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云行走在街巷之间,感觉身边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此时此刻,他觉得无比畅快,甚至暂时忘记了即将到来的麻烦。他明白仅仅是多了个剑鞘,并不能提升他多少实力,但总挡不住心头溢出的喜悦。他故意在城中走了好一阵子,慢慢享受这种无声的雀跃。因为很快,这份喜悦就走到了尽头。具体来说,是从他再次步入客栈时就已经结束。

“你去哪儿了,怎么花了这么久!”

林云一进自己房间听到的就是这样一句责备,他差一点再次退出房门,看看是不是自己又一次进错了房间。可他终究还是没有这样做,因为端坐在桌旁那个看起来气鼓鼓的师妹,除了她,房间里还有一名黑衣人,浑身都裹在黑衣之中,脸上蒙着白纱,只漏出一双眼睛。

“愣着做什么,有没有礼貌啊,喊雪姨。”亦轩见林云傻傻站在那儿不说话,更加生气了。

“雪姨。”林云出奇的配合,他估计这个怪人也是冰镜谷的前辈。

那人没有答应,只是站了起来,盯着林云。

“快坐下,雪姨可是易容的高手,是王师叔请来帮忙的。”

林云心说这次王师叔倒是挺靠谱的,这么快就找到了方法。他依言坐下,只见那女子取出一个小皮箱,跟赤脚医生的药匣差不多大小,林云撇了一眼,发现那更像女孩子的首饰盒,看似只有三层,可是里面好像有无数个暗格。里面装的自然不会是首饰,大多是瓶瓶罐罐,还有许多其他各式工具,令人眼花缭乱。林云知道易容术,听师兄说那是闯荡江湖必不可少的绝招,今日得以见到,想来还有些兴奋。

“闭上眼睛。”有些沙哑的声音,林云不知道这是雪姨的真实声音还是故意压低了嗓子,他乖乖照做。

脸上有些痒,好像是拿毛笔在脸上涂抹,看来是开始易容了,林云干脆放空思维,养神起来。

房间里只有各种粉刷和瓶瓶罐罐的声音,林云越来越放松。差不过过去了两柱香的时间,依然没有结束。林云有些百无聊赖,闲来无事,不知怎么的便运行起了心法,一幅小小的画面悄悄的在他身边铺开,这是他已经做过无数遍的事情,林云把映射的范围控制在房间中,开始了他打发时间的小游戏。

只是,事情第一次出现了意外,房间中他根本感知不到亦轩的存在,她好像灵气一样,消失在了这个房间中。走了?不可能!林云瞬间推翻了这个想法,虽然闭上了眼睛,但他的耳力更为敏锐,小丫头肯定没有离开这里。林云还在思考,他就遇到了第二次麻烦,因为那个黑衣女人也有问题,她并不是消失,而是像一扇关上的门,他能感知到她就在自己的身边,可林云的感知中,那里就像是一支没有生命的柱子。林云心中吃惊不小,这是他从没有遇到过的情况,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解释,挣扎了一会儿后,他放弃了思考,这三年,修行界的尝试他懂了许多,可是跟几位师兄几十年的积累肯定有不少的差距。他收摄心神,先不管消失在房间中的亦轩,他把所有精力集中在那块木头上。

林云把感知化作了无数的触手,拍击在木头上。刚开始他还小心翼翼,担心这样会不会映射到现实世界。几息之后,没有任何的变化,刷刷刷的声音还在继续,林云逐渐大胆起来,拍击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越来越大。他仿佛化身无尽海浪,不断拍打着倔强的礁石,礁石却纹丝不动。林云有些生气,像孩子突然失去了最心爱的玩具,他疯狂地暴动。突然,木头动了,有一丝灰尘脱离了它。林云倍受鼓舞,无数的触手却变成了无数只手,从那个细微到无法察觉的缺口,一层一层剥开。这个过程绝不算愉快,他却乐此不疲,甘之如饴。

突然,林云好像剥开了最后一层防卫,那块木头顿时鲜活了起来,他感知到了,那是……平坦的小腹,还有两条大长腿,肌如凝脂……他突然入了迷。

可是,“啪!”一个实在的巴掌落在了他的脸上,“登徒子!”

林云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雪姨愤然离开的背影。

“你做了什么!”亦轩狠狠瞪了林云两眼,急忙追了出去,她可还没易容呢。

“雪姨,雪姨!”

林云怔怔出神,好半天来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瞬间脸红了起来。可那副画面是他用灵识感知到的,甚至细微到了极致,他无法忘记,这么想着立刻又回忆起了那惊鸿一瞥,可马上又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羞臊之极。

过了许久,林云才稍稍冷静下来,发现所作所为确实称得上登徒子。他抬眼看了眼面前的铜镜,却再次愣住了神。他已经不再是他,略微暗淡的肤色,取代了原本充满活力的脸庞,脸上的线条僵硬了许多,眉毛浓密了一些,眼角处加了一条伤疤。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大的改变,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连林云都无法轻易从这张脸上找到自己的痕迹。

大师,这绝对是一位技艺超群的大师,可林云已经彻底得罪了她。他迈开步子来到了门口,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能跨出一步,轻轻的关上了门,仿佛害怕惊醒什么东西。

他这是怎么了,亦轩那次是这样,这次又是如此。其实他才刚刚成年,这些反应也算正常,只是小谷里都是一群糙老爷们,谁也没有想起这方面的教育,才有了林云此时的苦恼。

之后的时间,林云就待在自己的屋子,连午饭都只是就着冷茶吃些干粮。剩下的,大部分时候都在发呆,直至夜晚降临,青戈江上的渔火点亮,画面再次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只是这次失去了最开始的兴致,只有时不时闪现,又被他自己生生掐灭的那一抹雪白……

;