅直言说着。”西山那个地方是你随便能惹的吗?“

”我承认我去西山这件事情确实有点唐突了,但是吴三儿的死亡和我没有干系,再说了,死去的人因为什么而死亡,估计你我都是很明白的。“爷振振有词地辩解道。”这件事情,我们如今得想一个万全之策,大家应该商量着,你不能把整个杂乱的摊子放手让肯毛蛋这个毛孩子弄。“

”什么完全之策?我没有。“善师傅恶狠狠地吼道。”那些人怎么死的?你是说说?还是,尸体究竟去哪里了?“

爷喝了大口酒,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抿嘴一笑说:”鬼杀。“

”鬼杀?为什么偏偏出现在墓地里呢?“

”巧合。“爷毫不犹豫地答道。”吴三儿为什么去古墓呢?是不是他看到了什么呢?“

”阴阳两界很多东西本来就很难解释,但是我敢断定,这些人的死亡一定不简单,你去西山就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吗?“善师傅很不相信地看着爷。

爷低垂着头思考了半天。”看见了,我似乎看见了她。“

”谁?“善师傅惊慌地站起来。

”我三姑。”爷定定地坐着,整个人焉瘪着。“真的,我真的看见了。”

“你中毒太深。”善师傅鄙视着爷。“这辈子,你被这个女人害惨了,究竟是什么原因会牵扯着你们一辈子呢?”

爷抬起酒瓶喝了大口,然后呵呵而笑。”亲情。“

”哈哈,多么滑稽可笑的笑话,我觉得老龙你是这个世界最会编瞎话的人,也擅长演讲。”善师傅松懈着眼。

”那么你认为呢?“爷脸色黑暗了下来。

“我认为,我认为你就是疯子。彻底的疯子。“善师傅端起一杯酒泼洒在爷的脸上。”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爷没有反抗,只是定定地坐着。双手举起很高,沉闷高坑地说:“说的好,说的好。”

善师傅见爷就是一个归根结底的无赖加****,也懒得理会,一个人蒙头喝酒,懒得搭理爷这样的疯子。

爷是我们村里出了名的疯子,所谓臭味相投才能走到一起,善师傅原来和我爷也相差不是很大,彼此都是疯子。

爷说:“也不知道墓地那边如何了?”

“如何关你屁事啊,不放心么?你觉得自己厉害么?你去嘛。”善师傅踹了爷一脚,然后倒在屋角就睡了起来。

爷走到善师傅身边也踹了他一脚。“你要睡回自个家睡。”

晕乎乎的爷去拉善师傅,不知道是不是善师傅太重还是爷醉了,两个人倒在了一堆里。

两个醉鬼睡在地上,酒气熏天,嘴里叽叽哇哇。

肯毛蛋这边,安静如常,最后和村长以及村里的一些代表,准备把那一堆白骨移到木墓地的西边,有一块空地处埋葬了。至于墓碑只能是无字碑了。

白骨周围大家都不敢动,这才挖几下,就出现人头,锄头还把人家的祖坟撞烂了,继续再挖,且不是要人命了。

这一些事情接憧而来,大家都变得小心翼翼了。

至于吴三儿,抬回他的家里,用他自己为自己做的棺材埋了自己。

其实这也算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很多木匠,从来用不上自己为自己亲手打造的棺材。

至于吴三儿的死,大家似乎都内心明白,和那所古墓有关系。

吴三儿埋葬的位置大家争执不下,最后陈老爷子出面协调好了,就埋葬在吴三儿家的旁边。

这也合情合理,吴三儿已经没有什么至亲了,其他的远方亲戚大家也管不了那么多。埋葬的这不合适,那不合适,那么只有埋葬在他自个家的屋檐下了。

肯毛蛋拿着罗盘测量了许久,吴三儿家地处太阴暗,前后树木太多,还有高山,朝向以及位置都没有最佳的。

且根据吴三儿的八字来测量,古墓处是最适合埋葬他的。古墓处禁地,根本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吴三儿无牵无挂的,或许埋葬在哪里都是合适的。只是如果在时辰地点没有选对,那么就会亏待了帮忙的人,或许期间还会出现凶。

最后测量了一个最佳最适合的位置,那就是顺应吴三儿家地基埋下,不亏待死者,也不亏待活着的人。

再看看生辰八字和地势,下葬的最好时辰是半月后。这秋高气爽的日子,且刚刚洪水过后,瘟疫太多,吴三儿的尸体之前已经肿胀的不堪入目,再拖延半月,且不会腐烂的无人敢靠近了。

最后陈老爷子说:“半个月就半个月,大家每人去对面山上被冰块回来。我才不相信还会腐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