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八章 剑祖出手!

血流不断的残躯,如同活在过去,活在无垠时空中

染血的手骨,看起来有些狰狞和渗人,抬起手似乎可以打开历史长河,杀向纪元之前

那枚金色眼睛,同样也流着血,画面极度的可怕

震撼仙界的离谱大,举世皆颤

三帝家族的三大至强至宝,化作三具残骸,这让各大帝族的强者都毛骨悚然,这是什么

谁的尸骸谁的残骨谁的眼睛

三帝家族到底存在什么样的大奥妙,存在什么样不可告人的秘密,三大至强至宝呈现出了完全体,这很恐怖,预示着大灾大难

“呜呜”

仙界宇宙血流长河,凶残到极致,压抑的让亿万生灵匍匐颤栗,三具残骸引发仙界维度之变,血光滚滚荡漾,淹没了天外时空,呼啸着灭世神光

历史长河都忽明忽暗,岁月洪流像是发生了颠倒

这是极度恐怖的画面,比灭世还要残酷,整个仙界的秩序为止颠倒,所有人的帝命都被压制了,仿若进入了统治时代,大环境被直接左右了

冷酷到极致的金色瞳孔,射出了光辉,缔造生死轮回,影响的仙界时空忽明忽暗,像是沉睡了亿万载的盖世魔主在苏醒,让苍穹炸裂,漫天大星坠落

这个金色瞳孔来头不可想象,喷薄出大宇宙破灭的异象,洒落下来恐怖无边的气机,射出的眸光简直辐射了整片仙界大地,酿成了天大的灾难

冷酷如上苍之眼,可怕的是包含某种情绪波动,像是还活着,像是还有生命

“啊”

苏炎头痛欲裂,凄厉大叫,双目都在流血,瞳孔中亿万星斗在覆灭,遭遇了可怕力量的袭击,元神都要坠亡。

若非关键时刻天庭之主留下的一道法则秩序镇守,一个照面苏炎会身死道消。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伟岸的可以俯视三界吗可怕到匪夷所思程度中,天地大道都跪伏下来,上苍哀鸣,天降血雨,仙界的意志都为止颤栗。

苏炎额骨的葬仙帝帝命印记,也无限暗淡和模糊

流血的尸体血流不断,宛若流遍了万古长河,有些模糊的残躯也像是置身于历史长河尽头,坐看仙界岁月沉浮

“轰”

这一只染血的手骨,乃是灭界之手,宏伟到了辽无边际,崩塌了岁月时空,磅礴到了都要覆盖仙界大地。

无上的镇杀手段,谁与争锋

血淋淋的手印狠狠拍动下来,轰然之间打在苏炎肉身之上,倒映在苏炎体外运转的诸天万世自主轰鸣起来,虽然挡住了这一掌的无上镇杀手段。

但是有着难以抗拒的力量,席卷到苏炎的体内,三十三重天葬天洞轰鸣和乱颤,差点被震出苏炎的体外

“噗”

苏炎大口咳血,人体崩裂,模样惨不忍睹,都要被镇杀。

这是无上杀局,不可化解,帝者都显得极为暗淡,若非苏炎有各大至宝护体,他会直接毙命,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苏炎披头散发,遍体鳞伤,骤然是凝练出仙王之躯,又算得了什么,整个身躯残破。

豁然之间,环绕在苏炎肉身中的一道法则秩序,骤然之间炽盛轰鸣

这一道法则秩序在变,隐约间衍生了某种惊天巨变,它自主运转,释放清辉,宛若在开辟诸天万世,散发出不可亵渎的威严

帝城方向,浩荡而来一阵接着一阵

庞大的诵经音。

道书仪盘膝而坐,宽大道衣猎猎作响,披散的乌发迎风而舞,她宝相庄严,口诵无上道音,引发苏炎体内的法则秩序在转动。

渐渐的,道书仪的身影朦胧着金色血光,黄金灿烂的血液,一滴接着一滴流淌,每一滴精血都蒸腾无上气息,伴随着无比可怕的影响力量,让时空帝他们有些胆寒。

这是什么样的帝血堪称诸帝之王的血液,道书仪的体内溅射而出一滴接着一滴帝血,每一滴都璀璨滔天,照亮了血色的仙界时空

宛若永不熄灭的骄阳,沿着时空长河,打入了苏炎人体当中

“吼”

苏炎仰天大吼,肉身如同炸裂了,毛孔喷薄出可怕的光芒

瞬息间,他的气息大幅度衰败,迎面而来的是剧痛,简直比粉身碎骨还要残酷,这是因为天庭之主留下的法则秩序飞出了苏炎的身躯

“那是什么”

诸神大吼,头皮发麻,差点跪在地上。

流血的仙界时空衍生了大变,开启的力量太惊人了,如同伟岸的诸天万世盛开,如同浓缩人间界在这里呈现

极度吓人的画面,仙界大地颤抖,亿万古界共振

飞出苏炎体内的法则秩序,隐约间化作了一个伟岸无边的身影,跨越历史长河,遨游古今未来,无敌不败

“轰隆”

天地炸开,时空崩断,大裂缝一道接着一道,画面难以阐述,像是万世崩塌,伟岸的帝影行走在历史长河之上,不知道在何地,不知道在哪一步古史当中

像是无敌岁月长河的巨头,震开了古今,登临仙界

“够了,够了,停下来,快停下来”

小塔咆哮不断,道书仪快耗尽,脸色惨白,虚弱无力,精神萎靡。

她体内的帝血差点耗尽,咳着血,身躯摇摇欲坠,都很难爬起来。

“跟走快,快,快”

大金子吼了起来,在苏炎决定杀出去,将身上一系列宝物都留下,大金子也从石书空间里面爬出来。

“仙界已经封闭,如何走出”时空帝尝试以最强战力崩开一条路,但是仙界的意志都模糊了,整个仙界宛若化作了血色牢囚,无法离开。

“去葬界,快跟我走,这是目前唯一的生路”

大金子果断作出决定,葬天老人留下的洞府,乃是死亡绝地,如若没有大金子率领,谁也进不去。

“苏炎快走啊”

老苍龙发出大叫声,天庭之主的法相模糊呈现,镇住了三大流血的残尸。

小塔大恨,这一道法则秩序并不存在天帝完整的秩序,否则的话何须忌惮这群破骨头,且道书仪的帝血不可能维持天庭的法则秩序长时间呈现

“镇杀”

三帝家族祖地中,三大强者大吼,洞察到了法则秩序是谁留下的,这是当年差点逼的两大帝族坠亡的伟大存在

“杀”

三大流血的残骸轰鸣,这天和地彻底变了,世人惊恐发现,整个仙界都在轰鸣,倒灌而来无穷无尽的秩序能量,涌向了源头

“天啊”

举世皆颤,调动整个仙界的无上杀伐,这就是真相吗这应该算得上,仙界之主才具备的盖世手段吧

“轰隆”

跨越在时空长河中,驶向仙界的身影,这一道模糊到不可探究的影子,时而化作一道能量物质,时而化作一道模糊到

看不清晰的身影。

大战爆发了,这是真正意义的灭世之战

什么都看不清了,天外宇宙尽毁,大裂缝一条接着一条,都波及到了天外时空,影响了茫茫死亡和破败之地

三十三重天葬天洞在苏炎人体中转动,稳住半残的肉身,扛着毁灭大风暴,向着葬界区域横跨

以苏炎现在的速度,短时间可以跨越百万古界。

但是他离开之地,全面尽灭,化作了死亡绝地,化作了冰冷的宇宙冷土,毁灭秩序亿万重交织,影响的仙界十分之一的疆域,都要彻底坠入厄土当中

弥天大祸,众生悲吼。

一个小小少帝引发的大灾难,离谱的都要毁掉仙界。

一旦牵扯到天庭之主这样的存在,将要预示着大恐惧,已经到了这一日,仙族他们早就悔的肠子都青了,可是说什么都没用了

“想打的时刻可以打,想走的时刻可以走”

突然之间,冷漠的声音穿透苏炎的心神,彻响在他的元神当中,宛若万载遮蔽了苏炎的心灵。

苏炎皮骨发寒,回首遥望的一瞬间,看到远方时空气血滚滚,遮蔽了无垠的时空,这是沉睡的史前巨兽在觉醒,气息恐怖无边

“天庭,已经做不到了”

一位黑衣女子,迈步而来,每一步踏出去,如同穿越了混沌海,踏出了轮回路,简直瞬息间冲向苏炎

“古祖走出山门了”

“二祖出关了”

轮回帝族的强者咆哮起来,这是轮回帝族的传奇存在,一位黑衣女子,看不清真切,无限逼向了苏炎,宛若盘横在历史长河当中的无敌巨头

“啊”

苏炎凄厉大叫,他极难抵挡,三十三重天葬天洞都在颤鸣。

无法想象的力量在袭击苏炎,遮蔽了整片时空,无数不在,荡漾出来的气机,崩坏了外世界,堪称至强者在降临

黑衣女子仿若行走在黑暗中轮回王,她被尊称为轮回二祖

这位神情冷冽,不含任何感彩,她屈指一点,要直接毙掉苏炎的元灵。

苏炎心中一叹,无力回天

刹那间,苏炎的身躯闪现出雪亮的光辉,形似一道道剑芒,环绕着他的身影,隔绝了黑衣女子的力量

“嗯”

黑衣女子的脸色微沉,指尖发光,喷薄最强的帝道法则,碾压的守护苏炎的剑芒都在扭曲,随时都会炸裂

“尔敢”

刹那间,黑衣女子怒目圆睁,她最担心的事情最终发生了

果真有恐怖头子暗中窥伺,在她离开祖庭的一瞬间,轮回祖地所在的时空中,坠落下来一道剑芒,璀璨到了极致,天地间都横出一口巨大的剑胎,刹那间劈开了轮回祖地的守护符文

“不啊”

灭族大灾难突然之间降世,狂暴无边,轮回祖地被攻破了,剑芒亿万重大爆发,祖地密布的轮回符号直接被切开,一挂接着一挂剑芒,完全是犁庭扫穴

仙界各大帝族颤栗,举族共颤。

轮回祖地所在的古界,血海漂泊,漫天的尸体,齐刷刷的坠亡。

一批接着一批仙王,头颅飞向了苍穹,炸成粉碎了

神秘骸骨出手,霸绝天地,反其道而行,攻破轮回祖地,杀的天都飘血,仙王大批坠亡,祖庭都在颤栗,最终崩塌了一角世界,引发了灭世惨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