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您是现金还是支票啊?”卖家急忙拿着那块毛料凑了过来。

谁待着没事带四十万现金啊,那卖家这么说,就是提醒那年轻人,该结账了。

四十万,那年轻人很快签了支票,然后抬起头恨恨的看了陈然离去的背影,使劲“哼”了一声。

白亦锋从始至终就跟一个小喽啰一样,抱起那年轻人买的毛料,站在了他的旁边。

白亦锋心里忐忑啊,虽然天恒是赢了,可赢的并不轻松。

白亦锋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这块全赌毛料有些担心,这块毛料居然花了四十万,不会打水漂了吧?

自己和天恒可是说好了,所有买的赌石毛料花费一人一半,当然了,得到的利润也是一人一半的。

所以,白亦锋才会这么担心。

“先生,这块赌石是您的了,请问您是在这解开还是带走?”

卖家嘴巴都快笑歪了,这一块赌石比他全部的赌石赚的都多,单这一笔生意就让他不虚此行。

“就在这解开吧。”

天恒无所谓的说道。

在这解开之后,当场还能卖个不错的价钱,至少他们应该不会赔钱。

冷静下来后,天恒对刚才的争斗稍微有些懊恼。

刚才他明明有别的方法可以化解掉这场争斗,却硬是和那个叫陈然的斗了起来,或许这都是自己骨子里那股不服输的劲给带来的。

看来师父说的不错,在心境方面,自己还是锻炼的不够。

随后天恒想起陈然刚才的模样,心头火又冒上来。

不过那小子也太贱了,哪怕师父来了,也得被他给气着吧。

------------------

“陈然,那块赌石你就那么有信心吗?”等离那个摊位稍远一些之后,孙成凯忍不住小声问道。

陈然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块毛料我看着应该能涨,但至于能涨到什么程度,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四十万的话,我是不准备争了。”

“诶,你们看,他们准备当场解石啊!”拉拉指着身后说道。

“解呗,人家买走了,就是人家的了,爱在哪解咱们也管不着啊。”

“不行,我得去看看。”拉拉说完就转身朝着那个摊位跑去。

陈然想拉,没有拉住。

“唉,走吧,一起去看看吧。”陈然无奈的说道,“这里人太多,别回头把她给丢了。”

----------------------

听到天恒要在现场解石,白亦锋立即抱着赌石跟在后面,一起向解石机走去。

每几个摊位就有一台解石机,有些解石机是卖家自己带来的,也有一些是临时租来的。

现场解石的玩家还是比较多的,真正愿意带个大石头回去的人大都是经营玉石的老板。

散户,基本上都是当场买当场解。

解石机的旁边很空荡,这是也卖家所考虑的,方便周围的人围观。

有很多的新人都是忍受不住别人赌涨的诱惑才去买的赌石,所以观众越多,就越有可能为他们这些赌石卖家增加生意。

在天恒和白亦锋的身后,跟过来的观众明显比其他地方要多的多。

两个年轻人斗气竞购一块赌石的事情已经开始迅速的传播,要是传开的话,前来观看天恒解石的人会变的更多。

数百人围在这台解石机旁,很多人都还在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才陈然和天恒的斗气斗富过程只有几分钟,看到的人并不多,大多数都是听说后跑来的,等他们跑来后天恒已经买下赌石了。

“天恒,你来解吗?”

白亦锋帮天恒摆好赌石后,立即对天恒大声的叫道。

天恒轻轻摇了摇头,这块赌石是斗气买下来的,虽说应该不会赔钱,但他还真没什么心情亲自去解。

白亦锋听天恒这么一说,就开始挽袖子,心情激动的开始解石了。

“绿,出绿了”

陈然、孙成凯和林晓婉刚挤进人群准备寻找拉拉,就听到前面有人喊了一句。

孙成凯和林晓婉都愣了一下,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几分钟,怎么会这么快就出绿了。

“快,进去看看。”孙成凯一马当先挤在前面,奔着人群的最前方挤了过去。

到了解石机旁,正好看到白亦锋正兴奋的大笑着。

这可是一块和陈然斗气买下的赌石,意义太大了。

一见出绿,白亦锋马上就大喊了出来,随后兴奋的心情就一直没停过。

天恒则是看着被切下一角的这块赌石,不大的切面上的确露出了点绿雾。

敢情白亦锋这一刀并不是从中间切的。

白亦锋解石的时候多留了个心眼,想慢慢的切,切边角,要是不出翡翠的话就不再解了。

这样的话,即使赌跨也不会让天恒太难看,哪知道他这一刀下去正好是在最靠近翡翠的地方,一下子就切出绿来了。

“天恒,出绿了,出绿了!”

白亦锋兴奋地朝着天恒大呼小叫,天恒走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切面,轻轻摇了摇头。

绿是出来了,但只是绿雾,还算不的真正的绿,现在甚至里面翡翠的种水都看不出来。

不过这样也有好处,有了这一刀下面再切就可以沿着雾边慢慢的切,可以最大程度保持里面翡翠的完整性,价值上还能增加一些。

“不错,你继续解吧。”天恒点了点头,说道。

“好,我继续解。”虽然还不算完全切涨,但白亦锋已是精神十足,这是天恒买的赌石,他对天恒有着绝对的信心。

见到出绿,周围的人议论声更大了,刚才的事在众人嘴里慢慢的传播着,很快都变了样子。

白亦锋解石的时候,天恒开始仔细回忆刚才那个叫陈然的年轻人。

那陈然看起来很是平淡无奇,但却给自己一种很不一般的感觉,他能在最后放弃就很不容易,这人性子有时候狂,不过在紧要关头却很有分寸。

最主要的是,够贱。

还有就是,那人似乎对里面的翡翠价值也能估算的差不多,天恒有这种感觉,而且非常的强烈。

随后又摇了摇头。

不可能,自己可是跟着师父苦学了很长时间,而且师父说,自己的天赋那可是他一辈子接触的人中,最高的一个。

天恒绝对不会去相信,谁能比自己更厉害。

“是干青种!”翡翠的真面貌终于露了出来,白亦锋立即大声的叫道。

这里面的干青种翡翠挺多,从目前的表现来看已经值个十几万,里面还有很多没解出来,全解出来的话他们两个即使赔也赔不了多少,还有可能会赚一点。

干青种翡翠不错,不过并不能让众人满意,要是这块赌石解出个玻璃种来那他们的谈资就更多了,到时候甚至能传出很多版本的故事来。

解石过程天恒并没有参与,他只是静静的看着。

他们这个解石机前聚集的人是越来越多,后来跑过来的人根本就挤不进去了。

“哗啦!”

整块翡翠终于全部解了出来,白亦锋长长舒了口气,这块翡翠目前来看是不会赔钱了,还能小赚一点。

“放到拍卖上的话,大概能卖到五十万左右。”白亦锋笑呵呵的估算了一下。

说完,白亦锋的脸突然僵硬了一下。

五十万左右,这个价格也太巧了吧。

刚才天恒一提到四十万,那个陈然就不争了,立即选择放弃。

而白亦锋也比较了解天恒,如果陈然当时再加价的话,天恒肯定会把这块赌石让出去了。

他们两个人,似乎早就料到这块赌石里面的翡翠价格在四五十万左右。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可怕了!

天恒是“翡翠王”的徒弟,还有情可原。

但那个陈然,他居然也这么厉害?

有这个想法的,不光是白亦锋。

孙成凯和林晓婉,心里也是十分震惊,满脸不可思议的打量起陈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